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鹊儿 - 第106节 天鹅肉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瘦了,瘦了好多,衬衣的肩头都凸了起来,深秋的夜风吹来,白衬衣晃晃的;老房子冷,男人从来意气风发,忽然的单薄在她心底不由得就腻了一下,想着张开手臂抱他,抱紧,会不会受不了……

    眼前的女孩,和他梦里没有区别,目光直看过来,没什么情绪,唯一不同的,是在梦里,她腮边没有这一颗泪。

    张星野不知道这情形他是该马上解释还是先道歉?其实,都无所谓了,他根本……张不开口。来之前,就知道走出这一步就没有退路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得面对她,更没想到,他以为认输的心在看到这张冷冰冰的小脸那一瞬间就后悔了。

    多聪明的女孩,直接到刻薄,从不会给人留遐想的余地。只是,他们这种夹缝里的关系,让她曾经的打算在他无休止的承诺、反悔和纠缠下变得迟迟不能结果。这一次,他也以为他能忍得住,可是深夜一个信息就把自己的颓丧都给她传了过去,此刻面对,还能再说什么?

    “我还没睡呢,你呢?”

    她轻声说了一句,回复了他的短信。男人还是僵着,看着她。季萱感觉得到他没有下文了,于是自己走进房中。

    不记得上一次进这间屋是什么时候,此刻看着,布置得跟老爸的书房挺像的。不,除了最近两年才换的那把躺椅,其他……一模一样。宽大的柜,还有一部同样不知道什么年代的留声机,古老的雕花木头窗上挂着褪了色的蓝色布窗帘。

    环顾四周,这种陌生到落灰又熟悉到排斥的感觉,季萱忍不住蹙了眉。这房里的一切都是老爸的痕迹,甚至这里的空气,呼吸起来都那么顽固,唯一的,是椅子拿开后临时搭的行军床,被厚厚的被褥遮着,格格不入地躺在房间正中。

    她走过去坐下,抬头看着他。张星野犹豫了一下,也坐下来。

    午夜突然的叩门,突然的出现,几十秒后,坐在一起,这近在咫尺的距离,多少思念都填不满,他完全没有抱她的冲动,甚至,不敢碰她。他承受不了的欲//望在深秋的四合院中、在与世隔绝的季家,显得那么尴尬,不合时宜。

    “为什么来?”

    “对不起。”

    沙哑的声音像完全变了一个人,预料到了,可她的眉头还是跟着紧了一下,“还没说呢,就不对了么?”

    张星野苦笑一下,“愚蠢吧。”

    她看了他一眼,没吭声。

    这是默认么?她不会给他留面子,更不会给他自嘲的机会,现在绕过她,直接站在她的老父亲面前,他又想她能有什么反应?父女的关系僵在很多年前,僵在一个对自己的感觉懵懂又根深蒂固的年纪。他亲身体验过那种明知错又解不开 的恨,她的苦和倔他明明都知道,却还是决定利用。之前的决心和感觉此时此刻在她的沉默里显得是这么伤害和愚蠢,他究竟是怎么想的?

    “萱,季老他……”

    “我不想知道。”

    一句噎回他去,季萱转头看着他,又问,“你还有别的话跟我说么?”

    这次轮到他沉默,给她的话早就都告诉她了,一遍又一遍,各种形式,各种表达,她也烦不胜烦地说过很多次她都知道了,不要再说了。现在这局面,挽回,挽不回,他除了听天由命还有别的么……

    “那我去睡了。”

    说着季萱站起身,行军床距离门口有五六步,走过去,手握上门把手,身后,依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不是属于张星野的安静。他们之间,他从来都是那个不会静下来的,跟她说话,缠着她动作,炒菜的声音,煮面的味道,还有他莫名其妙的怒火,都会把她和周遭搅得不安宁。这就是为什么在他身边,她很少有机会能思考……

    此刻,怎么安静得……像一片空白?

    转回头……

    四目相接,他的眉头那么深,手臂撑在床沿,肩头凸得很高,人越发瘦得嶙峋。眼睛里明明已经泛了红丝,目光紧紧扣在她身上,她竟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他和她真的……就是这样毫无感应么?可这一眼,心里那根断掉的弦一下又绷起,疼得她眼泪打转。

    转身回去,站在他面前,轻轻抚上他的脸颊,男人僵得石头一样,甚至都没有抬眼。她终于,把他逼到无路可走了……

    “抱抱我吧。”

    喃喃的,几乎没有声音,都不如男人干涩的骨节发出的声响,手臂张开把她裹住。他埋头在怀里的一瞬间,就不冷了,干瘪的心情忽然就泛滥成灾,满满的……

    “星野……”

    拢得这么紧,她低下头,推不开,不得不说:“眼镜。”

    他这才顿了一下,稍稍松开,并没有抬头,认她摸索着把他的眼镜摘下。想放到一边去,可是,没了眼镜,更没了缝隙,勒得她几乎嵌在他怀里,呼吸都难,哪里还有转身的空间?

