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娜 - 第八章:宣示主權 囚愛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由傅向恆的视角看去,正好对着两人的侧脸,他们正各自低头进食。

    在座的几个男同学不约而同地将眼神移向傅向恆,很想知道他的反应。

    傅向恆的视线再次拋向屏风外的两人,不期然地撞见韩景玉正要触摸白若雪的脸。白若雪握住他的手不知说了些什么,韩景玉将手缩了回去。

    这个女人才信誓旦旦地说要追他,为什么不到几天的时间就投入另个男人的怀抱?

    傅向恆不知自己在气闷什么,又不打算交女朋友,她的事与他何干?

    他看似平静的眸子里有一簇火苗在跳动,表现出来的却是一脸淡漠。

    她不是我女朋友。傅向恆淡淡地道。

    结帐时,对方也刚好要离开,两方人马在柜檯前碰个正着。

    傅向恆,这么巧?韩景玉率先打招呼,悄悄地握住白若雪的手。

    白若雪想挣脱,他却故意握得更紧。

    在这节骨眼儿上,白若雪连解释的立场都没有,毕竟傅向恆并未接受当她的男朋友。

    果然,傅向恆低眸瞥见了他们交叠的手,聪明如他,怎会看不懂韩景玉是在无声地宣示主权。

    只见傅向恆眼神一片澄澈,礼貌地对他们俩頷首权充招呼,便各自缴了钱离去。

    今晚的状况,白若雪一直无法释怀。

    由傅向恆当时的表现看来,他一点儿也不在乎自己跟谁在一起,这份感情一直都是她一厢情愿,感觉好悲哀。

    有种叫做失落的东西梗在心头堵得难受,她整夜翻来覆去无法成眠。

    不行,她必须跟傅向恆解释清楚,即使对方不在意,她也不想让自己的心里有疙瘩。

    她对自己信心喊话:再接再厉,不能被小小的挫折打败。

    于是,白若雪又像隻跟屁虫ㄧ样,追着傅向恆跑。

    知道他早上有两堂课,便等在他必经之路,见到他一股脑儿地巴上前。

    傅向恆,我和韩景玉从小一起长大,熟到不能再熟了,但我们只是朋友。

    傅向恆迈步走向教室,并未停下脚步,也未曾多看她一眼。

    白若雪的心凉了半截。

    经过那天的事后,她感觉傅向恆对待她的态度更加疏离了。

    因为自己也有课要上,不得不暂时离开。

    中午,白若雪提前下课,前去等他。

    他去食堂午餐,她也跟。与他同坐一桌,在他对面坐下。

    接着,徐立冬来了。原本约好一起吃午餐,看到白若雪出现,他识趣地自动坐到别的位置上。

    原来你吃得这么清淡。看他盘子里大部分是青菜,白若雪下了结论。

    傅向恆当她是空气,未加理会,兀自进食。

    但是,不吃肉营养不够。她自作主张地夹了一块肉到他盘子里道:我最喜欢吃糖醋排骨,酸酸甜甜很下饭,你嚐看看。

    你在干什么?傅向恆面有慍色地抬眸。

    他以为会吓退她,但是他错了。白若雪脸皮够厚,子弹打不透。

    你愿意理我了?漾开一脸灿烂笑容,如同中了奖似的。

    傅向恆皱着眉,像在看一隻奇怪的生物。

    白若雪颇能自得其乐,叁两下愉快地扒完了盘中食物道:好了,不逗你了,我下节课有小考,先走了。说罢,风风火火地离开。

    傅向恆抬眼目送她离去后,又继续低头吃饭。

    徐立冬早已将两人的互动尽收眼底,归根究底傅向恆就是为了那天的事在吃醋。这两人一冷一热不是很速配吗?若说傅向恆对人家没意思,打死他徐立冬都不信。

    徐立冬拿着餐盘移座到傅向恆身边道:你不觉得白若雪很可爱吗?

