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爷 - 第五十七章※※祝福中的重逢 亲人仇人爱人(姐弟骨科 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钱雪发现汇款人变更发现得太迟了,迟到让王奉怀疑钱雪早都发现汇款人变了但是压根没放在心上。有钱进账这种事哪需要想这么多,有钱拿就行了。

    赵一航原本的打算是,既然没死成,那就切断自己和钱雪的一切联系,权当已经死了。可他还想继续寄钱给钱雪补偿她,所以他会把钱先寄给王奉,再由王奉转给钱雪。如果哪天钱雪发现汇款人变了,找到王奉问起自己的下落,那就告诉她人已经死了,汇款是他生前交代的。

    可惜王奉实在是不适合撒谎,当然怪也怪钱雪太精明非要刨根究底,把他给策反了。

    王奉说,赵一航割腕后,双手再也做不了bjd娃娃这种精细活,他不能再靠卖娃娃赚钱,只能去做苦工。

    他家就只剩下他了,他没办法去靠家里,只能靠自己。

    钱雪想起钱才多离婚后教导过她,虽然她母亲走了,但他还有其他爱的人和爱的事。他有他热爱的建筑事业,人的爱好决不会背叛人,只要有爱的人和爱的事,世界就是可爱的,每一天都值得期待。人为自己而活,也为所爱而活。

    钱才多说人的爱好决不会背叛人,可赵一航在失去他爱的人后,连他的爱好也背叛他了。既没有爱的人也做不了喜爱的事,那他对每一天还有期待吗?

    可能现在支持他活下去的,就是每月给钱雪的汇款。因为他对钱雪还有这一丁点的价值,所以他还活着。钱是实打实任何人都需要的,他认为自己做的事是真的有意义,不能算是无用的自我感动。

    王奉告诉她赵一航现在在泰城的东山上开采煤矿,做着最脏最辛苦的体力活。这种工作对精细工巧没什么要求,只要身体素质合格就可以去做。按说体力活的工资不会很高,可下矿不是,工资能赶上不少小白领,主要是因为危险,一不小心就会出事故,所以工资才高。东山上有大大小小的煤矿公司,上个月新闻报道中刚有一家出事故死了人。

    王奉痛心疾首:“我也没什么办法,你去劝劝他让他回来吧,别那么拼命了。你说说,他那么细皮嫩肉的一双手,怎么能用来挖煤啊,我完全没有瞧不起挖煤的意思,这术业总有专攻吧,他那身板哪适合干这个,我看他不行,就算矿难不来他都能把命搭进去……”

    当天王奉和她说完后已经很晚了,钱雪第二天去了东山。哪怕在泰城生活了近叁十年,她一次都没有来过东山的矿上。她按照王奉给她的地址一路打听,因为不熟悉山上的路况跑了不少冤枉路,最后终于找到了赵一航所在的那家矿企。

    这家矿企员工众多,小领班不认识赵一航,在查了员工档案后直接把她带到了赵一航居住的简易板房,里面一共四个床位,狭小阴冷,没有阳光。

    行业整改后各家矿企都正规了不少,这里的住宿条件不算差,但绝对算不上好。赵一航原来哪里吃过这种苦。

    钱雪心里说不上的滋味。她心疼,可这两天心疼的次数太多已经接近麻木了。

    恰逢周六,虽然赵一航不在,可有两个工友正在板房里休息,钱雪报上名字后,两个人都眼放精光,其中一个人还打了个口哨,他们非常兴奋地指着她大叫:“哦——原来是你!小赵的前女友是不是!”

    钱雪有点尴尬:“一航和你们说起过我?”

    “没有,可我们知道你的名字。我们这个工种比较危险,单位给我们买了保险,下矿前也是要签协议的,我们看到小赵把受益人那栏里填的名字是钱雪,那不就是你吗。”

    钱雪直到这一刻才意识到赵一航为什么要来这里工作。他可能在等一场矿难,等死神主动来找他,用自己的死亡给钱雪带来最后的利益。

    他心里可能依然想死,只不过他想死得更有“价值”一些。

    钱雪打了个冷颤,然后又想哭了。

    她要是不来,赵一航说不定还是会死。

    很多事两位工友没有和钱雪抖落出来,不过那些事却是他们背着赵一航时津津乐道的谈资。他们问赵一航有没有女人时他绝口不提,手腕上的疤痕明显是割腕留下的,每月都把几乎全部的工资汇走从来都不改善伙食,再加上偶尔醉酒时特别委屈地哭着说“姐姐你怎么就不要我了”“那个男人不可能比我对你更好”,那悲戚的样子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大家都分析说那个叫钱雪的一定是赵一航的前女友,而且年纪比他大,骗钱骗色骗感情后甩了赵一航跟别的男人跑了,这傻小子一时想不开就割了腕,可是到现在他还想把所有身家都给前女友以挽留她,简直傻得可以。