    手指插在他发间,轻轻揉着。喜欢他的头发,喜欢那上面的味道,喜欢被他的矫情弄得更加矫情的发型,此刻,都软软地乱在她手里,揉搓。原来,他们之间,从一开始就要有身体的接触才能实实在在地感受彼此。可能,他是对的,哪来的什么心灵感应、遥远的思念,不抱着,就是失去……

    “萱……”

    “嗯,”

    “对不起……啊?”

    埋在怀里,他的声音更哑了,她不得不低头凑近,“后悔了?”

    他终于抬眼看着她,没有眼镜,黑眼圈和血丝都这么近,一览无余的眸中,筋疲力尽。已经毫无遮拦了,他竟然还是摇了摇头。

    “还不后悔?”

    他笑了,“这么想让我后悔?”

    “嗯。”

    “不会。”

    “会的。”

    “唉,”他抬手轻轻撩开她的发丝,“一直看看你这小脑袋里究竟在想什么,就忘了,最应该让你瞧瞧我的。”

    噗嗤,季萱笑了,“是么?”

    “嗯。”

    “这么说,我还能再看见你?”

    “又不想见我啦?”

    “什么时候?”她问。

    “下周我出差,大概周五晚上能回来。周六吧?”

    “嗯。”

    她答应着,揽了他贴在怀里,轻轻闭上了眼睛,下周他还要来,布达拉宫,初冬的高原荒野上,看她……

    软软的,是女孩最柔软的地方,包裹在她的味道里,每一次呼吸都满足得筋骨发软。女孩似水,她就是深山的一窝小泉,汩汩的,来路多少的坎坷,都抵不上这一口甘甜。张星野忽然觉得自己很蠢,是心里的渴望煎熬久了,挣扎,嫉妒,几乎都忘了抱着她是多么享受。想要得太多,得到的也太多,其实,他所谓的苦都是自己的贪婪……

    “又不好好吃饭吧?”他喃喃地问。

    “小了?”

    这一声嘟囔就把他逗笑了,这个丫头,他不敢想的,她都敢,此情此形,还客气什么?张开嘴巴轻轻咬了一下,“嗯。”

    “啊……”

    不疼,可她跟着就叫了一下。张星野抬起头,灯光在他背后,正照着她的脸,像极了那天墓园的夕阳,旁人会睁不开眼,她却不觉得,任那一片灿烂在她眼中染尽、燃烧,她依然清净,我自独我……

    “萱……”

    “嗯,”

    “你今晚来,是不是有话跟我说?”不想问,只是人虚伪,抱在怀里,便觉得有了些底气。

    “嗯。”

    “现在能说了么?”

    “哦,”她抿了下唇,“我就想问问,你立遗嘱了么?”

    “嗯?”张星野一愣,“什么?”

    “遗嘱。”

    清清净净的小脸,清清静静的小声儿,就好像在问:你吃晚饭了么?

    不知道这是问在哪里,他只能道:“哦,前年立了。”

    “是什么?”

    “人死如灯灭,我也没家人,所有的,都留给tony。”

    “没我么?”

    张星野一怔,笑了,“你?想要什么?”

    “你都有什么?”

    “cne?”

    “除了cne,没别的了么?”

    “还有房产、车。”

    “没了?”

    找不到头绪,张星被问得喉咙发干,脑子里竟然一时空白到想不出自己还有什么。

    “还有船。”她替他答,“那给我什么?”

    千里迢迢,午夜叩门,她这是……要做什么?又要他做什么?

    眉头没蹙,心就转念:在她怀里,他还有说“不”的可能么?

    “你想要什么?”

    “cne,房子,车子,船,存款,还有……”

    “还有?”

    “签字权和,”她轻轻吁了口气,“你的墓碑。”

    突然,人像被雷劈了,心里瞬间的预感让他的思维都不敢动,好像一想,一切就会崩塌……

    “给我么?”她又问。

    “你这是……”

    “答应么?”

    “那……我呢?”

    “你没了,都是我的了。”

    这么霸道到不讲理的话,她说得竟是小女孩儿般的羞涩,唇边抿出弯弯的笑纹,小脸上绽出一小朵红晕,落在他眼中,五彩斑斓的眩晕……

    “行不行?”

    “……行。”

    “不反悔?”

    “不。”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好。”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