    傅向恆的手一顿,下一瞬,竟夹起那块糖醋排骨放进嘴里。对于这个动作自己也莫名其妙。

    他自问,难道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喜欢上她了?

    一直以来,他不断勉励自己要上进,毕业后有一番作为,才不致辜负父母的用心。

    此外,他誓言完成一个藏在心中不为人知的心愿。

    为了那个心愿,他必须成为有权有势的人,所以不打算在毕业前交女朋友让自己分心。

    本週末,社服团有个关怀问题家庭的行程,几个社工人员早已分配了拜访对象。

    身为副社长的傅向恆,一早到社团便忙着将资料及矿泉水分发给每位团员。

    社长何菱珠临时告知傅向恆,他的同伴有事不克前往,换了一个新来的社员。他不甚在意地点头表示知道,接着继续未完的工作。

    啊,我是不是迟到了?白若雪莽莽撞撞地跑进社团。

    傅向恆看向来人,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

    她就是你说的新社员?傅向恆表情怪异地询问社长。

    是啊,我想白若雪是你女朋友,所以就把她跟你放在一组了,有问题吗?何菱珠坐在长桌后头忙着整理资料,一边分神地抬头道。

    傅向恆颇无奈地摇摇头以示回答。

    女朋友的传闻是自己惹出来的,又怎能自打嘴巴。

    见傅向恆没有反对,白若雪开心得跟孩子即将出游似地合不拢嘴,勤快地帮忙准备东西。

    几个团员偷偷观察傅向恆与白若雪的互动,想证实传言的真假。

    你知道社会服务的宗旨是什么吗?傅向恆厉色地问她,就怕她是玩玩的心态。

    知道。目的是扶弱助残,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缓解社会矛盾,起到社会稳定作用。学姊都告诉我了。我觉得很好,也很喜欢。我会很努力做,不会让大家失望。白若雪振振有词,表情认真。

    既然了解,他也无话可说。

    承接眾人拋来好奇的目光,傅向恆很识趣地拿起白若雪的行囊,连同自己的一起揹在身后道:准备好了就走吧。

    贴心的举动让白若雪的心情顿时飞扬了起来。

    这次他关怀的个案是一个受家暴的八岁小男童。

    母亲带着男童再嫁,继父因为失业成天酗酒,不如意就拿他出气。男童因继父毒打而受过伤,在社会局备了案,社工人员持续在追踪中。

    公车上两人併坐,白若雪选了靠窗的位置。

    拉开窗户,萧瑟的秋风直径从车窗灌入,扬起她的几撂发丝,轻轻地拂上傅向恆的脸。

    鼻翼嗅着她清爽好闻的洗发精味道,联想到女朋友叁个字,竟捨不得将那缕青丝撩开,任由綺丽的幻想扰乱他的心绪。

    如果毕业后她还喜欢他,也许他们可以......

    惊觉自己的思绪飘得太远,他突然烦躁地撇开脸。

    来到男童简陋的家里,只有男童一人在家。

    母亲去工作,继父失业本该在家照顾男童,却不知去向。

    两人陪小男童玩起游戏,玩到兴奋处叁个人笑得东倒西歪。

    这是白若雪第一次发现傅向恆也可以拿掉那一层冰冷的面具,展现他热情的一面。

    虽然他的笑依然含蓄,却是认识多年来看他笑得最有温度的一次。

    白若雪看傻了眼。

    怎么了?察觉白若雪的视线粘着他,不自在地问。

    傅向恆,你笑起来真好看。

    他很快地收拾赤子之心,重戴起防卫的面具。

    姊姊,我肚子饿。小男童拉着白若雪的手道。

    时间已接近正午,孩子的父亲竟然还没回来,打电话也没接。

    姊姊弄给你吃好不好?访查的时间早已经过了,但白若雪不忍心留孩子一人在家饿肚子,自告奋勇地提议。

    好,我要吃姊姊做的东西。男童与社工熟稔了,兴高采烈地接受。

    你行吗?傅向恆怀疑这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女孩,是否能下得了厨房。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