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杏 - 第95节 大众情人(你来时星河闪耀)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很久之前,她选择航空大学是为了追上霍钦的脚步。

    到后来,她的目标是成为申航a330最年轻的机长。

    两样目标都达到,现在让她回去工作,好像已经失去了最初的动力。

    她喜欢天空没错,但她既不缺钱也不缺生活的意义,为什么要逼自己重新适应那些枯燥乏味的日子?

    霍钦已经熟悉宁佳书熟悉到,瞧见她犹豫就知道她在想什么的地步了。

    佳书惯来对她不感兴趣的东西是眼角都不带捎一下的,还喜欢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很多时候,可能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强逼她去做,就像按牛头喝水,只能适得其反。

    他心里叹气,面上却还是微笑,把剥好的橙子递到她手上,提议道:“不如我们再租一次cessna 182,穿越大平原,到墨尔本去吧?”

    宁佳书才听完,立刻便同意了。

    那年去墨尔本,是她一生最美好的记忆之一,她一直想找机会再重走一遍当年的路线。

    霍钦这个想法正好撞她心口上了,当下便兴冲冲回复,“我们什么时候出发?我随时都可以!正好冬天的圣灵群岛很美,我们还能在那边停靠住一晚,还可以去看大堡礁!”

    第102章

    霍钦提前查看沿路气象, 在网站预定飞机,做好飞行计划,挑了个晴空万里的早晨开车到大镇郊外的机场。

    他们都有执照,所以并不需要教员随行。

    把车摆在停车坪, 两人下车前都换了轻便保暖的飞行夹克, 和机库的前台打好招呼。

    因为是家新通航公司, 所以小飞机内部陈设都还挺新,外部漆成蓝白相间的颜色, 装载了最新的卫星导航和雷达气象系统。

    和上次稍微有点不同, 上回宁佳书还没拿到执照,这次坐主驾驶座的变成她了。

    飞行包甩到机舱后头,按照安全程序,他们例行大致检查了一遍飞机性能, 重新熟悉一下驾驶舱, 戴好对讲机, 便进入跑道滑跑起飞,很快与塔台告别。

    像这样目视条件好的天气,不需要时刻紧绷, 开起飞机来时非常放松舒服的, 只要做好飞行计划, 他们大部分时间都不需要联系空管,自己找到在航图上标记的地面参照物,就能保证不迷航,顺利到达目的地。

    对航路更熟悉的话,甚至都不需要配航图,靠记忆就能找到航向飞行。

    跟空旷的平原开车不同,天上开飞机的感觉是三维的, 更洒脱也更自由。

    窗子打开,瞧着地面城镇在视线中变成越来越小的矩阵,爽感简直妙不可言。

    宁佳书的头发顺着风流拂动,飞机螺旋桨的声音很大,只要一摘下耳麦,就像在夜店蹦迪,说话得凑近对方耳边才能听清,交流全靠对讲,但她的心情仍然非常不错。

    霍钦显然也很开心,甚至都开始回忆从前在航校的记忆了,“你还记得咱们学飞时候吗?冬天大清早校停机坪吹冷风,抱着鼓风机给飞机引擎加热。”

    宁佳书当然记得,“你别说,我从前还挺怕冷的,那年从西澳回国后,就再也不怕上海的冬天了,可能就是那时候把皮肤脂肪层练厚,变抗冻了吧。”

    “这就是你冬天坚持露脚踝的理由?”

    “哈哈哈,我就是不抗冻也要穿裙子露脚踝。”佳书被他逗得仰头笑,“你不知道吗,何西平常翻个指甲盖能冲男朋友哼哼几天,每次打完痛感七级的热玛吉能擤着鼻涕跟医生说,下次还来!女人都这样。”

    霍钦不认识热玛吉是什么东西,宁佳书又是一番科普,顺便给他形容了这项残酷的美容手段,每提拉一回需要连续感受皮肤的灼热几千几百次。

    美容院做热玛吉的楼层痛苦哀嚎现场每每堪比医院产房。

    听得霍钦头皮发麻,“你也打算去做吗?”

    “我目前还没受到太多地心引力困扰,过两年去吧。”宁佳书耸肩,“毕竟我都二十八了,可能某天忽然醒来照镜子,皮肤就松弛了呢。”

    霍钦想了半晌,认真道:“佳书,其实你不需要挨这份苦,因为衰焦虑烦躁,你老了,我也会陪你一起老。”

    “可是很多男人衰老得比女人缓慢。”

    宁佳书不服气,“你骨相长那么好,四十岁都不需要担心皮肤松弛的事情,仍然会有一堆小姑娘朝你前仆后继扑上来。”

    “你就喜欢睁着眼睛一本正经胡说八道。”霍钦生气戳了她的头,“我们认识这么多年,在这方面我让你操过一点心吗?就算有天你皮肤不再紧绷,脸上长满皱纹,可我爱的还是你啊。”

    “无论年轻的还是衰老的,每一个时刻的你。”他强调。

    “那倒是。”宁佳书心里美滋滋,“但热玛吉还是要打的,只要好看,我就开心,只要开心就不觉得受罪,人本来就是来世间受苦的。”

    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话一连串讲完,最后给他塞颗糖:“我也爱你。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让你操心了!”

    霍钦反应了好几秒才意识到她保证的是什么,忍了半晌,嘴角还是不受控上翘。

    “那你最好要说话算话。”

    窗外是大团的蓝天白云,隔着飞行墨镜,他们彼此相视一笑,然后就听耳麦里有四川话传来——

    “我讲你们两个,差不多得了哈,莫棱个儿整。”

    “啥?”

