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娜 - 第三章:偷拍 囚愛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白若雪即时按住哥哥的手不让他妄动道:人家的隐私,怎么可以窥探。

    白旭东看了眼妹妹,突然感触良多。

    四岁就失去母爱的白若雪,与白旭东相差十岁,从小黏他黏得紧,白旭东兄代母职,把她疼到心坎儿里了。

    他对这个妹妹向来有求必应,特别怜爱。妹妹对他更是无话不谈,从来就没有秘密,而今居然也会有隐私,让他五味杂陈,高兴之馀还有点失落感。

    宝贝妹妹长大了。

    白旭东笑着试探道:有喜欢的人?

    哥!脸颊瞬间染了酡红。

    答案很明显,白旭东识趣地闭嘴,不再探究。

    早点儿睡,明天还要上课。

    嗯。哥晚安。

    小宝贝晚安。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顶,转身轻轻掩门离开。

    黄昏时刻,白若雪站在校园的一棵大榕树下,似在等人。

    周遭灌木遮避,隐而静謐,若不细查不易发现。但是,从某个角度看出去,可见到叁叁两两的同学手抱着书正离开校园。

    若雪。有人叫着她的名字。

    她一回头,对上男孩灼热的目光。

    像是期待已久,她朝他明媚一笑,笑靨如梨花绽开。

    下一刻,腰上一紧,那男人将她纳入怀抱,背抵着榕树。

    四目相望中,爱苗孳长,迫切而渴盼的眸光直瞧到她心里发慌。

    他忍不住地俯身攫住她的红唇,温润而湿热。

    她忘我地勾住他的颈子反覆吸吮,回应他的热情。

    嗯......原来这就是接吻,心中胀满了难用言语形容的甜蜜。

    身子陡然一凉,失去男人温暖的怀抱,白若雪一声喟叹。这个吻好短啊。

    小雪,你要迟到了。熟悉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

    还在赖床?快起来吃早餐。

    嗄?睁开朦胧的睡眼,焦距渐渐清晰,眼前頎长的身影是哥哥白旭东。

    凝思片刻,梦境清晰地深深印入了脑海里。

    她竟然梦见傅向恆吻她,热吻的馀韵还未散去,脸颊依然热烫。

    太可惜了,只是一场春梦。如果哥哥别这么快叫醒她,她可以再吻久一点儿,回味多一点儿......

    你做了什么好梦?见妹妹睡得香甜,脸颊被暖被捂得红咚咚的煞是可爱,白旭东忍不住捉弄地道。

    哥哥好讨厌!起身迅速穿上衣服,听到背后传来白旭东的笑声。

    哥今天要出去办点儿事,可以顺道送你上学。快一点儿下来吃早餐。说罢,宠溺地笑了笑才转身下楼。

    轿车开往学校的路上,白旭东暂停在一处花店,让妹妹在车上等了一会儿。

    白旭东去而復返后,手上多了一束百合花。

    鑽入驾驶座,他将百合递给妹妹,继续开车。

    嗯......好香呀。哥,今天又到了九月叁十了吗?白若雪嗅着百合花的芬芳,询问哥哥。

    嗯。

    哥,生日快乐。

    谢谢。正在开车的白旭东腾出一隻手,抚了抚白若雪的头顶。

    自白若雪有记忆以来,哥哥从不过生日。

    记得很小的时候,哥哥第一次带她到花店,问道:小雪,你喜欢什么样的花?

    当时,她对花没有任何概念,只觉得百合好香、好漂亮,便指着百合说:这个好。

    于是,白旭东每年生日这天都会为自己买上一束百合花,再出门办事。

    其实,白若雪不知道百合花背后有故事,基于保护妹妹,白旭东从来不提。

    一年一度的户外教学是学校的大事,费用皆由家长们全程赞助,旨在促进这些名门贵族的交流,为未来的企业联姻铺路,所以活动的第一天早上,基本上家长会参加,直到下午才离去。

    今年举办的是两天ㄧ夜的森林露营,同学们正热烈地讨论着。

    下课时间,方文馨迫不及待地拉住白若雪。

    这次的露营你会参加吧?傅向恆也会来哦。方文馨曖昧地笑道。

    你怎么知道傅向恆会参加?一提到傅向恆,白若雪的精神为之一振。

    她跟许多女生ㄧ样,已经成了傅向恆的粉丝,凡是傅向恆的事她都想知道。而方文馨是个超级八卦传声筒,跟她走得近总能得到第一手消息。

    我哥说的呀。方文馨回答后,伸手揽过白若雪在她耳畔低语:不过,傅向恆超难追的,你看他那副冷死人的模样,我仗着哥哥跟他同班之便,死活缠了他叁个月,还是没能跟他说上几句话,想追他可得有超人的毅力。我放弃了。

    白若雪噗哧一笑道:欣赏也不错呀,不一定要追。

    话是这么说啦,不过ㄧ旦付出心血,总会贪心地想获得更多吧?

    我不会。你看,我偷拍了好多他的视频。白若雪拿出手机大方地与方文馨共赏。

    她总是站在远远的地方看着傅向恆,从未去打扰对方。

    资优生本身多多少少有些傲气,眼高于顶。白若雪自认为学习成绩落后,长得又平凡无奇,自然不容易被青睞。

    然而,韩景玉是个例外,若非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彼此了解,韩景玉恐怕也看不上她吧。

    既然是暗恋,她就不会付诸行动。

    下课时间,傅向恆常会从校园的一排大王椰子树下走过,白若雪一有空便在那里守株待兔,一直等到上课鐘响才甘心回教室。

    这种心情,其实很像在追偶像明星。明知道不可能有结果,却将他当作幻想爱情的第一男主角,她一直乐在其中,原本不爱上学的她,现在每天都盼望在学校能够遇到他,学习也变得积极多了。

    这天,她又跟拍他,才刚刚按下快门,对方像是心有灵犀一般,突然转头看向她。

    她一紧张,转身就想逃,却被叫住。

    这位同学!傅向恆大步朝她走来。

    白若雪背对着他,做贼心虚地心脏快速跳动着。

    你的东西掉了。傅向恆不疾不徐地弯腰,捡起地上的皮夹。

    白若雪尷尬地回身,假装若无其事地笑了笑道:谢谢。

    伸手正要接收他递过来的皮夹,傅向恆的手竟缩了回去。溜了眼皮夹后,神色复杂地盯着她。

    这时白若雪才发现,皮夹是呈打开的状态。

    芙颊倏地一红,窘迫到想找个地洞鑽进去。因为皮夹里头压着一张他的照片,清晰无比地被加工放大了。

    我是不是该有肖像权?拍我的时候,不该让我知道吗?傅向恆表情严肃地质问。

    疯了,人赃俱获,想赖也赖不掉,而且由他的表情研判,他可能不太高兴。

    是啊,被人跟拍,谁会高兴得起来?指不定傅向恆已把她归类为变态粉丝。

    白若雪一时语塞,不知如何辩解。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