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爷 - 第五十六章下落 亲人仇人爱人(姐弟骨科 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钱雪不到一分钟就醒了。大冷的天,邻居说着说着见钱雪晕倒了,急忙从家里接了一盆凉水浇到她脸上把她浇醒,又把家里的馒头拿了一个给她吃。

    虽然邻居不知道赵一航到底是死是活,可他和他家里人都觉得赵一航应该还活着,只是不想在这里住了。他们要是真以为赵一航死了,也不可能在这里住的这么安生,毕竟对门有人自杀惨死卫生间,也算是个凶宅了。人要是救回来了,那就无所谓了。

    邻居觉得赵一航有九成甚至十成十的可能性还活着,因为根据他的推断,人要是真的死了,对门肯定会被警察封起来调查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还会让他这个第一目击者去警局录口供,可这些都没有,那赵一航肯定被救回来了,而且的确是自杀,警察开导他之后就放他走了。

    钱雪认同邻居的说法。可是赵一航现在到底在哪?身体怎么样了?

    她迫切地想要知道答案。

    她按照汉服包裹上快递面单的寄件人号码打了过去,对方根本不认识赵一航,他是泰城某一个区的快递点员工,离赵一航家有将近十站路,有时会在顾客忘带身份证时用自己的身份信息帮顾客寄件。这条信息在这里断了。

    钱雪想到了王奉。

    从七月到十一月她账户收到的钱是从王奉的账户转来的。现在她想起来王奉是谁了,她和王奉有过一面之缘,他是赵一航的大学舍友。给她打钱肯定是赵一航要求的,他必然知道赵一航的下落。

    而且赵一航家明显在出事后被收拾过,清理的那么随便肯定不是赵一航自己收拾的,保不齐就是赵一航打发这个好哥们来处理的。

    可钱雪没有他的联系方式,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完全不知道怎么才能找到他。

    钱雪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当初赵一航有意给她介绍自己的朋友们,可钱雪偏要表现得对他的事漠不关心,根本没有深入了解他的圈子。要是那时她去多问问王奉的情况,赵一航肯定会告诉她,也不至于现在无从下手。

    到底该怎么找呢。

    钱雪想到了当时和王奉一起来找赵一航的学妹吴子悦,她今年应该大四了,不出意外的话,她应该还在泰城大学读书,还是泰大手工社的社员。

    钱雪有高中同学曾在泰大读书,几经辗转,这个同学联系了他认识的泰大本科在读的学妹,又由这个学妹到手工社的社员群里找到了吴子悦,吴子悦把王奉的联系方式给了钱雪。

    有一点和钱雪预料的不太一样,吴子悦已经不是手工社社员了,她当手工社宣传部部长了。

    事情总算有了点眉目。

    钱雪给王奉发送的好友申请一直没有通过,她无奈只好直接打了个电话过去。

    “嘟”“嘟”的声音响起时,钱雪的手心紧张地冒汗,可响了一会儿电话被对方拒接了。

    钱雪又打了一次,这次对方接了。

    “喂?”

    钱雪比上学时比赛答辩还紧张:“喂?我是钱雪,请问你是王奉吗?”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随后语气颇为不善道:“是你啊,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人死了。反正你巴不得他死了,是吧?”

    钱雪心里“咯噔”一下,赶紧默默告诉自己要冷静一点这一定不是真相。连日来紧张焦虑,又被这样阴阳怪气地嘲讽,钱雪肚子里有一团气“噌”“噌”地往上冒,可是她绝对不能发作,把气压回去道:“他肯定没死,你能告诉我他现在在哪,情况怎么样吗?”

    “你早干什么去了,是不是睡了一大觉刚醒啊?人家坟头草都几丈高了想起来问情况了?”

    钱雪耐着性子解释了一下为什么现在才过问这件事情,结果王奉更生气了,破口大骂:“我艹泥马,我只知道他以为你要结婚了才想不开要自杀,压根不知道他在这之前还写信告诉你了,去死吧你!你去阎王爷那找他吧!”

    王奉挂了电话。之前在王奉看来,赵一航因为钱雪和别的男人跑了而割腕自杀,而她却恬不知耻地拿着赵一航每月给她的钱鬼混,连理都不搭理他一下,当然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简直是薄情寡义至极。

    现在按钱雪的说法,是赵一航给她寄了信可她因为种种原因现在才看到,而不是她五个月前就看到了但是故意不管。可是有区别吗?没有什么区别,不管有没有寄包裹这回事,钱雪都是五个月里拿着赵一航的钱又从来都没找过他,根本不知道他出事了,也根本不关心他有什么事。或许是突然心血来潮想搭理他一下,结果发现人不在了。

    五个月里拿着钱又从来不理人家,这点钱雪怎么都洗不白。王奉可不知道钱雪和赵一航之前是怎么约定的。

    钱雪认真咀嚼了王奉的每一句话,实在从里面判断不出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但是基本可以确定,王奉一定知道点什么。

