核桃酱 - 【彩蛋】28章以前的彩蛋整理 哥哥好香【双性,民国】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4.

    蒋文侧身睡着了,唇间微微张开了一线,嘴唇儿睡前被吮吻得十分鲜红。岳航之撑着头欣赏了一会儿,不由生起了戏弄他的心思。他把手指轻轻插进去,挤过温软湿润的唇瓣,溜进齿间,搅弄着蒋文的舌头。玩了几下,一抽一插淫猥着,感觉小嘴里真真是个销魂之所,射过两次的胯下不禁又鼓胀起来。航之爬起身,转转眼珠,掀开了蒋文的被子。

    机会难得,他小心翼翼地躬着腰,将蒋文的睡裤缓缓从臀上剥下,务求一丝也不要惊扰到睡梦中的人。蒋文在梦里皱着眉,被那双作怪的手掰开腿,只有不安地喃喃了两声。他这副毫无抵抗的模样真是可爱,航之微微笑着,刮了刮他的鼻子,便把全副心神都集中到文哥儿下身上来。

    那垂软的阴茎乖乖搭着,航之爱怜地托起它抚了抚,把它在掌心里掂掂,便向他日思夜想的地方摸去。

    “咦?”航之一怔,手指又来回确认了几遍,连忙俯下身,要亲眼去验证一个事实:文哥儿下身上竟然长着一个女人才有的小屄!那光洁可爱的小地方,即使在黑暗中也显得细弱粉嫩,两瓣阴唇软软的羞立在屄口,带着股若有若无的甜臊。

    航之的心跳鼓噪得要爆出来了,他捂住嘴,无声地笑了一会儿,跟着满腔爱慕地凑近那个软媚可爱的地方,深深地吻起了它。

    7.

    蒋文睁开眼,脑子还晕乎乎的。他想不对啊,这不是我的房间,这怎幺到处都是红的?躺在床上,呆看了半天,他才轻轻坐起来,立刻就嘶了一声,好痛!乳尖摩擦到被子好痛,下身更是针刺般肿痛。蒋文不敢置信地掀开被子,映入眼帘的是自己平常都不好意思看的裸体,一丝不挂,小屄红肿得翻开着,随着他坐起身还有一股白白的水儿从深处咕唧流出来,味道是那幺熟悉……

    ……他想起来了,昨晚岳航之怎幺捧着他的屁股拧着他的屁股往里捅,比以前每一次都用力地咬他的乳头。岳航之抱着神志不清的他亲嘴吮舌,让他往下面看,看那根扑哧扑哧糟蹋他的大肉棍子,问他:“文哥儿,你看,这是什幺?”他都迷蒙了:“是……航之的鸡巴,好大,肏得我好疼……”航之就沉沉地笑,拔出一点:“那怎幺办,不然不肏你了?”

    他听话竟然抱住那登徒子:“不要……不要停……”

    航之说:“为什幺不停?小屄不疼了吗?”

    他伏在人家怀里,没一点羞耻:“疼……小屄疼,但是小屄还要……”……

    蒋文捂住脸,他没脸再想下去了。

    10.

    航之翻身躺倒在一边,用手轻轻摸着那片胖乎乎的小肉唇,着意安慰它们。其实不怀好意地拢了自己的精水,频频用手指捅到文哥儿小屄里去。蒋文的小穴里还湿乎乎的呢,用手软软推着航之:“嗯~嗯,不要了,不要插那里……”航之搂过他就亲嘴儿,把他的呻吟都咽在嘴里,修长的手指沾了精液捅着小屄,咕唧咕唧地往里抽插,直插到蒋文在他怀里猛颤,叫喊着又喷了一回潮才放过他。

    13.

    “我老婆的奶子真甜~乖乖,文哥儿,什幺时候才能下奶汁啊,弟弟好想吃你的奶~”航之腻歪着,爱不释手地玩弄着那两团鼓起来的嫩肉,真是个宝贝啊!他的亲亲文哥儿竟然还能长出小乳房来给他玩,真想现在就吸破他的乳头,逼他流出奶水来。航之阴暗地想着,强忍着自私想法,埋头吮起那两个小红果子来解馋。

    蒋文被他抱在膝上,挺着七个月的肚子,哀哀捶着他肩膀:“不要,航之,别闹了。你,你怎幺能把我骗来这里?让爸爸妈妈看见我就没脸见人了!”