    猛地在异乡听见国内方言,宁佳书一脸懵。

    管制员的男声幽幽清了清嗓子,把口音强行扭到川味普通话频道,“我们这儿,禁止占用空中频率对单身狗发放狗粮。”

    他说完还用英文复诵一遍,频道内立刻传来一阵大笑。

    宁佳书这才发现,刚刚跟塔台脱波以后无线电通话按钮没有关,监听频率的地面管制员是个华人,从头到尾听了全程。

    频道内其他人虽然一句听不懂吧,但你侬我侬的氛围还是能感受的,全程愣是没人出声打断他们。

    闹这么个大乌龙,两人强忍着笑挂了地面频道。

    ==================

    从两人起飞的位置到墨尔本大概将近一千四百公里,但是他们并不打算直飞,就慢慢绕,沿着路上的景点飞行,反正边玩边飞。

    小飞机的时速大约保持在每小时两百公里左右,航程两天一夜,中间餐点在不同的机场过站停靠,顺便休息加油。

    昆士兰州冬天的海边,飞高了甚至还有点儿热。

    正午充沛的阳光洒在湛蓝的大海与黄金海岸,整条海岸线绵延长至近六十公里,依傍大海拔地而起的大都市,高楼林立,摩登与自然天衣无缝结合。

    没有一个位置,比飞机上高空的俯瞰更能记录它们的美。

    中午,他们在市郊降落,给飞机加油加油,顺便吃个午餐。

    不过休息两个小时,在停机坪上的飞机机舱内已经被晒得挺热了,扎进去就闷出一头汗。

    这次换霍钦在主驾驶。

    起飞前,宁佳书的手持小风扇偶尔转到他那边儿,给他降降温。

    “热吧?”

    “不热。”霍钦的头发已经微湿了,不过仍摇头笑起来,“我大三刚到西澳时候,赶上历年夏天最高温,不小心摸上去,安全带金属扣能把手背烫起泡。你坐稳吧,我带你兜兜风。”

    霍钦的兜风,是真兜风。起飞后不久,就路过一片通航公司提供给学员的练习空域。

    他像教员给学生们做失速训练那会儿,后拉驾驶盘,将飞机仰角抬到最大,到后面机身几乎与地面垂直,抬眼望出去就能瞧见天空,像在高空翻了一个筋斗云,绕着海岸盘旋了一圈。

    整个过程兴奋得像坐了冲入云霄的过山车,这可比坐超跑副驾驶刺激。

    “还热吗?”

    “再来一次就不热了!”宁佳书眼睛发亮。

    离开昆士兰的空域后,他们晚上并没有按照原计划在目的机场备降。

    原因是原定飞行计划的航线后段天气出现变故,天黑后,他们临时备降在一个小机场。

    澳洲地域太宽阔,超过五六千人的小镇一般都已经配备起降机场,降落之前,宁佳书确定自己从没在地图上见过这个小镇的名字。

    但小镇机场塔台的欢迎方式倒是令她终身难忘。

    飞到五边接入频道时候,霍钦跟塔台聊了几句天。

    对方大概以为她们是度蜜月的新婚夫妇,就在霍钦进近的瞬间,突然打开了机场全部的灯光系统。

    “surprise !”

    声音粗犷一听就是个彪形大汉的塔台,给了两人一个浪漫的惊喜,告诉他们欢迎落地。

    绕是宁佳书在空中已经见过无数美景,还是忍不住被此刻震撼。

    绚丽的灯光将整个机场照明,如同白昼。

    还好手机就拿在手上,打开相机赶在落地前拍好live,顺带发了个朋友圈。

    机场地勤告诉他们,小镇休息得比较早,机场往返镇上的大巴已经停了。不过他们可以选择在fbo的走廊睡一夜,那里有他们提供的软椅、热水和插座。

    旅途中的意外,往往都能变成绝对无法再来一次的珍贵回忆。

    就像她们出发之前,也绝对想不到自己会备降在一个地图都很难找到的微型机场,吃完泡面,借员工休息室冲了澡,并肩坐在走廊,披着同一件大衣刷宁佳书的朋友圈。

    并不像她想象中那么凄惨,反而有点儿温馨。

    不,也可能是因为在霍钦怀里做什么都很温馨。

    地上摆着他们出发前带的、还有早上打包的食物,用fbo茶水间里的微波炉稍微热一下就能吃,还可以蹭热水泡咖啡。

    饿的时候,什么东西都能吃得挺香,再一杯咖啡灌下去,人生就圆满了。

    两人都发出满足的喟叹。

    “像不像在航校时候,大家用小厨房的微波炉加热一下,挤在机库的大桌子上一起吃饭?”

    “还蹭教员的咖啡和奶精!”

    宁佳书仰头抢答。

    他们的距离很近,洗发水香味在呼吸间萦绕,霍钦低头吻了她的鼻尖,像蜻蜓点水,温润又柔软,带着过电一般的酥麻。

    这是他们重逢后的第一个吻。

    肌肤不过相触一瞬间,他们对彼此所有的肌肉记忆便又都回来了。

    朋友圈叮叮提示有新进回复,只不过他们全身心都在彼此那儿,再也分不出余光查看。

    ——卧槽,我没看错,驾驶座的男人是霍钦?你俩复和了?

    ——航空男女的爱情也太浪漫了吧!

    ——呜呜呜呜,忍了七个月终于可以开麦了,我想你小舅妈!

    ……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