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爷 - 第四十一章※梨花妄想压海棠(woo18) 亲人仇人爱人(姐弟骨科 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关于赵一航的过去,他告诉钱雪的所有内容总结起来就是一个字:惨。不过鉴于他惯会卖惨,所以细节的真实性不可考。

    基本可以确定为真话的应该是刘艳雯带他去榆城没几个月后就跑了,他通过一些手段得以住进李平升家。

    李平升和前妻有一个女儿,前妻家境很好,在刘艳雯和李平升的丑闻曝光后前妻就和他离婚并带走了女儿,此后李平升才又娶了周兰。周兰也结过婚,和前夫有一个十岁大的儿子冯博宇,她和李平升再婚后冯博宇有时会过来住,不过大部分时候他都住在周兰前夫家。冯博宇应该就是赵一航曾经给她讲的半真半假的家庭情况中哥哥的原型。

    李平升喜欢儿子,可是他更在乎婚生子而非私生子,因此他寄希望于周兰给他生个儿子。周兰和李平升的想法不谋而合,李平升虽然降了职,可他的家族背景依然雄厚,所以周兰希望自己有孩子可以巩固她在李家的地位。她决不想让钱诚这个私生子和她未来的亲生儿子争夺家产,所以坚决反对钱诚进李平升的家门。

    钱诚的事折腾了一段时间,最后李平升和周兰达成和解,钱诚可以留在李平升家,但他不能以李家人的身份留下,而是被冠上了周兰外甥的新身份,周兰认为这样做可以让她最大限度地把握钱诚。因为怕钱诚一个小孩子在外人面前说漏嘴,所以他们让钱诚人前人后都必须称呼周兰为“大姨”,称呼自己的亲生父亲为“姨夫”。而他,只是寄住在大姨家的孩子。

    因为这个别扭的新身份,所以哪怕是在生父家,赵一航也活得寄人篱下,他的一举一动甚至还没有间或来居住的冯博宇放得开。在这个家,人人都把他当做是一块烫手的山芋,就等着他成年了赶快离开。

    不过对赵一航来说值得庆幸的是,周兰一直未能再生育,所以他这个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子便成了李平升唯一的儿子。李平升没有办法,随着赵一航的长大以及自己的老去,他对赵一航这个亲生儿子越来越重视。当然,这个重视只是指比他刚来的时候重视。

    李平升没怎么管过前妻带走的女儿,于是乎他慷慨地向赵一航施舍父爱,应该是指望赵一航念在养育之恩以后能给他养老,让他也可以颐养天年。不过或许李平升没那么功利,他可能并不是抱着让赵一航给他养老的心态关爱他,或许仅仅只是因为血缘的羁绊让他本能地给予儿子父爱呢?

    钱雪没有答案,这时的她也没问过赵一航如何看待他和生父的感情。不过她未来的某一天和赵一航探讨过这件事,赵一航只是说:“他要是真的在乎我,当初就不会抛下我和刘艳雯不理不睬了。”

    的确,李平升当时的表现分明就是放弃这个儿子了,那时的他并不知道自己在钱诚之后命里再也没有任何孩子。

    钱雪想赌一把,赌李平升这个人有用。就算他不在乎赵一航,他也肯定在乎他自己。

    有些事开始着手去做了,其实也没那么难。钱雪卯足了劲,从每天工作九个小时变成每天工作十四个小时,除了吃饭睡觉外几乎一刻不停地工作,终于把自己平时一个月的任务量压缩到十八天完成,只要每月的任务完成,工资就足够供给她父亲的开销,她就可以用剩下的时间去一趟外地。

    赵一航注意到了钱雪的忙碌,可他问起来时钱雪只说她这个月想快点做完帐去陪钱才多,赵一航也就不再追问。

    之前邢凯睿给她的资料里有李平升和周兰家的住址,可是这个信息钱雪用不到,她不想杀到李平升家门口去,太危险了,况且她应该防备着点周兰,李平升应该会顾念父子情分,可是周兰这个继母恐怕巴不得赵一航出点什么事,所以钱雪觉得还是尽量只动李平升一个人为好。这样看来更好的选择不是去李平升家门口等,而是去他的单位。