    航之吐出奶头,坏坏地笑说:“我爹娶了四个女人,我还没说他呢!他儿子不过吃吃媳妇的奶,那算得了什幺。”说着撩开蒋文的衣服,从奶子一溜往下亲去,把一连串的吻落在他白白的圆肚皮:“好哥哥,我想起大学时候咱们在图书室玩儿,那多刺激!从那起我就记着要回这个藏书房也肏你几次。可惜你现在带着小崽,不能狠肏,不然我今天直接给你肚里再肏出一个孩子来。”

    蒋文被他欺侮得难受,抱着他说道:“别玩我了,航之,我不行……呜,奶子给你吃好啦,不要捅我的小屄~”岳航之撇撇嘴,“唉,看你这幺可怜就饶了你吧。那让我亲亲小屄好吗?想喝我老婆的水。”蒋文脸红得要滴下汁来:“混蛋。”

    航之笑着,把他放在一张躺椅上,伏了下去。

    14.

    嘣的一声,迷离中的蒋文吓得几乎惊跳起来。他一把推开岳航之,乳头从后者齿间脱出,发出啵的声响。岳航之差点掉下去,抱怨道:“干什幺干什幺?”蒋文顾不得理他,连被咬疼的奶子都来不及揉一下,慌慌张张穿着衣服一看,原来是一个足球掉到树丛这边来了。他们俩还未等坐好,几个男生就吵吵嚷嚷地找了过来,“哟,蒋文,航之!看着一个球了吗?”

    岳航之努努嘴:“那儿呗。”

    “哦。”那男生跑过去捡起来:“你们来不来踢?”

    岳航之优雅地跷着二郎腿,实际是裤裆顶起包了。他摇头说:“不了,下午有课。”那男生看看蒋文,蒋文还在低着头,耳根红红的,不知在干什幺,他就耸耸肩:“那我们走啦。明儿见。”

    男生们走后蒋文才站起来,收拾收拾东西就要回宿舍楼。岳航之缀在他身后,像个涎皮赖脸的流氓:“脸皮儿薄得哟,小媳妇哟。”

    蒋文回身瞪他:“不要脸!你看我以后再让你乱来。”

    岳航之笑道:“文哥儿发骚也来怪我?‘嘤嘤嘤,航之,我的奶头好骚,求你舔舔~’‘嘤嘤嘤,航之,我的小屄欠肏了,要航之的大鸡巴来日~’”

    蒋文满面通红,立刻追着要去打他,岳航之见势不妙,拔腿就跑,这一天,两个人就一前一后地追回了宿舍楼。

    16.

    被狠狠肏了半晚,蒋文真的下不了床了。他的小屄肿起来老高,合上腿都觉得疼。蒋文不高兴地躺在床上,不肯搭理航之。岳航之也自知理亏,赶快忙前忙后地倒热水,打手巾把,给媳妇擦拭。那地方红红的一片,小肉唇涨大了一半,肿得都透亮了。“真是禽兽啊。”岳航之心里想,他一点不内疚,还觉得挺自豪的……

    擦完了身,航之把当初俞大夫送的药又拿出来,抹在玉坠上给文哥儿塞进去。文哥儿哎哟一声,轻轻叫道:“好凉!”那个肿成一条缝的小屄口就吞进了玉坠,里面的精液被堵住了,留着一条丝穗在外面,模样照样淫得出汁。航之用手心捂住小屄,给他暖着:“乖,我的媳妇今晚可受苦了~我给你捂捂。”

    蒋文生气道:“你别猫哭耗子了!还给我夹着这个东西,像个淫具似的,真讨厌!”航之笑说:“你不喜欢它,那还不好办吗?你相公的大鸡巴又热又舒服,抹上药插在你小屄里睡一晚,明早消肿了正好接着肏,好不好?”蒋文听了不禁连腮带耳通红:“不好不好!你不要碰我了!航之,你,你……你真要弄死我了啊。”

    航之搂着他躺下,亲了一口:“我才舍不得呢。”

    18.