    赵一航怎么可能真的死了?钱雪不相信也不愿相信。就是死了,钱雪也要见到他的墓碑才罢休。

    电话不接,钱雪只得不停地给王奉发短信。好在王奉虽然不接她电话但是也没有拉黑她,信息可以送出去。

    “我和他的感情很深,我们俩的事情不是你一个外人能搞清楚的,我必须见他,我活要见人死要见碑。你不是说他死了吗,好啊,哪个火葬场?哪个墓园?请你说清楚。”

    “如果你骗我说他死了是你自作主张的,我劝你别这样,你再怎么觉得他脑子发昏也不该替他做决定,后果你负担不起。”

    “如果是他授意的,那你听好了,以我对赵一航的了解,他让你告诉我他已经死了,是因为他以为这个消息是我希望听到的,可是并不是,我从来都不想让他死。如果一航说他不想知道有关我的任何事,那也不是他真的不想知道,他只是害怕听到自己不想知道的事,可现在我并没有结婚,还想和他复合,这一定是他想听到的。你相信我,如果我找到了他,他一定不会怪你把消息透露给我。”

    “退一步讲,就算你是为了赵一航好,你也应该让我见他。你也知道他有多爱我,如果你现在不让我见他,未来的某一天我真的和别人结婚了,到那时他才知道原来自己曾经有过机会,曾有这么一天我想和他破镜重圆,可是不管怎么努力找他都没有找到,一切都是因为你这个好哥们从中作梗,你猜,他是会和你绝交,还是会再自杀一次?”

    最后这句话绝了,王奉被钱雪说动了。没错,本来他就是个外人,现在他在这里瞎搅和,要是赵一航对钱雪余情未了他可能就好心办坏事了,赵一航就算不恨他,也有可能恨自己然后再做点出格的事。

    王奉给了她回复:“今天晚上六点,围山山顶凉亭见,面谈。”

    泰城这两天没下雪可是温度很低,几乎到了负十五度,山上的温度尤其低,风也比山下大。钱雪的体育一向差,她咬着牙,忍着比刀刃还锋利的西北风艰难地爬到山顶,离六点还有十分钟,这时手机突然收到了王奉的短信:

    “我改变主意了,围山上面太冷了我不想上去,这样,你现在来烟花巷北巷口这边,咱们在那碰面,我等你等到六点半,六点半你不来我就走了啊。”

    钱雪还没歇过劲又马不停蹄地赶往烟花巷,快到巷口时王奉又改变主意了,让钱雪去迎雨公园的藏经阁边见他。

    迎雨公园很大,爬了几个小时的山又徒步走到公园腹地,钱雪饶是穿了休闲鞋也经不起这般折腾,她双腿酸困,脚一步一痛,很有可能是磨出泡了,可她管不了这么多,不敢有一刻停歇,生怕误了时间。

    她当然知道王奉是为赵一航抱不平,故意这样耍着她玩。可她只有陪着王奉玩才行,因为王奉想看到的就是诚意。

    可她不想再浪费无意义的时间了,眼看着一天的时间就又要过去了。

    刚到藏经阁没几分钟,王奉又发了一条消息,他又改变主意了,让钱雪去金锣湾。

    他就是拿钱雪当猴耍,他说的这几个地方基本把泰城的东西南北角都盖全了,钱雪得继续穿过整个泰城才能到他说的下一个地点。

    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钱雪没心思陪他玩了。

    她再一次拨通了王奉的号码。

    “小朋友,姐姐我没心情陪你过家家了,就在藏经阁,你赶快过来。”

    王奉怒不可遏:“明明是你求我,你什么态度?”

    “我什么态度?我给你半个小时,你赶快过来把赵一航的下落告诉我,不然我就打110报人口失踪,让警察帮我找。我会跟警察说你是个知情人,而且我非常担心你对他监禁拐卖甚至杀人抛尸了。我可不是报假警,都说了是怀疑,你大可以试试警察会不会找上门,希望你到时候也这么硬气。咱们可以不到这个步的。”

    “……”

    二十分钟后,王奉黑着脸不情不愿地来了。

    “你这个恶女人,我和一航真是栽在你手里了。”

    钱雪开门见山:“赵一航的事你知道多少?希望你全都告诉我。”

    钱雪风尘仆仆十分狼狈,王奉盯着她担忧焦急的脸,满眼的恨意:“筋断了手废了,再也做不了娃娃了。”

    “都怪你。”

    <<<<<<<<<<<<<>>>>>>>>>>>>>

    假如我是在看电视剧,那我看到王奉的情节肯定气死了。

    昨天突然一下子收到的变珠多了?平时都没有那么多的,我已经很佛了很长时间没在文末要珠了,我怀疑你们在贿赂我让我对弟弟好点(我会的相信我)。

    话说我记得这篇文刚开始写的时候好多人骂弟弟狗来着哈哈哈,可是弟弟受虐了大家又心疼,人类真是复杂又矛盾的生物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