    李平升的单位在榆城商务局,这条信息网上一搜就能搜到,根本都不需要托人去查。这么多年过去了李平升也早已不是当年的科员,他升上来了,现在是局长,比降职之前的职位还要更高。

    当年被举报的副局长现在过的顺风顺水,当年的小举报人如今却为了生计苦苦挣扎,还要承受当年事件的报复性反噬,可真是造化弄人。

    钱雪怕赵一航疑心,所以起床时间和平时上班的点一样。她起床时赵一航刚刚躺回床上睡回笼觉,他一如既往在床头柜给钱雪放了温白开,早餐也买好放在了餐桌上。他在钱雪起床前做好了这一切,然后继续补觉,可能还会睡两个小时左右。

    钱雪吃早饭时觉得客厅和餐厅变空了一些,仔细一看发现娃娃都不见了,不过她也管不了什么娃娃不娃娃的,她穿好一身职业正装出了门,这时的赵一航睡得正迷糊。钱雪直接打车去了高铁站,高铁半个小时就能到榆城。赵一航怎么也得等到晚上六点发现她没有回去,才能知道她已经跑了。

    高铁虽快,可是算上两边的市内交通花了钱雪将近四个小时才来到榆城商务局,钱雪在附近踩了踩点,选在商务局正对面的一家咖啡馆坐下。咖啡馆内有大大的落地窗,可以让钱雪看清商务局门口出入的所有人。

    虽然榆城和泰城几乎紧挨着,可钱雪从来没来过这里,陌生的环境让钱雪有些无所适从,不过这份不自在更能刺激她的神经,让她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盯着商务局的大门。

    如果今天李平升不在,那她就只能在附近酒店住下第二天再来了,第二天还不在那就只能第叁天。可是如果拖延下去赵一航会不会找过来呢?就算他没有找过来,他会不会借告诉钱才多真相来威胁她赶快回他的控制范围内呢?钱雪不知道。其实她觉得赵一航并没有那么了解她的想法和行事逻辑,就算发现她跑了也未必能想到她居然会去榆城找李平升。话虽如此,拖的时间越久变数越大,钱雪希望最好今天就能见到李平升。

    许是老天爷听到了钱雪的请求,下午五点钟刚过,钱雪就看到李平升从大门口和同事边聊边走出来,除了多了几道皱纹外他似乎没怎么变老,身材笔挺没有中年发福,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崭新漂亮的衣装一如十六年前,连圆滑事故的笑容都是那么熟悉。

    钱雪从咖啡馆跑出去,她当然不会贸然上去拦李平升,她只消让李平升听到她的声音,李平升自然会见她。

    “李局!我是特意从泰城过来的,我是为您外甥赵一航的事来的,您能不能先别走?”话说到这里已经足以留住李平升了,钱雪给足了他面子,没有提到任何上不了台面的事。

    李平升顿住脚步,假笑着转过头看她,他似乎料到钱雪会来找他似的,脸上没有丝毫意外的表情:“哦?为了我爱人的外甥而来?好啊,你想说什么?”

    李平升请钱雪在商务局边的一家看上去很豪华的餐厅吃饭,不愧是个老狐狸,他带了两个人站在包厢门口,钱雪进包厢时被搜了身,他们拿走她的手机并检查她有没有戴窃听器或者针孔摄像头。钱雪进去后那两个人就在包厢门口守着。

    钱雪忍不住讽刺道:“看这架势李局一会儿是不是不打算让我活着出去?打算让门口那俩人找个地方把我埋了?”

    李平升笑眯眯的一点也不气恼,相反他看上去心情不错:“你这孩子,他们俩是我叫来保护我的,不是为了对你不利的。还有,你别李局李局的叫我,多见外,还是叫我李叔叔吧。你从小就是个美人坯子,这么多年不见,出落得更漂亮了。”

    钱雪有点搞不明白李平升的好心情是怎么来的,不过她还是按照原计划切入正题:“李叔叔,我知道咱们过去不是很愉快,可我实在走投无路了才想拜托您,您能不能想办法把赵一航叫回榆城,把他看好让他别再来找我了?您可以开个条件,只要我能做到。”

