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鹊儿 - 第9节 天鹅肉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作者有话要说:

    嗯,有人送上门了,架柴火上锅。

    叮叮叮,鹊敲碗要留言,靠小天使们留言攒分送老张。

    谢谢亲爱滴甜甜圈,雷雷收到!

    谢谢亲爱滴柴,雷雷收到!

    谢谢亲爱滴如尔,雷雷收到!

    第10章 窗帘

    居然……被她嘲了。

    眼帘轻轻一挑,长睫毛带起一抹笑意,她的眼睛并不是水汪汪的那种大,可是,沉静的目光一旦泛起涟漪,狡黠,调皮,足够把大男人的脸皮给撩破。张星野有点咬牙,忍不住抬手捏她的腮,摸她,就又想亲她,想把她舌根下压着的那半句给抠出来。可是,她偏有一个他根本不想知道的背景,这问题就像tony说的,she charged and you paid,没有澄清的必要,越描越黑,他不想知道。

    无奈吁了口气,张星野低头从风衣口袋中拿出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这个给你。”

    季萱接过,打开,厚厚一沓子百元美钞。

    “这是什么?”

    “这里有一万。”张星野说,“咳,之前那个,支票,你一直没去兑。”

    “哦。”她轻轻拖了音儿很是了然地应了一声,转而,眉又微微一挑,“汇率,好像不对?”

    他看了一眼,没吭声。

    她没再问,很乖地抿了笑,“好。” 把信封合上放到桌上,“那现在走吧。”

    “嗯?”张星野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哦。”是啊,不是来睡她的,话也说了,钱也给了,还不该走么?“那个,你不用下去了,我自己走,你早点休息。”

    “我得去锁大门。”

    一提起大门,张星野心里忽然有点异样,这老房子的大门其实就是曾经一户的家门,外头没有逐户对讲机,楼里这两三家,门铃一响都能惊扰到。没有里面人的联系方式,夜深人静,怎么进得来?

    还有多少可能,再在天台上抓到那只深更半夜不睡觉的小鸟?再在楼梯上撞上那个游荡的女鬼?

    “你怎么租在这里了?”

    季萱拿了钥匙走到门口才发现他没动,回头,“嗯?”

    “房子这么老!沤了一百多年了。”

    “哪有啊。”

    “不是么?看看,”他下巴指了一下,“那柳条箱子都要成精了,也不怕爬出个女鬼来。”

    她闻言小眉一挑,轻轻走过来垫脚尖凑在他耳边,“那箱子啊……是我的家……”气息凉丝丝,声音颤颤的,阴森森的,“爬啊,得等后半夜……”

    “嘶!”张星野一把揽住她的小腰扣进怀里,“女鬼啊,那现在就吃了你!为民除害,好不好?”

    被他勒弯了腰,她笑,“胃口这么好……”

    她真软……之前在床上也有感觉,可是毕竟没几次,他都没敢怎么变换姿势,现在她要躲他,努力往后弯,像刚才在天台上踮脚挂东西,月牙一样……

    她越躲,他越发不肯撒手,抱紧。裙子大,领口被他扯开露出漂亮的锁骨,忍不住低头轻轻咬了一口,“搬个好点的公寓,现在整个凌海都被地铁线覆盖,住哪里都方便。这里是老街,进进出出,不比新区好。”

    “我又不去哪儿,无所谓交通便利。”

    不去哪儿?张星野想问,那你整天在这房里窝着做什么?话到口边又咽了回去,这不是个他该触及的问题,转而道,“公寓条件好,最起码独门独户,住得舒服。”

    “嗯,不折腾了。”她推开他起身,“又待不了多久。走吧。”

    “待不了多久?”他还是没动。

    “嗯。”

    “怎么了?凌海不好啊?”

    “好啊。”她看着他停顿了几秒,微微一笑,“凌海,跟桐江,一样。”

    张星野一怔,什么?凌海……跟桐江一样?她是说……

    “走啊。”

    这一次,他终于动了,走到她身边,大手抬起轻轻抚过她的发,摩挲着,落在光滑的颈窝,“那这里,是不是竹楼?”

    “你觉得,不是么?”

    张星野嘴角一弯,“我说啊: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我累了,先洗个热水澡?”

    闻言她显然并不意外,钥匙在手中,轻轻环扣的声音。四目相对,张星野看着她,看着这双清静无波,却分明地,把他套进来的眼睛,抬手解袖扣,摘手表。

    “花洒别冲着北墙,会吵到隔壁阿婆。”

    “好。”

    ……

    湿冷的冬天,热水一蒸满屋子雾汽,站在笼头下,任凭水流冲过他的身体,没有木头的香却有淡淡女孩的味道,脑子里回想着刚才那看似无意却诡秘的一招……

    捡到她的时候,她像一只落汤的小猫,那么柔软,那么漂亮,足够攻克人类最坚硬的心肠。可是,清澈的目光如此沉静,她性格里有一种根本无法触及和扭转的东西,顽固,冰冷,她对周围几乎是毫不在意的。所以,即便她提出要钱,那么具体的数字,都没有令他生出一丝的反感和厌恶,反而恨不得能给她更多。

    钱,支票,不知死活地留下他的私人信息,直到最后,差一点,就返回去。

    god knows what coulhttp://www.wuliaozw.com/utthat……(天知道那会有怎样的后果)

    现在,回到现实,有兄弟的反复提醒,有他自己的理智,还有实实在在带来的美金,她又一次收下了,还需要什么证据?