    他们联想出了各种小年轻之间爱恨纠缠的戏码,可赵一航咬死了什么都不说,他们就联想得更多了。

    不过现在看来赵一航还真不是白日做梦,这不,人家找来了,这傻小子也算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我们有个工友明天结婚,小赵过去帮忙了,我们带你去找他。”

    一路上这两位工友非常委婉地劝钱雪要专一一点,别再跑了,赵一航这人傻是傻了点可是值得托付。钱雪在一边尴尬地陪着笑。

    其实这两位工友都觉得跟别的男人跑了的女人就是回来了也不能要,这种女人不配。可是看钱雪这么漂亮大方,这种女人确实不好找,也难怪赵一航念念不忘。反正那小子太认死理,他俩凑合凑合过得了。

    钱雪一眼就认出了幕布前赵一航的背影。他正到处寻觅着重物想把手中拿着的绳子拴上去。

    “一航!”

    钱雪远远地叫道,语气中是压抑不住的喜悦。

    背影明显愣了一下,然后缓缓转过身来。

    赵一航黑了,瘦了,憔悴了很多。他惊讶地看着站在红毯另一端的钱雪,现实中的她和屡屡出现在梦境的她重迭,让他分不清眼前是真实还是虚幻。

    绳子从赵一航手中滑落,红毯上方悬着的布包“嘭”地展开,里面五颜六色的彩带和亮片碎纸扑簌簌地倾泻而下,金屑亮片在空中轻巧地跳跃,如蝴蝶般围绕着两人翻飞盘旋。

    钱雪和赵一航隔着眼花缭乱的彩带和亮片长久地凝视着彼此,似乎想把对方刻在心里。

    旁边帮忙的工友里响起了起哄声。

    赵一航动了动嘴唇,可他好似失声了一般,发不出任何声音,直到钱雪从红毯的另一端向他奔来,他才发出声音:“你别过来,求你。”

    钱雪停住了脚步。

    赵一航的眼睛贪恋地看着她,悲伤和痛苦的复杂神色被钱雪尽收眼底,他艰难道:“你不该来的。”

    他本来以为如果久不见钱雪,或许慢慢就不会痛苦不会执着,可她现在找来了,让他怎么把她忘了?

    他希望钱雪可以过的好,可他还远没有通达到可以日日看着钱雪和别人幸福地在一起。他现在还做不到,他宁愿什么都不知道。

    “一航,你跟我走好吗?”

    “……你是我什么人?”这句话里满是期待和探究,没有任何嘲讽的意味。

    这下问住钱雪了。周围这么多人呢,赵一航希望她说什么?

    不可能让她说是姐姐吧,难道希望她说是前女友?

    她不知该怎么回答,赵一航已经苦笑着摇头道:“你走吧,我很好,你千万别勉强自己,你有你的生活。”

    钱雪听了这话怒了:“我勉强也是我自己乐意!我为了找你甩下一大堆烂摊子跑过来,你给个准话,愿意娶我那就跟我走,要是不愿意我就去嫁别人,你真以为我没人要吗?”

    幸福来得太突然,赵一航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愣住了。

    钱雪说什么?让他娶她?她没有结婚?那她男朋友呢?赵一航心里有太多的疑问。

    “你不要我是吧,行,那我走了啊,我以后就如你所愿真当你死了。”钱雪作势扭头就走。

    “唉别呀,姐姐你等一下,”赵一航一着急把“姐姐”两个字都顺嘴说出来了,他踏着红毯向钱雪飞奔而来,紧紧拉住她的手,“姐姐我错了,我跟你走,你说好的要嫁给我,你千万别反悔。”

    人群沸腾了起来,两人在围观吃瓜群众的口哨声和欢呼声中紧紧相拥。

    一片喧闹中,赵一航和钱雪耳语:“姐姐,我不是再做梦吧,你真的愿意吗?”

    钱雪答:“我愿意,我们以后再也不分开。”

    <<<<<<<<<<<<<<>>>>>>>>>>>>>>

    这章非常像个大结局了是吧,但是两个人好不容易重逢了得腻歪一下,而且还有历史遗留问题还没解决,所以会接着写几章。而且或许还有一些读者想看甜甜的婚后?等我把必须要写的内容写完了再说吧。

    首✛发:𝓟o18s𝐅。cᴏm(w𝕆𝕆18 ν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