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桃酱 - 4.(成亲前欺负人,彩蛋偷看偷亲小屄) 哥哥好香【双性,民国】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4.

    蒋文也不是泥捏的,被人这样欺负了去,当然也会伤心生气。可是他生就生在岳家,奴籍卖也卖在岳家,他能跑到哪去?娘死得那幺早,爹是个对岳家感恩戴德的粗心男人,上头又没有兄姊,他的一腔苦水含在心里,根本向谁都求助不了。就算他说了,谁能相信他?比省城花旦还漂亮的小孩竟然是个狼崽子,是个色胚?岳航之眼瞎了吗,来调戏他一个七尺男儿?他就像只掉进狐狸窝的兔子,狐狸笑眯眯的,没事蹭蹭他的毛,一不留神却就将他吞下肚了。

    春去秋来,蒋文渐渐从提心吊胆的日子中被迫习惯下来。骚扰还是时时有的,在哪里被航之堵住了就要被摸摸奶子亲亲嘴,哪次航之找了借口又要他陪宿,就必定要折腾他一宿。但岳航之实在会掌握分寸,总是安分上十天半个月,待他的警惕性疲惫下来,再忽然来揉弄他一番;几次耍弄得他要恼了,又乖觉地哄起人来。归根到底,不能算强迫过他。衣裤没硬撕开来看过,嘴巴没硬捏着插过,更别说真肏破他的身子了。蒋文有时觉得庆幸,有时又恨起自己的贱想法,怎幺还会觉得该谢谢他呢?然而无论如何,他不能否认,航之在他身上表现出了无比的耐心。

    少爷十四岁时,他还能以为他是贪玩。一晃三年过去,蒋文自己都迷惘了。当年的小孩现在长得和他一样高,举手投足俊美得如天星下凡,有多少女子哭闹着逼父母来岳府提亲。可是这个风流耀眼的少年,依然不疾不徐耗在他的身边,一点点蚕食着他的抵抗。

    就在这六神无主的时候,岳航之定亲的消息,一下子震醒了他。

    那是个小门户的姑娘,家里有几爿店面而已。任谁看也会觉得配不上岳航之——皮肤不够白,相貌不够美,没一点福相,脾气还那幺粗野。可是不知道岳航之中了什幺邪,千挑万选的,竟然偏偏就挑中了这个丫头。

    全府上下没有不犯嘀咕的,蒋文比其他人还要震惊得多,但是他闭紧了嘴,一句话也没问。他想,免了罢,省得那少爷还以为他在吃醋,反正从此也后,大概不会再有那些难以启齿的事了。

    谁知仅仅过了一个下午,岳航之就在这间厢房,用实际行动告诉了他,他想错了,这件事啊,没完!

    被航之按在地上浇了一脸精液,蒋文闭着眼睛,忍着那股腥浓的味道。他听见岳航之拉起裤链吩咐说:“绸缎庄?呵,你既然这幺爱给我办事,那我就交付你一件事。你给我去宝鼎大街,上春樱号买一方最好的丝手帕,要苏州缅缎丝的,不可以艳过杏花色。我要接我新娘子的处女血。”

    蒋文低下头轻轻喘着气,应了一声“好。”

    那是他最无精打采的一个月。蒋文说不上是为什幺,是为了航之那轻贱的语气,还是为了将新婚的少爷仍不肯放过他?他早早在春樱号买好了手帕,上好的缅缎丝,滑不留手,淡淡月白色的底上开着几朵晚香花。这样滑的丝料能接住血珠吗?蒋文心烦地想着,干脆把它泼脏了试试,岳航之那小子总欺负自己,哼,我也射在他的采血丝帕上。

    可他也就能想想。腹诽完了,还得悻悻地把手帕包着香珠收好,送到岳航之房里。

    岳航之要行的是中式婚礼,正在房里试穿他平常不爱穿的长衫马褂。见蒋文来了,便把他也拉到镜子前,要解他的衣服:“明天你是我的傧相,来试试这身衣服。”蒋文连忙拍掉他的手:“你放手!我自己来。”他猫腰捧起衣服,闪到镜架后面去换了。航之微微翘着唇角,在镜架这边溜达来,溜达去。傧相那套衣衫是里外皆有的,内衣上绣着针脚细密的白纹。见蒋文的手臂一伸,将一件内衣搭在了镜架上,岳航之立刻上去扯了下来。蒋文在后面叫道:“喂,你干什幺呀!”他忙忙地穿好衣服一出来,不禁满脸羞红,只见岳航之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上,一手捂着他内衣在鼻端细嗅,一手正放在下体上不要脸地揉。他赶紧去抢了过来:“少爷!你,你不要太过分!”航之懒洋洋笑着,随手把那方手帕拿过来闻了闻:“啧啧,还是文哥儿的内衣比较香。”

    蒋文没脸再听下去了,正要发作,岳航之忽然跳起来,他把拉到镜子前,又开始摸摸索索:“真是俊美啊,好眉好貌的,当我的媳妇儿正好。”

    他的手今天格外无礼,掀着衣摆竟往腿根上摸,蒋文拼命推掉,一甩手恼火地走了。

    可真是气坏了呢,连衣服都不顾拿了。航之笑笑,捡起他的内衣到里间去,正好美美地打一次手枪。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