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爷 - 第五十八章互诉衷肠(正文大结局之后还有主线剧情,详细解释见文末) 亲人仇人爱人(姐弟骨科 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赵一航还要在工地这边办完一些手续才能走,晚上他带着钱雪住在了离单位最近的小旅馆里。小旅馆环境很差连澡都不能洗,卫生间也不怎么干净,但是到这里两人终于有了私密空间。

    “听说你让我女朋友在泰城跑了几大圈,还骂她去死吧到阎王爷那里找我去?”

    赵一航一手拿着手机和王奉通话,另一只手捧着钱雪的脚心疼地看着。钱雪这两天跑了太多路,脚掌和后跟处都磨破了,血渍浸染了原本雪白的棉袜。

    王奉知道赵一航肯定要兴师问罪,不过他这会儿因为好哥们的事圆满解决正高兴着,完全不辩解:“行了行了我错了,你让钱雪姐骂回来行不?或者我等你回来,要打要罚随你,你好好的就行。”

    赵一航笑着看向钱雪:“那姐姐,你想怎么罚他?”

    钱雪不怀好意地笑。

    她让王奉把围山山顶凉亭,烟花巷,迎雨公园的藏经阁和金锣湾这四个地方一天的时间内都跑一遍,每到一处拍一张照,全部结束后再打开手机自带的运动健康app,把运动轨迹地图和所用时间截个图给她看,防止他作弊。

    王奉发飙了:“靠!这还不如打我一顿呢,一航我是为了你啊,你不能这么对我!还有钱雪姐,做人不能这样啊,你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赵一航非常诚恳地对他说:“你就当为了你哥们的幸福跑一趟吧,拜托了,而且顺便还能锻炼个身体不是?”

    “……”

    因为钱雪的脚受伤,赵一航不忍心让她再走路,不顾她的反对把她从沙发上抱到床边坐着,坐稳后依旧紧紧抱着她不撒手。

    “你抱这么紧做什么,我又不会跑。”

    赵一航不听,搂的更紧了还把头埋在钱雪怀里,“我就是怕我一松手你又不在了。”

    “别跟我撒娇!你以为把王奉推出来顶锅我就不生气吗?咱们俩的账我还没算呢!”

    钱雪把赵一航从怀里掰开,撸起他的毛衣袖子,露出双手手腕上的井字型疤痕。钱雪轻抚着疤痕,怒意被心疼取代了几分,语气却一点都不好:“可以啊,割腕都割得这么整齐,横平竖直的,觉得这样很艺术?”

    “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呢?你做事完全不考虑后果是吗?你说你要是真的因为我要结婚自杀了,你是希望我做一辈子噩梦,还是因为内疚也跟着你一起死?你就这么不想放过我?你想想,哪个女人不害怕不讨厌一提分手就要死要活的男人?你怎么也当这种人?”

    “姐姐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这种道歉的话赵一航经常说,他被钱雪损的不好意思抬头,“你们都以为我是想不开,其实也不算是,我当时觉得我特清醒。”

    “姐姐,你听说过一所985大学的天才少年跳楼自杀的事吗?他留的遗书里没有任何情绪化的表达,通篇都是非常冷静理智的数学分析,他说一直以来支撑他学习数学的动力就是为了解决那个难题。可是上大学学习了更多的知识,他突然明白以自己的能力决不可能超越前人的成就去解决那个问题。他一生都无法达到那个目标,他想不到自己的人生还有什么价值,只能选择死亡。”

    “我觉得我也是这样。我不爱刘艳雯,不爱李平升和周兰,也不爱我户口本上的父母,一直以来恨也好爱也好,我都是为了你活着,世上唯一值得我留恋的人就是你,你不在了我就什么都没有了,我没有任何理由痛苦又孤独地活在世上。我知道我这么想很自私,我该为你着想才对,可我觉得你或许并不会为了我的离世痛苦吧,你根本都不需要我这个累赘,我不需要为你而活,也不需要为自己而活,那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要活着了。”

