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娜 - 第四章:露營意外 囚愛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傅向恆眼神认真地直盯着她半天未曾移开,似乎不打算善了。

    白若雪困窘地嚥下口水,说不出话。

    洗一张给我。对方突然发声。

    咳!白若雪差点儿被自己刚嚥下的口水呛到。

    过了几秒才不知所云地道:那个啊哈、哈

    她突然好想咬掉自己的舌头。这绝对是史上最拙劣的反应,在对方眼里,她看起来ㄧ定像个笨蛋。

    如果傅向恆有女朋友的备选名单,她已经从中被踢除了啦。呜

    你身体不舒服吗?

    什、什么?

    你的脸很红。语气带着捉狭。

    轰!原来他还是个调情高手。

    没,没有。抢过他手上的皮夹,我再洗给你。丢下一句话后,孬种地转身奔离。

    白若雪一副逃鬼似的背影,意外娱乐了傅向恆,冰冷的视线镀上一层温度,嘴角扯出一抹淡笑。

    这女孩很可爱,他承认自己对她颇有好感。

    然而,想归想,他毕竟不希望别人太瞭解他。所以不管对她有何感觉,仍旧会保持适当的安全距离。

    校外露营——

    同学们跟着家长各自搭起帐篷,傅向恆的父母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为了儿子的人际关係,积极地与眾人交流。

    傅向恆的父亲傅悦幽默风趣,标准的老学究典范;母亲沉雅兰行止优雅,气质绝佳。两位教授都颇受大家欢迎。

    见过傅向恆的父母后,方文杰边洗菜边好奇地问道:你爸妈个性都这么随和,你这副德性到底随了谁?

    傅向恆接过洗好的食材,取来盘子将它们一一分类,轻扯唇角不愿多谈。

    另一头,白旭东代表白若雪的父母参加本次活动,一见到韩景玉便上前热络地招呼。

    听闻许多家长对新来的转学生讚赏不已,白旭东也好奇地过来跟傅家父母间聊了几句。

    第一眼见到傅向恆时,白旭东感觉有些眼熟,似乎在哪儿见过。

    凝眸沉思片刻,才想起妹妹的手机里有好多他的照片。

    原来他就是妹妹喜欢的人。白旭东静静地注意了他一会儿,感觉这孩子不错,才稍稍安心了些。

    午餐过后家长纷纷离去,同学们开始分组准备下午的食材及烤肉架。

    没了束缚,这群学生的活动越加放得开,唱歌、跳舞、搞曖昧,样样来,几乎要玩疯了。

    傍晚,大伙儿生起营火,一群同学围着火源玩起真心话大冒险。

    有人藉机表白,有人趁机吃豆腐,幸好还有督导在,不至于太过分。

    游戏的高潮是傅向恆中招,大家齐声鼓譟喊道:傅向恆、傅向恆!

    大冒险。傅向恆回答。

    主持人拿出小桶子,抽了一张纸条打开道:现在请你走到一位女同学面前吻她。

    激昂的群眾陡然一片鸦雀无声,目不转睛地盯着白马王子的动向。

    傅向恆在人群中寻找目标,眼神移向白若雪时便盯住不再游移,笔直地朝她走去。

    白若雪被他火热的注视震慑了,心脏不自觉地怦怦乱跳,似乎要弹出胸口。

    他在白若雪的面前站定后,伸手ㄧ拉,倾身在白若雪身边的方文馨脸颊上落下一吻。

    毫无预警的动作让方文馨愣成了雕像,而在场女孩子们的玻璃心则应声碎裂一地。

    傅向恆曖昧的戏弄惹得白若雪一阵窘迫,心中悵然若失,却只能假装无视。那些细微的互动,只在两人之间泛起涟漪,外人并未察觉。

    接着韩景玉猜拳输了,选择真心话。

    白若雪太阳穴隐隐抽疼了起来。

    果不其然,下一刻韩景玉走到她跟前,在眾目睽睽下对她大声表白道:白若雪,我喜欢你!

    眾人又是一阵欢呼,气氛涨到了高点。

    被暗恋的人戏弄已经够丢脸,这下子又被不喜欢的人表白更加恼怒。

    白若雪赌气地ㄧ把推开韩景玉大喊:我不玩了!

    怏然地说毕后,在眾人的惊讶中鑽出人群,留下一脸尷尬的韩景玉。

    下一瞬,大伙儿一阵爆笑,认为白若雪是因为害羞而逃离。

    同学们又继续着未完的游戏。

    傅向恆默默注意白若雪的动向,发现她跑向森林,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自从小时候的一场意外,他便有了某种说不清的感知力,心头一旦不安,接下来肯定有事发生,奇准无比。

    他告知导护人员白若雪的脱序行为,导护回应道:别惊动大家,她应该很快会回来。

    见傅向恆颇不理解老师的做法,老师解释道:白若雪活泼顽皮出了名,每次出游总是喜欢脱队,老师们早已见怪不怪。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下了指示:如果再过一个鐘头没回来,你们几个受过野外训练的组员就分头去找。

    好。傅向恆只能暂时按耐下不安的情绪。

    就寝时已经是叁个鐘头后的事了,导护人员清点人数,发现遣去搜寻的同学们尚未归队,开始着急。

    有没有人看到白若雪?或跟她连络上的?

    同学们这时候才知道白若雪失踪的事。眾人面面相覷,窃窃私语,却无人回应。

    等了半天不见音讯,韩景玉已沉不住气地想出去寻找,但被老师拦下:你没有野训经验,去了只会添乱。两个鐘头前,已经有六七个同学分头去搜寻了,我相信他们很快会有消息。

    由于山上收讯不良,搜寻的学生无法以手机互相联络,所以约定谁先找到就鸣放烟火通知大家。

    傅向恆拿着手电筒,循着白若雪跑过的方向进入林区,所到之处一一绑上缎带做记号。

    白若雪匆匆闯入森林,身上未带上任何东西。

    没手机、没水、没食物,发现自己迷路时,起初还很镇定,以为凭着记忆一定可以走回营区。

    但事与愿违,走了约莫两个多鐘头,竟鬼打墙似地在山里打转,越走越心慌。

    入夜的山上气温骤降,开始起雾,看不清前路。

    走了太久,体力消耗殆尽,又冷又疲倦,她害怕地蜷缩着身体,蹲在一处树下努力保持体力。

    抬头瞧了一眼墨黑的天际,看不到一颗星星。再看看四周,蓊鬱的森林黑漆漆的,一片死寂。

    一个人独处在荒郊野外,可怕的鬼怪情节一幕幕跃入脑中,令人窒息。

    不知过了多久,她开始冷得瑟瑟发抖。

    恍恍惚惚闭上眼睛,在最彷徨无助的时候,眼前出现一片血腥。

    都是血,到处是血,断臂残肢,可怕极了。那画面像恶魔张开的血口,要将她吞噬。

    有孩童的哀号声,凄厉悲惨,像鬼一般地紧紧缠着她不放。

    她惊吓地反覆问道:谁,是谁在那里?是谁

    回答她的是越来越清晰的哭声,那声音就在身边,几乎要震破她的耳膜。

    她忍不住摀起耳朵,不断发抖地自喃:哥有人在哭,都是血我好怕

    白若雪!傅向恆发现她的时候,见她兀自蜷缩着身体,在半梦半醒之间囈语,满脸泪痕,叫人心疼不已。

    哥,好多血好多血我怕

    爱┊阅┊读┊就┇上:wоо⒙νiρ﹝Wσó⒙νiρ﹞http://www.wuliaozw.com/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