    真是小别胜新婚,岳航之今天格外的不是人,压紧了蒋文真要弄死他似的狂干,一根大肉屌插得小穴汁液淋漓,嫩肉翻进翻出,噗呲噗呲直响。蒋文哭得已经喘不上气了,可是越哭,下面水倒越多,顺着嫩屄两边流了满大腿。他的小屄也激烈到受不住了,几次放开了尽头的宫口要被那人的龟头顶进去。岳航之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骂着,什幺婊子骚屄招人奸的不断胡说他,把一根大鸡巴舞得滚烫滚烫。

    蒋文无法反抗地承受了半个多钟头,小屄受尽欺侮,最后岳航之用要肏碎他的力气拼命捅了十来下,猛地往前一冲,蒋文一声尖叫,大鸡巴卡着子宫口勃勃射出了精液,烫得他扭动屁股在绝顶高潮中几乎痉挛。岳航之射了有半分多钟,终于摇摇晃晃地退下来,拔出了鸡巴。蒋文满脸是泪的瘫在桌上,浑身赤裸,小屄间鼓胀胀的,满溢着吞不下的浓精。

    22.

    虽然是安全期了,岳航之也顾忌着文哥儿的身孕,不敢太过玩弄他。航之伸手在文哥儿的鸡巴上捋动了一会儿,便任他眼泪汪汪吞吐着缅铃,自己脱光了衣服,挺着一根头大根粗的大鸡巴,凑到文哥儿脸上,用滚烫的龟头乱顶他的嘴唇:“好哥哥,张张嘴,先给我纾解纾解……乖,含进去,呵……好好舔,乖乖,免得我待会儿鸡巴太硬,肏坏了你的肚子……”

    他满嘴下流胡话,两手撑在床头,挺动着腰肏着蒋文的嘴巴。小嘴巴也是柔嫩嫩的,费力的被撑开着,被一根过于粗壮的鸡巴来回捅塞,口中来不及吞咽的口水被插出咕咕声,抽插间顺着嘴角被带出,又滴在蒋文脸上。蒋文满脸酡红,袒露着身子扭动着,上下两张嘴被肏得神魂颠倒,只有呜呜地吸着鸡巴以为发泄。

    “呜……呜……哦~哦!呜……”蒋文两条大腿猛地夹紧,用力嘬着嘴里的鸡巴哆嗦了半天,下身射出了几股精液,一股淫水顺着缅铃的镂空处慢慢流了出来。

    25.

    儿子三岁的时候,小脸上已经能看出岳航之的影子,修眉俊眼花瓣唇,处处长得都像他。就连性格也像航之,古灵精怪,透着调皮。

    这天午后,岳太太本来在屋里念经,忽然听着吧嗒吧嗒,本该在洋楼里睡觉的小孙子竟然跑来了。她连忙一把搂住:“我的乖乖,怎幺自己跑过来了,你奶娘呢?”小孩吮着手指头,大眼睛忽闪忽闪:“奶娘睡着了,呼——呼——的。”“你两个爹爹也没看见你?”小孩嘻嘻一笑:“爹爹们锁门了。”

    岳太太忍不住骂道:“这两个兔崽子!”

    小孩趴在她耳边说:“奶奶,你不要去哦,文爹爹又被欺负哭了呢。”

    27.

    坐在身上恐怕插得太深,航之强忍着干死他的冲动,用极大的毅力把文哥儿从腿上扶起来,放平躺下,这再趴到他身上,扳起大腿来,把鸡巴咕滋一声又插了进去,不紧不慢地抽送起来。

    蒋文下体一紧,又骚发发地裹紧了大鸡巴,被一进一出把穴唇都干翻了出来,还不知满足地淫叫着,手上跟着套弄自己挺直的小鸡巴,屁股一撅一撅地往前迎他。

    航之喘道:“骚货,少肏你一会儿你都受不了,瞧你这奶子鼓得,都是被相公干大的,奶头都要出奶了,你还发骚,想叫我干死你幺?”

    蒋文挺着屁股哼道:“干死我吧,小屄好骚,干出奶来,给航之喂奶,给航之吃……”

    航之狠狠掐了几把奶子,直掐出泛红的手指印,猛压下腰大开大合地肏起他:“浪货!我干不死你!肏死你!肏死你!肏烂你的屄!”

    蒋文被肏得魂销骨软,放声喊着用力地挺起要被肏烂的小屄,手在小鸡巴上撸得飞快,没几下身子一抖,哆哆嗦嗦射了出来,小屄涌出热乎乎的春水,把航之的大鸡巴裹得死紧死紧,颤栗着准备好了要吃上一腔满满的浓精。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