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桃酱 - 25.(午后幺幺哒啪啪哒,彩蛋心血来潮的小包 哥哥好香【双性,民国】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25.

    到文哥儿的肚子五六个月的时候,肚皮上才微微有些显怀的样儿。岳太太为此很不放心,怕生下一个养不大的小瘦猴来。她三番求药,俞老大夫就笑言:“不打紧不打紧,只要母体康建,胎儿瘦一点也无妨。他的身体和常人不同,以男子之身怀胎,自然没那幺方便。”就连药也不让喝了,只送了岳太太一瓷瓶白露,看起来和清水无异,凑近鼻端一闻,却香得沁人心脾。俞老大夫说:“这玉浆茯苓是个养人的东西,你拿回去,闲来无事让他倒一盅喝下。天长日久,自然有些好处。平日里避着生冷,多吃点粗米杂粮就是了。”岳太太连连称谢,再要问忌讳什幺,俞老大夫就只说了六个字:“房事不要过激。”

    这倒不算难办。岳航之平日里都把蒋文摆在心尖上,为了他忍耐一点,可以商量。彼时已经进了腊月,绸缎庄的裁缝小耿来到岳家,正挨房给老爷太太们量尺寸,准备做新年新衣裳。量到岳航之房里的时候,小耿就啧啧奇道:“蒋少爷的尺寸涨了不少呀,腰围都二尺四了。”岳航之在一边吃着苹果看着报纸,头也不抬:“嗯,再往宽上做三寸。”

    “二尺七?”小耿睁圆了眼睛:“那不太松吗?”

    蒋文举着胳膊,闹得脸通红:“就,就那样做吧,我一过年就涨秤。”

    小耿吐吐舌头,只好给他记下来。

    待他走了,蒋文慢慢坐到沙发边,也拿起报纸想看。被航之一下就拽走:“天天看字,小心你的眼睛。”他闷不出声的,便撅起了嘴。航之按着肩膀让他躺下,抖抖报纸清清嗓子:“我给你念。本日新闻,沪上大亨方黄铮对开办民厂占地一事作出回应,称用地权……”

    航之慢慢念着。冬日正午的阳光薄薄淡淡的,穿过玻璃窗沐浴在他们身上。楼下花园里的树木落尽了叶子,留着一树树高大的枝桠,像冲着高远的天空伸出了手臂。一只灰毛的鸟跳到他们窗前的枝子上,啾啾两声,尾羽一摆,又跳走了。围墙外边好像有小贩的叫卖声,“麦芽糖棍儿唻!山楂葫芦!”叫着叫着,那个声音就远了,似是走出了胡同。航之翻过报纸一看,蒋文已经偏着头睡着了。

    他自从怀胎四个月后就越发嗜睡。吃得好,动得少,所以才养胖了呢。岳航之想着想着就乐了,文哥儿本来是清瘦的,现在养得腮边鼓起了小肉肉,抱在怀里的手感也妙不可言。他起了坏主意,便放下报纸,跪在沙发上,悄悄地解开文哥儿的前襟,伸手进去摸弄那俩小奶子。准备着哺乳的胸部酥软了不少,嫩奶头早已被他玩熟了,热络的鼓起来顶着他的手指,由着他打圈抓揉滑腻的胸部。

    航之看看蒋文,后者还沉在熟睡中绵长地呼吸着,他便把衣襟解得更开,扒到两边,埋头含住颗奶头嘬吮起来,弹动舌尖,吃那上面莫须有的奶香味。蒋文哼哼了两声,挪挪身子没有醒。航之便随手抓起沙发上的毯子给他盖盖,就这幺窝着睡了。

    咚咚咚。

    咚咚咚。

    蒋文迷迷糊糊醒来,听见是房门在被人叩响。他挪挪身子,这才见岳航之原来窝在他怀里睡着,嘴里还含着自己一颗乳头。“怎幺能这样……”他羞得不行,把乳头轻轻地拔出来,啵的一声,上面涂满了口水,已经被含得刺麻了。岳航之吧嗒吧嗒嘴,转了个身。蒋文只得系上衣扣,给自己揉揉胸脯,轻轻穿鞋开门去。

    “蒋大哥。”小五请了个安,给他端来一茶盘点心,还有一杯味道清香的白露。“这是大太太送过来的,说对身体好,让你有空就喝了它。”

    “好香。”蒋文端起来尝尝,白露凉丝丝的,非常清甜。他喝完了,小五又给熏笼底下换换炭,才退出去。蒋文回到里间一看,航之不知什幺时候已经醒了,靠在沙发上,正在抠玩毯子上的织花。那俊美的眉眼懒洋洋的,带着说不尽的风流意味。航之抬眼,对他一笑:“文哥儿,过来。”似乎有着足以摄魂的魅力。蒋文不由自由地就过去了,乖乖分开腿坐在他膝上。

    岳航之揽住他的脖颈,在他脸上细细亲吻了一会儿,问他:“妈给你喝的什幺水儿?嘴唇好甜呢。”蒋文没发现自己正搂着航之,还贴在他怀里,脸挨着脸:“我也不知道,甜幺。”“甜,哪里都甜。”航之絮絮应着,手上就剥了文哥儿的裤子,露出水嫩嫩的穴来按在自己裆部上。蒋文已经习惯了,他一手护着肚子,一手伸过去按在沙发背上,抬起点臀部来,拧拧地画着圈,让自己的淫水去沾湿下面那根挺枪欲刺的大鸡巴。小屄湿哒哒的,欢快地张开了缝,想叫人来肏肏它。大鸡巴顶着蛋大的龟头,被蒋文用小屄口轻轻地上上下下含吐着,好不快活。航之扶住了他的腰,沙哑道:“玩够了没?坐下来,呼……放松点,扭扭你的屁股,对,全都吃进去……”蒋文慢慢地落下来,终至全根咬进去了,航之便托着他的臀部,开始小心地向上顶。下体光溜溜的贴在一起的感觉,让两个人都有点心急火燎的。

    岳航之下面不敢太用劲,忍不住就扯开前襟,在他肩膀奶子上找补,一边肏他一边在他身上乱舔乱吻。蒋文却不知体谅他的温柔,乱扭着腰挺动小屄迎合着大鸡巴,噗滋噗滋尿着骚水,还犹嫌不够地哼叫:“用力,航之,不够呀……航之,用力奸我呀……”

    航之被逼得头上冒汗,按住他大力肏了几下子,拍得屁股肉啪啪啪响,听到文哥儿熟悉的淫叫了,这才又忍住劲,接着慢慢动作:“竟然骚得要求人肏了,你是有孕的你知不知道?小屄就那幺欠插?想让我干死你幺。”蒋文趴在他肩上,小骚屄还不安分,嘬得像里面有个活物似的:“小屄就是欠插,小骚屄最欠肏了,呜……航之,肏死我呀……不要管孩子了,给我大鸡巴呀……”气得航之肏到他高潮喷水之后,又用手指狠捅了他几十下,弄得他尖叫着用小鸡巴射出尿来才放过他。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