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爷 - 第五十三章※明信片(二更) 亲人仇人爱人(姐弟骨科 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一次又是为了吸引企业来投资建厂提供就业岗位,郑阙和果汁厂的老板喝的大醉,钱雪搀扶着郑阙回他家里照顾他,郑阙平时看着那么云淡风轻的人,居然拉着钱雪的手嚎啕大哭:

    “梦萱……你别走,我带你去医院,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你不要走好不好,我真的知道错了……”

    “梦萱……我答应过你一辈子都只爱你一个人的,要是你走了,我该怎么办啊,我到底该怎么办……”

    郑阙一遍遍地叫着亡妻的名字,哭的撕心裂肺。钱雪也不由得跟着他落泪,心如刀绞。

    她挣脱了郑阙的手跑到走廊上,蹲下身默默哭泣。她难过得厉害。幸福的人都是相似的,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同。郑阙那么出色的人,可他也必须面对亲朋铺天盖地的催促和唠叨,被大家逼迫着压制着去忘记爱人组建新的家庭。所有人都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这是为他好,没有人问过他是否愿意。

    可他就应该在妻子死后孤独终老吗?钱雪觉得不应该,她觉得郑阙很可怜,可是她没有任何办法,不光她没有办法,任何人都救不了他。他曾与妻子立下山盟海誓,现在妻子死了,他必须背叛曾经的誓言才配得到幸福吗?

    钱雪也为她自己难过。说是已经不期待爱情了能找一个人平平淡淡过一辈子就好,可是看到未来可能要与她共度一生的男人撕心裂肺地叫着别的女人的名字,钱雪觉得压抑至极。她发现爱情这种东西哪怕一遍遍告诉自己不想要了,可心里还是会不受控制地想得到。

    郑阙刻骨铭心地爱着前妻,永远会把她放在心上重要的地方,爱一生、内疚一生。他再不可能把全部的心给钱雪,而那个能把全部的心给她的男人,她却不能接受,世界为什么如此荒唐?

    钱雪觉得她还没爱上郑阙,也无心和死人争夺什么位置,可是想到未来就要这样一起生活,她就是觉得痛苦不堪。

    沉梦萱会永远站在她和郑阙之间,这是钱雪心中的一个死结。而另一个更大的死结,是那条珍珠手链。

    钱雪和郑阙由珍珠手链结缘,而手链是赵一航给的,她是由赵一航的珍珠手链和郑阙结的缘。

    她明白赵一航给她手链时倾注的心意,可现在手链帮她找了个男人,算怎么回事?她可以有男人,可这个男人怎么可以是赵一航给她的?

    她不愿这样想,可她一看到郑阙就会想到两人是由赵一航的手链结识,她会有种异样的背叛赵一航的耻辱感。

    她喝着赵一航的血得到了这段缘分,她和郑阙二人的红线是用赵一航的血连成的。

    她心里怎么能过意得去?

    可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一直都想找一个合适的人结婚,郑阙人这么好,这么适合结婚,如果和他分手,那之后呢?郑阙这样的人凤毛麟角,她和郑阙尚且同病相怜叁观契合惺惺相惜,相处并不困难,分手之后该怎么办钱雪完全无法想象。

    难道说,她和郑阙都只配孤独终老吗?

    郑阙提出见父母后钱雪寝食难安。她知道自己又到了一个该决断的时候了,她知道自己应该做出那个让自己煎熬万分的决定,因为这样才是正确的。

    郑阙,是正确的人。

    ※※※※※※※※※

    看完赵一航和自己从去年十二月分开到今年十一月中旬这一年里少的可怜的四次微信联系后,钱雪呆呆地站在窗边,看着窗外的大雪出神。被冻醒的小陈老师在迷迷糊糊中又困了,睡起了回笼觉。

    这时刺耳的铃声响起。钱雪猛的回神发现是自己的手机在响,连忙接起。

    是克孜中学边的超市老板打来的,他非常抱歉地问钱雪:“钱会计啊,你也知道这双十一刚过,我这边这两天快递多的不行,有点放不下了,你这两天方不方便把你的行李拿走?不方便的话我再想想办法。”

    她都快把这事忘了。钱雪来克孜村后发现很多东西都缺,就拜托蔡总去她家里打包一些她需要的东西寄过来。蔡总自作主张打包了她所有的衣服寄来,说不定有上百斤。可她想了想自己在泰城的衣服都不太适合在村子里穿,还是另买合适的好,况且宿舍里也没地方堆那么多东西,她就拜托学校边代收快递的超市先把行李放在那里保管着,等她有空地有清闲了再去收拾。

    她从来没去打开那些衣服也没觉得生活受什么影响,在超市一放就是四五个月,她觉得对不住超市老板,连忙说当日去搬走。

    可是往哪搬却难住钱雪了。小陈老师提议:“钱雪姐你先把行李放在我这边的床上和地上吧,马上这学期到底我就要回家了,这两天我先和你在一张床上挤挤,过两天我就走了。在我下学期过来前你把行李收拾好就行了。”

    钱雪万分感激。

    郑阙这天空出时间过来给钱雪帮忙,加上小陈老师叁个人不多时就把几个麻袋搬回了宿舍。

    超市老板提醒她:“钱会计,那个小的薄的快递也是你的衣服,和这些麻袋过来的时间差不多,别忘拿了。”

    “?”钱雪买了什么东西从来都记得清清楚楚,这个泡沫袋装的快递是什么东西?这种泡沫袋是一般商家寄比较娇贵的服装时会用的袋子。

    五个月前就在陆陆续续收到麻袋的那叁五天里,钱雪接到快递员的电话说有快递,她没买任何东西就问快递员是什么,快递员不知道,说是泰城邮过来的,感觉应该是衣服。钱雪就没放在心上,以为是蔡总邮来的大包裹。

    掂了掂确实像是衣服,看面单也是泰城寄来的,可是寄件人她不认识,并不是蔡总。

    难道说……

    郑阙搬完行李后马上跑去接着干活了,钱雪在宿舍里用剪刀剪泡沫袋时,觉得手都在抖。是他吗?

    刚把泡沫袋剪开一个口子,里面就掉出了一张明信片。

    熟悉的字迹力透纸背,有剑拔弩张之势,钱雪通过这字可以想象到赵一航写字时切齿怨愤的样子。

    上面写着:“提前贺姐姐新婚之禧。”

    <<<<<<<<<<<<<<<<>>>>>>>>>>>>>>>>

    克孜村篇基本上告一段落了,下章开始是姐弟俩的推拉主场了。然后的话,我感觉我这篇文快到尾声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