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娜 - 第十三章:獻身 囚愛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一见到来人,白若雪飞奔上前,紧紧搂住他,就怕他从眼前消逝。

    向恆。臻首埋入他胸前,委屈的眼泪婆娑地落下。

    发生什么事了?

    订婚的事她不知如何啟齿,如果他知道了,她会不会被拒绝往来?

    我整晚没睡,连夜赶车回来。她避重就轻地道。

    要不要回家睡一下?

    你能陪我吗?

    隐隐感觉有事发生,她却刻意不谈,为了安抚她,他毫不犹豫地道:好,我陪你。

    白若雪的卧室里——

    傅向恆几度询问她异常举动的原由,她欲言又止,仍旧没说出口。

    既然对方不愿意提,他也就不再追问。

    好不容易哄着白若雪躺下来休息,正要转身去客厅,垂在身侧的手却被白若雪的皓腕扣住。

    向恆,你爱我吗?

    爱?她为何突然有此一问?跟她所发生的事有关吗?

    他怎么可能爱她?傅向恆沉默了。

    见他不语,她微慌,一时间心中有好多想法。

    他并没有爱上她,只是看上她的家世?或者,他还没做好准备回答这个问题?又或者,他其实只想谈谈恋爱,跟她玩玩?

    傅向恆白衬衫下绷紧的胸肌隐约露出美好的线条,微敞的衣领上方凸起的喉结,有着惑人的魅力,阳刚性十足的身体正散发着强烈的男性费洛蒙。

    她想清楚了:与其未来要跟一个不爱的人结婚,她寧可将自己的第一次献给她爱的人。

    暗下定决心后,白若雪坐卧起来,抬眸专注地凝望他,默默解开上衣的扣子。

    一颗、两颗......颤抖的手有着莫名地期待与害怕。期待傅向恆能真心爱她,却也害怕被他拒绝。

    若雪!傅向恆俯身微怒地按住她的手,其实也是气自己定力不足。

    一个正值血气方刚的男人被女人这般主动诱惑,谁能无动于衷?

    他那么努力地在压抑想要她的念头。而今,只凭她小小的一个宽衣动作,便让他几乎把持不住,他还谈什么復仇大计?

    理智警告自己不能要她。

    但他的身体很诚实,休间裤下的小弟弟已经撑起了高高的帐篷。

    他很想要她......

    傅向恆顿时陷入两极的矛盾拉扯。

    白若雪因他的喝止,眼眶温热了起来,薄薄的水气蒙上深瞳,看来楚楚可怜,令人忍不住想欺身狠狠地爱她一番。

    她拨开傅向恆的手下床,执抝地站在他面前继续解开扣子,再缓缓地脱掉上衣、裙子。

    傅向恆目不转睛地盯着她雪白的胴体,眼眸炽热得像着了火一般,身子也完全动弹不得了。

    女人褪下胸衣的剎那,丰盈的雪乳乍然弹跳而出,几乎赤裸的全身只剩下一层薄薄的内裤遮掩着女人若隐若现的私密处。

    傅向恆的喉结滚动,口乾舌燥,最后一丝理智啪地断裂,下腹已热硬如烙铁。

    你想清楚了?沙哑的声音有极度的忍耐。他在问她,也是在问自己。

    我爱你,不要拒绝我......伸手开始解开男人身上的衬衣,微微颤抖的手洩露了她的惶恐。

    他再次抓住她的手,不让她妄动。

    他这是拒绝了?白若雪委屈的眼泪滚滚而下。

    她都已经不要脸到自动献身的地步,竟还被对方嫌弃......

    望着她柔弱的娇顏,傅向恆的慾望早已凌驾一切。为了得到她,硬是把即将掠夺的行为合理化,告诉自己:把她当成玩物,这只是一场报復。

    你别后悔。语毕,揽过她的腰际,隻手托着她的后脑勺,倾身攫住她的红唇,霸道地品尝她的滋味。

    唔......她反应未及,嚶嚀ㄧ声,逸出的吟音随即没入他的口中。

    傅向恆舌尖顶开她的贝齿,毫不客气地攻城掠地,一手由她纤细的腰肢顺势抚上她诱人的雪丘,以掌描绘着她美好的胸型,手势一个收紧,顺利捏住那颗软嫩的圆球。

    他喘息声渐浓,情慾瀰漫满眼。

    横抱起她放入柔软的床上,趁隙脱掉自己的衣物,直接压上她的娇躯。

    低眸凝望时,眼角眉梢带着魅惑的邪气,嘴角微微上扬,看得白若雪面红耳赤。

    俯身衔住她的柔唇,轻轻地磨蹭着她的唇型,再游移到耳畔,舔吮她的耳垂。

    白若雪的身体一颤,随之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这么敏感?傅向恆轻笑着。

    水灵灵的瞳仁羞赧地瞥开,耳畔立时又响起了男人磁性的嗓音道:乖,转过头来,看着我如何爱你。

    带着色慾的话语由气质清冷的男人口中说出,格外迫人心魂。

    他掰过女人的臻首,狠狠地蹂躪她的芳唇,接着往下掠夺,颈部、胸前、乳沟间皆是红色的吻痕。

    他含住她胸前挺立的红色小菓实,吮弄间水声嘖嘖,清脆而曖昧。

    唇齿一路下移,吻遍她的娇躯,双手也没间着,不断捏弄着她的雪乳。

    一隻大掌溜进了她的裤底,玩弄她最敏感的私处,一指深入她紧窄的甬道,进进出出。

    湿漉漉的春水不断地涌出,他的眸色染了情慾,顺势拉下她碍人的小内裤,大大地分开她的粉腿。

    闭月羞花的粉色嫩蕊,全然无遮蔽地呈现傅向恆的眼前。

    他的眸光更形炽热,忍不住将头颅埋入她的双腿之间,舌尖深入她的泉源处舔吮。

    白若雪星眸半闔,不断地逸岀娇羞的呻吟,那是房事中最迷人的催情剂。

    见她已经意乱情迷,他将她抱起跪在床上,拉过她的手握住自己的紫龙。

    摸它。

    第一次触摸男人的私处,她像被烫到似地,倏地缩了手。

    那高高翘起的巨物上头青筋盘绕,看来十分狰狞,而那过大的尺寸,显然无法纳入她的身体,小穴肯定会被撑破。

    她眼神游移,无端地害怕了起来。

    傅向恆似乎了解她的想法,轻轻地笑出声道:怕了?

    白若雪语塞,满脸通红。

    来不及了,你没有退路。他热烈地吻上她的唇,带着她的手擼动自己的私处。

    片刻后,傅向恆将她压倒,分开她的腿勾着自己的腰际,巨龙对准洞口,轻轻地抵着花穴。

    她的秘境果然非常的小,连一根指头放入都嫌太紧,何况是那么大的巨物,前头不过进了ㄧ寸,她便痛喊出声。

    啊.....

    傅向恆不敢再躁进分毫,忍住了渴望,轻轻退出,再缓缓插入。每进一次便更深入半寸。

    向恆......白若雪拧着眉心,眼神诉说着痛感。

    抱紧我,我会尽量温柔。安抚地吻上她的唇瓣。

    男人的身体因一再地隐忍,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水。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