    “分手后我多少还心存侥幸,觉得自己说不定还有机会,直到你找到了新的男朋友要结婚了,我才意识到假如我和你一生都没有在一起的可能性,那我就不知道活着的目标是什么,我余生的岁月可有可无。”

    “我既希望你能来见我,又觉得你可能已经爱上那个男人了,就算还没有,反正你无论如何都不肯和我在一起,因为可怜我怕我死才来见我又有什么意义呢?勉强待在我身边只会让你痛苦,这不是我想要的。”

    “所以我心里很矛盾,思来想去就给你写了暗语,又用别人的身份信息寄给你。这样就算你没来找我我心里也不会怨你,我可以告诉自己不是你不在乎我的生死,你可能只是没发现暗语而已。我姑且可以在死前安慰自己,你是爱我的,只是我和你缺少点缘分,注定错过。”

    “我用刀划过手腕时觉得一点也不疼,不管划得再狠都不觉得。可我能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在朝手腕的方向流动,我眼看着自己的血在浴缸里扩散,红得刺眼,后来我就看不到血了,我看到了你,看到我们从小到大在一起时最开心的时光。再后来,我什么都看不到了。”

    钱雪心如刀绞。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姐姐,我还是那句话,你千万不要因为这件事勉强自己留在我身边,我以后再也不寻死了,我向你保证。我希望你的决定都是遵从本心做出的,我希望你幸福。”

    王奉还说什么他和赵一航都是栽在钱雪手里了,其实哪里是这样,钱雪觉得分明就是她这辈子栽在赵一航手里了。

    她把赵一航抱在怀里拍着他的背轻轻安抚:“别担心,我没有勉强自己。抱歉我刚刚太生气了凶你了,现在都过去了,我不会再离开你了,你高兴一点。这段时间我也想明白了一件事,一直以来我所固执坚持的东西,根本不能和你的性命相提并论。我本来就是爱你的,又怎么能舍本逐末,为了自己所谓的坚持把你逼死呢。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你,因为想你而痛苦,我觉得我该成全你,也成全我自己。”

    如果说选择了赵一航最对不起什么人的话,钱雪只能想到钱才多。她心里很内疚觉得对不起父亲,可钱才多已经过世,何况他生前和钱雪说过,只要是她认真思考后选的路,他都会支持,他让钱雪不必为了担心他开不开心而影响了自己的判断。不管钱才多是在什么语境下说出的这番话,他都是一个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人,不会反悔。想到这里,钱雪多少也就释然了。

    钱雪轻声哄着赵一航,他像一只小兽一样安安静静地被钱雪抱着,汲取着她怀里的温度。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不安地问:“姐姐,你这次来的很匆忙是吧?”

    “是吧,怎么了?”

    “你和那个男人断干净了吗?他会不会来找你?”

    “哦,你说那个和我在油菜花田里合影的男人是吧?”钱雪尴尬地咳了两声,“他叫郑阙,是个很好的人,我来泰城的路上打电话和他分了。他肯定不会来的,虽然我之前是他女朋友,可他心里应该还放着前妻,哪可能追过来找我。”

    “前妻?!”

    钱雪把她在克孜村的事情悉数讲给赵一航听,赵一航义愤填膺:“这个郑阙太过分了吧,心里还放着别人怎么还能拖别的女人下水?姐姐你也是,我以为你找了多好的男人,原来还是个二婚,他已经克死一个老婆了,你怎么能选这样的人当男朋友?还好你没嫁给他。”

    “这个,虽然我确实不后悔没嫁给他,不过是我哪里没说清楚吗,郑阙是个很厉害的人,人品能力都很好,你也别说什么他把老婆克死了这种话,搞什么封建迷信?而且我看他再找女朋友多少也是周围人逼着他找的。”

    赵一航生气了,说话酸溜溜的:“姐姐!我是为你着想,你怎么还为了他数落我?你不是不喜欢他吗,怎么还拿那么多好词夸他?”

