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爷 - 第四十六章※约定 亲人仇人爱人(姐弟骨科 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其实我是爱你的啊。”

    “姐姐。”赵一航的眼神瞬间亮了起来,他激动地抓住钱雪的肩膀想说些什么,可钱雪轻轻挣脱他,制止他说出口:“可是我不想,也不能和你在一起。”

    钱雪当然可以和赵一航说从来没有爱过他让他走,可谎言虽然可以给生活带来宁静,却会让心永远煎熬。赵一航现在是她最在意的人,对他,她实在不想再通过撒谎和隐瞒达到自己的目的,何况也没有这个必要。如今的她看开了很多事,她想一五一十地向赵一航表达自己的感情和立场,坦然把自己的想法明明白白说清楚,尽最大可能得到他的理解。

    “感情的走向是不能控制的,所以人要靠理智约束自己的行为。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就是人不会只凭感情做事。”

    “我姑且可以安慰自己感情的事不由人,斯德哥尔摩这种事也是没办法。我承认我爱你,爱你的身体,也爱你这个人。可是真的要我接受一个陷害我、威胁我、强暴我还和我有血缘关系的男人,这算怎么回事?我实在不想这样自轻自贱,我会看不起自己,无休止的自厌会让我崩溃。所以算我求你,别逼我,让我保留点自尊。你要是还想强迫我或者去公开什么东西,我阻止不了你,可把我逼急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我已经没什么好在乎的了。”

    钱雪很理智,理智到可怕。对她来说很多事比爱情更加重要,她不会为了爱情抛弃自己所坚持的事。她是人,不是禽兽。人类的理智就是用来约束自己的兽性和欲望的。

    “我希望你和我和平地分开,我会去尝试喜欢别人,我会和我喜欢的男人结婚。我也希望你未来可以遇到喜欢的人共度余生。我真心希望你过得好。可我不想再看到你,你的存在会让我的生活无法按照我本来的设想进行。”

    钱雪希望赵一航彻底消失在她的视野中,消失在她的生命里。他待在她身边,让她如何把感情全心全意地放在别的男人身上,和那个人结婚生子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分开对两人才是最好的。

    “别这样姐姐,”赵一航惊慌地从床边站起来,“姐姐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很后悔之前伤害了你,我以后一定不会再做那种混账事了,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

    钱雪摇头:“我可以原谅你做过的事,可你要明白,只要你是我弟弟,我就不会和你在一起,和你做过什么没做过什么无关。”

    只要是弟弟就不可以。言尽于此,没有任何转圜的可能。

    这时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是赵一航的手机。看到来电者的名字,赵一航眉头微蹙,接了起来:

    “姨夫,”赵一航听了对方说的话走到窗边,往外张望,“嗯我看到他了,你让他走吧,我自己会回去的。”

    李平升发现赵一航跑了,就派人来泰城去抓他回去,现在他派来的人已经找到了老屋的楼下,那人已经盯了赵一航好久,看到钱雪和赵一航一起上了楼。

    赵一航神色恹恹,心理上已疲累至极,他无心和李平升周旋,仿佛脱力似的告诉李平升钱雪找他来是为了谈分手的事,让李平升给他叁天时间,以后他就再也没机会见她了。

    没费太多口舌赵一航就挂了电话,眼睛也从窗户移开,“那人走了,应该不会再来了。”

    他蹲下身紧紧握住钱雪的手,做出让步:“姐姐我真的不能没有你,你看这样行吗,你别赶我走,我以后只当你弟弟行吗,我决不做任何逾越的事。我不会打搅你,你……你可以去结婚去过你的生活,我不干涉你,我只求你别离开我,可以吗?”