    桐江最偏远,竹楼最无害,除了彼此的身体,什么痕迹都不会留下……

    他不知道还有什么表达能比这个更微妙,更能直击他心里那不肯承认却在努力寻找的遮羞布。是她看出他不想走?还是……她不想让他走?一句话,一个很礼貌、很无辜的反问,发出了邀请又把主动权给了他。

    一个极聪明又冷静的女孩。

    男人的阅历告诉他,这张天使的小脸只是个小面具,可是竹楼三天、一夜重逢的蚀骨销/魂也告诉他,如果他错过今晚,就是这世界上最特么愚蠢的男人!

    莫名地,相信她。比他自己努力的克制,都要相信她的把握。他一向相信他的直觉。

    她现在就在房中,等着他。想起刚才臂弯中那弯到不可思议的柔软,水珠淋到皮肤都让他敏感到爆……

    ……

    从浴室出来,浴巾披在肩头,张星野只穿了长裤,进了房间顺手锁好房门。一边擦头发,一边拿起桌上她刚刚的茶盅,抿了一口,嗯,味道是不错。转回身,见她站窗台上,手里拎着长长的米色布料在穿吊环。

    “你在做什么?”

    “挂窗帘。”

    “都住了一个多月了才想起来挂窗帘?”

    “花玻璃,又有白纱遮着,不需要。”

    “现在需要了啊?”

    “嗯。”

    “为什么?”

    她看了他一眼,“因为外面,都是青蛙。”

    噗!张星野差点把茶喷出来。外面都是青哇,静止的东西看不到,却能看到运动的。很快,这小屋里激烈的运动会在窗上印出影子来,不停地动,撩人到死的景致,哈哈哈……

    他笑他的,那边女孩毫无妨碍地做着手工。穿好了吊环,踮起脚搭上吊钩。窗帘被挑起来,才看到那遮掩的下面,她已经换了睡裙。过膝的长度,即便她举起双臂也只能露出雪白的小腿。可是,按照竹楼的经验,那睡裙里,通常是什么都没有的,哪怕是阳光下……

    张星野放下茶盅,放下浴巾,走过去,大手轻轻地握住那细嫩的脚踝,顺着光滑,慢慢往上……“我说了我要留下么?”

    一半挂,一半开,她拽着窗帘,低头看,他赤/裸的上身搂着她,她冰凉的腿隔着裙子贴着他的胸膛;看不到他的手,只能感觉到裙子下那薄薄的一小层被发现,被轻轻揉搓,然后扯下。反客为主,他似乎还不是很满意,扭头吻在裙子上,“没有诚意。”

    她轻轻仰起头,脚下随着他的手抬起,任凭他把那一小缕布头扯下来不知道扔到哪里去。

    他终于松了手臂,她正要转身,忽然身体凉了一下,低头,只能看到他的背,“你,你要干什么?”

    私密的空间里,张星野笑了,这是第一次吧?第一次听到她慌乱,这小声儿,他本来只想看看她,可是,现在,突然想继续,那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奇妙,于是轻轻啄了一口……

    异样的感觉让她猛一吸气,“你,你放开……”

    原来她也有小结巴的时候,比一次只说几个字、言简意赅的样子可爱多了,他埋头……

    “嗯……我会掉下去的……”

    她终于安静,靠向半圆飘窗的墙边,裹着散开的窗帘,脚尖忍不住轻轻勾在他背上,身体越来越弯,弯向他,清楚地在窗上印出自己的形状……

    等把她抱下来,她的眼睛里好像深潭的水起了雾,怎么眨都不净,平常那凛冽的小样子完全被遮住了,在他怀里,一动不动。他轻轻吻着她的发,让她平息。

    “好点了么?”

    “嗯。”

    窗帘还没挂好,他抬手关了灯,翻身。

    今天,他也是第一次。思维在猛烈的撞击里已经缠不清楚,他在做,又在想,极致到来,紧紧把她扣在颈窝,不让她呼吸,他说不出那是一种感觉……

    “舒服么?”

    耳边问了一句,她没吭声,他也没再问,大手轻轻翻着她的手在掌心,摩挲着那一小处薄茧。“以后,我过来。”

    “嗯。”

    她答应了。他满足地长长吁了口气,抱着她闭了眼睛。

    “你不走么?”

    “才四点,睡觉了。”

    黑暗中,悠悠的一声,“二,不许在这里过夜。”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亲爱滴gakki大可爱520,雷雷收到!

    第11章 自然光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