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娜 - 第十一章:淺嚐她的滋味 囚愛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弹簧床因两人的重量陡然陷下。

    四目交匯,女人的眼瞳氤氳迷离,如同渡了一层水雾。

    而身为雄性生物的傅向恆,眼前的猎物是他最美的佳餚,原本清冷的眼神此刻充满了侵略的危险,却又饱含深情魅惑着猎物上鉤。

    傅向恆吻上她的柔唇,舌尖溜进她的檀口,交换彼此的蜜液。

    她害羞又生涩地一手抵着他的胸膛,一手轻轻勾着男人的颈子不敢造次,担心他会取笑她的急躁。

    男人敏感地察觉了她的羞涩,抬头无声地凝望着她。

    近距离相望,才察觉彼此的瞳仁都闪着令人心跳加速的炙热光芒。

    从今早见到白若雪那一刻,傅向恆的下身早已有了感觉,直至现在胯下顶住她的腿心处,才知道自己有多渴望进入她。

    他勾唇淡笑,再次俯身,一吻落下便如狂风暴雨入侵,吻着她的唇、她的颈窝、她的锁骨,强烈地瘫痪了女人的四肢百骸,让她失去了呼吸的自由,频频喘息。

    一吻未足,单手溜进她的睡衣底下掐弄着她丰满的酥胸,一手环着她的纤躯游走着如丝缎般触感的背脊。

    男人发出低沉的粗喘,下腹的硬挺隔着衣物奋力磨弄着她的秘密花径。

    承接他的诱惑,女人早已娇软无力,只能任由他採擷。

    他褪去两人的遮蔽物,衔住她胸前粉色的小花苞,轻轻咬嚙,带起女人的一片鸡皮疙瘩。

    啊......发现自己逸岀娇吟,她随即羞赧地合紧嘴。

    喊出来,我想听。傅向恆极尽诱惑。

    于是,在他的引导下,她的娇喊伴着他的粗喘,交织成一片旖旎的音律。

    他的手指往下探索,触及一片柔软的毛发,再往下摸到一片湿濡的花径,忍不住探了进去。

    那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触摸到女人的私密处,心房竟激动得颤动了起来。

    手中的触感太过情色,使得他下身胀痛到想立即顶入她的体内骋驰。

    排山倒海而来的情潮,几乎淹没他的理智。

    此时,白若雪全身染上淡淡的粉红色,似乎已预料到下一刻即将发生的事,微微颤抖着。

    二十年来洁净的身子从未被男人入侵过,那种期待又害怕的心情,令她不知所措。

    意识到她在害怕,傅向恆的心底猛然一震。

    他在干什么!

    若非她生涩的反应唤醒了自己沉睡的理性,他恐怕早已差枪走火。

    他只是想利用她,怎能要她?难道爱上她了吗?

    不,他不能爱她......

    理智与感情陷入了交战,最后终于克服肉慾的诱惑,从她身上离开。

    抱歉,你太诱人了。

    白若雪倏地拉过被子遮住自己赤裸的身躯,脸颊热烫,一片羞赧。

    被激起的慾念尚未从她身上褪去,一时之间不知如何面对眼前这个令人痴迷的男人。

    既然无顏见人,不如把脸一起蒙住。

    她这副羞答答的模样,令人更想将她拆吃入腹,傅向恆的浴火更加张狂了。

    他当机立断,一跃而起,衝进浴室以冷水浇身,试图灭火。

    哗哗的冷水兜头淋下,终于冷却身体的慾望。

    被傅向恆这一闹,白若雪早已没了睡意,索性起身穿戴整齐等着他。

    不是想睡一会儿?傅向恆问。

    白若雪娇嗔地骂道:睡不着了,你害的。

    对不起,以后不闹你了,不是要去买菜?傅向恆噙着笑。

    嗯,吃完早餐就去。

    当白若雪拎起皮包,挽着男人的手出门之际,突然低眸不敢看他,道了一句: 其实,我不介意你闹我......

    暗示性的话让傅向恆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原来,她指的是刚刚在床上的羞人举止。

    白若雪不懂方才傅向恆为何要努力克制慾望,在紧要关头打住?是因为她的害怕表现得太明显了吗?还是因为尊重她,不愿随意侵犯她?

    承接白若雪那一声我不介意你闹我,傅向恆将握住她的手收紧,低首在她粉颊上轻浅一吻,权充回应。

    他们今天买了包饺子的馅料及一些菜。

    傅向恆依照白若雪的指示,第一次下厨房揉麵团,白若雪负责切菜、包饺子。

    做着、做着,白若雪突然玩性大起,抓了一把麵粉往傅向恆的脸上抹去。

    受害者看着她,一脸惊讶。

    哈哈哈......白若雪盯着傅向恆狼狈的模样,笑开了。

    你竟敢暗算我。他也有样学样地抓了一把麵粉准备往她脸上招呼。

    她早有防备,跑着让他追,由厨房跑到客厅,再由客厅跑到卧室。

    哈哈......哈哈......白若雪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他鍥而不捨地追逐着调皮捣蛋的身影。

    嬉闹声充斥着整间屋子。

    不要过来,我认输了。白若雪半弯着腰,双手撑在床缘,笑得快匀不过气。

    认输?那还跑?傅向恆不抓到罪犯誓不罢休,忖量她已经被逼到了尽头,后面抵着墙壁,他一个翻身在床上滚了一圈,下床精准地将她拦腰抱住。

    再一个翻身,白若雪已经被男人压在身下,背抵着床。

    啊......我投降、我投降。她边笑边说。

    男人不依地往她脸上一抹,她的粉脸立刻变成了不均匀的麵粉白。

    她嘟着唇,又好气又好笑,表情怪异。

    两人对看对方滑稽的模样,惨况半斤八两。

    嘻笑的唇渐渐凝住,互相凝望间,眼神已蓄满了情慾......

    我帮你洗乾净。说着,俯身吻上她,将她脸上的麵粉一一吻掉。

    男人软玉温香在抱,早已按耐不住身体的热火,一柱巨擎抵着女人下腹的柔软处。

    情色的慾望开始瀰漫身体,傅向恆好奇这女人的身子怎会这般诱人。

    知道自己不能要她,却又忍不住心中的渴盼,巨柱本能地挤压着她腿根上最柔软的一处,以求缓解。

    这已经是早上第二次了,他想要她......想要得快疯.......

    叮咚!门铃声适时地响起,瞬间将他的理智拉回。

    去开门吧。傅向恆从她身上爬起。

    白若雪眼底充满了疑惑。这男人明明想要她,为何不断地压抑自己?

    她想问却又不知如何啟齿。

    叮咚,叮咚。门铃声,ㄧ声催着一声,不愿罢休。

    两人各自整了整凌乱的衣裳,一同前去开门。

    熟悉的人影映入眼帘,白若雪的心中一个咯噔。

    景玉,怎么来了?

    开门之际,韩景玉还笑意迎人,却在看到白若雪身后的男人后,瞬间沉下了脸。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