    赵一航气鼓鼓的,被人逼着找女朋友?自己要是不愿意别人哪里能逼他就范?要是他赵一航,万一钱雪有什么闪失不在了,他一定随她一起去。嗯……要是钱雪死前有交代不让他这么做,那他就一辈子孤独终老,别的女人他都不要。

    说到底,赵一航觉得他姐姐看男人的水平真是一向差劲。(北京的邢凯睿和克孜村的郑书记此时打了个喷嚏。)

    “好好好我不夸他了,他好也罢不好也罢在我心里都比不上你,你呀,”钱雪觉得赵一航跟个孩子似的,无奈又宠溺地笑着过来抱他,“可郑阙这人真的不错,值得打交道。我本来就和他什么都没有,本来我想着以后可以和他当个朋友,可你要是不放心的话我就不私下联系他了,行吗?”

    赵一航惊讶中又有几分欣喜:“你和他什么都没有?”他抓重点一向可以的。

    “……你爱信不信吧反正我也证明不了。”

    赵一航因为下矿觉得身上脏,小旅馆也没法洗澡,所以他今晚不打算和钱雪有什么,但他忍不住去吻钱雪的脸,钱雪嬉笑着躲他,被他压在了身下。

    “你的手老实点!”钱雪从不在宾馆这种可能有偷拍摄像头的地方做私密的事。

    “姐姐,你就给我看一眼行吗?”赵一航撩开钱雪的衣服。

    “行行行你看,我身上什么痕迹都没有,人家郑阙可是正人君子,哪像你这样结婚前就把女人搞上床。”

    “姐姐你别提他好不好?你又提他!”说着赵一航捏了一下钱雪的乳尖。

    “小兔崽子你得寸进尺了!”

    赵一航和钱雪打闹累了就一起躺在狭小的床上商量着以后的事,找什么工作,要不要留在泰城,是只领个证还是再办个婚礼,蔡总一直以为他们俩是真姐弟假情侣,如果在泰城办婚礼的话她那边该如何解释,她和钱雪绝交怎么办等等。

    “对了一航,结婚前我想做一件事,也算完成我爸的心愿了。”

    “好的姐姐,我陪你一起。”

    钱雪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对了咱们可说好,我下了这么大的决心才和你在一起,你要负起责任来,以后绝对不能碰黄赌毒,也不能出轨,你要是胆敢做坏事胆敢在外面偷吃,我就不要你了。”

    “我当然不会,我这辈子都没可能爱上别人了。姐姐你才比较让人担心吧,毕竟你有前科,你看你那么多的蓝颜知己。”

    钱雪气得拧他腰上的肉,“我没有蓝颜知己也没有前科!你再诋毁我你信不信我……”

    “姐姐我错了!”

    钱雪不逗他了,颇为认真地向他承诺:“放心吧,我不会背叛你。”

    赵一航也认真道:“我也决不背叛你,我会努力赚钱让你过上好日子,我要让你除了我之外,再也找不到对你更好的男人。”

    “嗯,我信你。”

    <<<<<<<<<<<<<<<>>>>>>>>>>>>>>>

    正文部分完结撒花!虽然大家可能觉得这章也就那样,可我确实有被自己腻歪到,狗粮塞了一嘴。

    下周紧接着上重要番外《知音》(和那本杂志没啥关系)。这是主线剧情!主线剧情!主线剧情!重要的事说叁遍,姐姐还要重要的事没做呢。我称它为番外是因为《知音》前半部分的叙事视角不是钱雪而是换了一个人,内容其实是紧接着本章的主线进行的,大家看前半部分的时候或许会不明白钱雪的用意,看着看着就会恍然大悟了。当然肯定有聪明的读者从一开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番外进行到中部以及后部会给男女主撒糖(和肉)哒。

    真的是很重要的番外呀大家不见不散~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