    说到最后赵一航几乎有点咬牙切齿,钱雪的手被他攥得生疼。

    再也不见面,赵一航无法接受。他已经失去了本该和钱雪一起相处的十六年,又怎么可能忍受余生再也见不到她。他宁愿隐藏好所有的情愫,扮演好亲人的角色,只为可以生活在看得见她的地方。

    钱雪有瞬间的动摇,短暂的犹豫后她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抱歉,我不信你会安分守己。我甚至害怕我自己也做不到,要是我有了家庭又被你引得做错了事,那性质就更恶劣了。所以还是不要再见了。不过也不一定……”

    “不一定?”赵一航又燃起一丝希望。

    “我们先分开,等哪天你我都放下了,各自有了喜欢的人,组建了家庭有了配偶子女,到那时我们就以姐弟的身份再交往吧。”

    钱雪盯着弟弟的眼睛,用冷静的声音威慑到:“希望你别在这件事上耍什么花招,你要是为了和我见面故意设下骗局,甚至还欺骗无辜女人的感情,要是被我发现了,我只会更厌恶你怨恨你,你想清楚了。”

    赵一航的脸煞白,嘴唇也失去了血色,他觉得喉咙干到几乎说不出一个字。钱雪比他想象中还要更绝情,半晌后他沙哑着嗓子问:“如果我这辈子都不会爱上别人结不了婚,那我是不是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

    “是。”

    赵一航再也没力气抓着钱雪的手了,他瘫坐于地,双手无力地垂下。他低着头再也不发一言,钱雪能听到他沉重的呼吸声,他的指甲死死扣着木地板,间或发出刺耳的刮擦声。

    沉默在狭小的空间中蔓延。

    “姐姐,”赵一航打破了平静,抬头冲钱雪惨然一笑,眼睛里布满血丝:“姐姐,你说有些话不跟我说会有遗憾。其实我也是,既然以后不见面了,分手前我有份大礼要送给你,你一定会喜欢。”

    在钱雪回答之前他再次乞求道:“姐姐你和我走吧,我有想和你一起去的地方还没有一起去,有想给你的东西还没给,有想说的话还没说。真的,别拒绝我了。”

    这次钱雪答应了。

    赵一航这次是开车从榆城来泰城的,他载着钱雪在公路上飞驰,开的太快了让钱雪整个心都悬了起来。她不知道赵一航想带她去哪,只见他熟练地开着车在车流中穿梭,从高速公路进入榆城地区,七拐八绕最后停到了一栋豪华的叁层别墅前。榆城的别墅区在市郊,相对来说偏僻不少。

    “姐姐,进去吧。”

    钱雪好奇:“这是谁的房子?”

    “是我姨夫给我的,不过写的是他的名字,一直没过户给我。不过,”赵一航开了锁打开门,对钱雪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补充道:“不过我也不希望他真的把这栋别墅给我。”

    钱雪向他投去一个不解的眼神,正对上他意味深长的笑。

    进到别墅后钱雪四下打量着里面的装修,很难说清是什么风格,陈设布局雅致简单,和赵一航在泰城的单元房设计风格很像。

    钱雪刚进门走了两叁步,就听到身后的响动,她扭过头,看到赵一航毫不避讳地当着她的面给别墅大门落了锁,又把钥匙奋力向上一抛,扔到了大厅的吊灯上。

    那么高,钱雪自然是取不下来这个钥匙,不过要是借助工具的话或许可以。

    钱雪平静地看着赵一航完成这一连串的动作,有些好笑:“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的弟弟不会傻到想囚禁她吧?她还有事没办,不见她人影会有人找她的。更何况就算没人找她,她现在一无所有,要是被逼迫的话可以毫无牵挂地去寻死。

    赵一航靠着门挡住身后的锁,怯生生地看着她:“姐姐我没骗你,我是真的想带你来看看这里,也是真的有东西要给你。就在这里,你在这里陪我最后两天行吗?我向你保证,真的就两天,两天后我一定会消失,以后绝对不再出现在你面前。姐姐,求你了。”

    他不敢要求更多的时间,他怕钱雪觉得他贪得无厌居心叵测,更难答应他。

    钱雪只是看着他。

    看钱雪不回答,赵一航抿了抿干涩的嘴唇,不甘心道:“要是实在为难的话,我现在就可以让你走。可是我真的还想再和你多呆一会儿。”

    他除了求钱雪,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他只能希冀钱雪会心软,在彻底分别前能够大发慈悲,多施舍给他一些相处的时间。

    钱雪不再和他对视,她离开大门口,绕着大厅悠然地走,目不转睛地欣赏着别墅里几乎崭新的装修陈设,边看边道:“两天是吧,行,说了是两天那就是两天。不过,”

    她突然停住:“我这些天没吃药,你这别墅里有套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