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娜 - 第五章:救命恩人 囚愛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白若雪,你怎么了?傅向恆伸手想摇醒她,却发现她的体温热烫异常。

    于是,蹲身抚上她的额际,察觉她正在发烧。

    好多血......我怕。她反覆地低语呢喃着。

    你说什么?傅向恆耳朵靠到她唇边仔细聆听。

    好多血......我怕......这一次,他听清楚了。

    原来,这个外表看起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孩也有这么荏弱的一面。

    稍早玩真心话大冒险时,他其实想吻的人是她,只是有许多顾虑和考量不敢贸然妄为。

    一来,韩景玉表态过,白若雪是他女朋友,他不该对她动心;二来,他还不打算交女朋友,吻了她反而会为她製造麻烦。

    所以,与她眼神交会的那一刻他改变心意,随意选了个人。

    思及此,他忍不住伸手触摸她的脸颊,感受那丝缎般上好的肤质,心中擂鼓得厉害。

    别怕,我在这儿。傅向恆柔声安慰,并脱下外套盖在她身上。

    冷峻的容顏向来是他的保护色,脸上紧绷的线条也只有在无人的时候才会稍稍放松。

    他找了个空旷的地方,依照约定鸣放烟火通知大家。心忖,也许等一下会有组员经过这里帮忙救援。

    于是,坐到她后方,双臂圈住她的身体,试图给她安心的力量。但她仍然不停地颤抖着。

    约莫过了十分鐘,见同学们尚未出现,他决定行动起来。因为担心再待下去会在冷温下冻伤,加重她的病情。

    傅向恆背起她,就着手机的微光朝营区一步步走去。

    原本一天的活动下来,傅向恆早已疲惫,接着又在山里寻了她两个多鐘头,精力几乎要告罄。现在又背着沉重的负荷,有几次不得不中途停下来休息。

    他靠着毅力咬牙撑到最后,终于气喘吁吁地将她扛回来。

    第二天,她在帐篷里醒来时,高烧已退。

    你终于醒了,可把我们大家吓死了,发烧还真会挑时候。方文馨照顾她ㄧ晚,抱怨地道。

    我怎么了?白若雪最后的记忆,是停留在森林的树下休息,其馀已经没印象了。

    昨晚傅向恆找到你的时候,你在发高烧,他花了两个多鐘头才把你揹回来,你知道吗?

    方文馨将眾人寻她的经过叙述了一遍。

    听到傅向恆揹了她两个多鐘头,光是想像已经足够让她陶醉了,一颗心不受控制地燃烧了起来,喜欢他的程度也瞬间涨到最高点。

    可惜她当时不省人事,无法好好感受他的殊宠。

    欠下了这份恩情,白若雪耿耿于怀。

    家人要她带礼物向傅向恆致谢,她终于有了见他的好藉口。

    下课鐘响,白若雪拿着小礼物站在叁年五班门口,视线搜寻着教室。

    傅向恆正低头看书,手指熟练地旋转着笔。

    韩景玉一见到白若雪,欣喜地跑来。

    小雪,你找我吗?眼珠子闪闪发亮地盯着她手上的小盒子。

    不是。我找傅向恆,你帮我叫他一下。

    喔。韩景玉有些失望,但依然顺从地走进教室叫人。

    只见韩景玉靠到傅向恆身边说了句话,傅向恆停下玩笔的动作,抬头往她这里瞧。

    白若雪友善地朝他笑了笑并挥手,他才放下手中的笔走出来。

    站在她面前,傅向恆并未作声,而是静待对方开口,韩景玉则跟在一旁。

    景玉,你可不可以避一避,我有话跟他说。白若雪道。

    有什么话我不能听?

    白若雪瞪了他一眼道:我要跟男生告白,难道你也想听?

    不会吧?韩景玉大惊小怪地提高嗓子。要告白也是跟他,小雪可是他未来的老婆,怎么可以喜欢上别人?

    韩景玉一副打死不走的样子,让白若雪好生气闷。

    这人什么都好,就是白目了些。

    走开啦,别在这儿碍眼,放学跟你一起回去就是了。白若雪双手将他推离。要他听话,只能祭出甜头。

    被她这一推,韩景玉心事重重地看着白若雪,訕訕地离开。

    韩景玉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贵公子,学习优秀人又长得帅,喜欢他的女生不少。但是,他眼里就只容得下白若雪,长辈们也打算未来让韩白两家企业联姻。

    所以他一心一意盼着大学后能与白若雪正式交往,尽快与白家定下这门亲事。

    如今小雪出落得标緻可人,心仪她的男生越来越多,他会紧张也是情有可原。将她看紧一点,才不会被人捷足先登。

    等到走廊只剩她与傅向恆时,白若雪打开手中的盒子展示在他面前。

    那是一只极普通的手錶。

    听闻许多女孩对傅向恆表白过,但至今没有一个成功,送礼更不用说了。

    其实要将礼物送出手时,白若雪着实担心了半天,怕跟那些前仆后继的女生ㄧ样吃闭门羹。

    想了又想,决定送个普通一点儿的礼物,才不致叫他为难。

    若是不幸被拒绝了,大不了一笑置之,反正有那么多人当她的垫背,也没什么好可耻的。

    帮自己做足了心理建设,她才前来送礼。

    傅向恆,这给你。语气上要尽量表现不拘,不能让人感觉太慎重。

    为什么?傅向恆随意溜了一眼她手上的东西。

    傅向恆转学至今,每天都会接收到不同爱慕者的礼物,这些贵族学生们最不缺的是钱,所以不惜重金购礼,什么名贵的东西,只要想得到的应有尽有。如果一一收下,早已足够他开一家礼品店了。

    但是,他不打算在大学毕业前谈恋爱,何况现在还在念高中。所以,他从不接受。

    这不是什么表白的礼物哦,是为了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你在森林里揹了我那么久,我真的、真的很感动。

    审度白若雪认真的表情,说话也很坦荡,傅向恆难得犹豫了片刻。

    这礼物不贵,人人买得起。是我亲自挑选的,有我满满的诚意。我承认很喜欢你,但是一码归一码,我没有别的意思,如果你不想要......

    谢谢。傅向恆手一伸,收下她手上的盒子。

    白若雪陡然愣住,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那副傻萌的模样让傅向恆想发笑,但他毕竟忍住了。

    还有事吗?即便心里有些开心,他仍然面无异色。

    喔,对了。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白若雪的脸颊渐渐转红,从身上掏出一张照片给他道:上次答应要给你的。

    傅向恆接过照片看了一眼,随即放入口袋。

    那是她上次偷拍的,两人间一下子彷彿多了共有的秘密,让白若雪甜蜜在心头。

    还有事吗?

    呃,没、没了。

    上课鐘响起,傅向恆转身正想进教室,忽听后头唤了一声。

    傅向恆!

    他偏过头看她。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