    “哦一航在泰城欺负你了吗,没事的,有什么委屈你和叔叔说,叔叔一定教训他。”李平升依然微笑。

    钱雪把除了强奸外赵一航做的所有事添油加醋告诉了他,往窗户扔石头,设计她男同学的女朋友闹事,改账诬陷害她离职,监听监视,精神折磨人身控制,说到最后钱雪都有点愧疚了,赵一航对她其实还挺好,可她把他描述成一个无恶不作又神通广大的魔鬼。

    她描述魔鬼时差点顺嘴说赵一航家暴,可想了想他还真没打过她,之前受伤说到底不是自己不小心摔了就是床上有点过火了,何况赵一航受的伤可比她多。于是她把这条咽了回去。有什么说什么,没有的也就不编排他了,不然她心里过意不去。李平升一直微微勾着嘴角听钱雪讲,时不时点两下头附和。

    钱雪觉得她越讲李平升看上去似乎越高兴,他的高兴不加掩饰,这幅样子颇有点挑衅和得意的意味。钱雪原本对李平升那种愉快的态度摸不着头脑,讲着讲着她多少明白了,估计李平升对儿子在泰城做了什么有所了解,早就知道赵一航潜伏在她身边报复她,所以他对钱雪来找他也并不意外。

    父子到底是父子,儿子帮他报了仇,他能不高兴吗?

    听完钱雪的讲述,李平升装作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说:“原来一航在泰城做了这么多混账事,雪花呀,你怎么不报警呢?”

    雪花这个小名也是他能叫的吗。钱雪肚子里不是滋味,可是她有求于人,顾不得在这种事情上计较:“他毕竟是我弟弟,如果他愿意收手的话,我想就不需要让警察来插手这件事了。”

    “哦原来是这样,一航有你这个好姐姐真是几世修来的福分了。”李平升半是恭维半是讽刺,他对自己儿子的头脑很自信,他猜测一定是他儿子拿住了钱雪什么把柄让她不敢报警,或者是就算钱雪报了警警察也找不到赵一航什么证据,所以钱雪才找到他这边来。没办法了就是没办法了,还在他面前装什么姐弟情深,虚伪。

    这姑娘从小就虚伪。

    李平升就差把“幸灾乐祸”四个字写在脸上了,他打着官腔:“雪花你放心,过两天我就打电话把一航那个臭小子叫回来,不让他在泰城那边影响你。”

    钱雪连忙追问:“过两天是什么时候?您打了电话他还是不愿意回来怎么办?”

    “这个啊,我这两天比较忙,等有空了我就给他打电话。不过他要是不愿意回来的话我也没什么办法,他已经成年了,他想去哪我怎么能管得住呢。要是他不愿意走,你这个做姐姐的在泰城可要多担待着点。”

    就知道是这个结果。钱雪努力压下怒气没冲李平升发火,她强摆出一副笑脸道:“我看您现在就不忙,请您马上给他打电话叫他回来,我给您钱。如果转账不行的话那我现在就去atm机兑现金,您看您需要多少?”

    “你这丫头,叔叔我还缺你那两块钱吗。这样好了,我明天早上一准给他打电话行吗?我就当着你面打。他要是赖着不想回来叔叔绑也想办法把他绑回来,这样好不好?”李平升的眼神逐渐变得危险又暧昧。

    “那就谢谢叔叔了,希望李叔叔您言而有信。”

    “既然如此,”李平升倾身靠近钱雪,握住她的手,“雪花你今天晚上就先在这边别走了,等明天早上我就叫一航回来。”

    他色眯眯的眼神和笑容让钱雪很不自在,钱雪恍然大悟:“李叔叔您的意思是不是,要是我陪您一晚,您明天早上就叫赵一航回榆城?”

    李平升的另一只手也覆上钱雪的手,眼睛因为笑意眯成了一条缝:“你知道迎宾大酒店吗,那是榆城最好的酒店,环境很好不会委屈你的,你和我到那边叙叙旧。”

    钱雪没想到李平升这个老男人竟然敢打她的主意,她怎么说都是他儿子的亲姐姐,这个老男人还要脸吗。也是,赵一航那个不知廉耻的样子可能未必是遗传自刘艳雯,而是遗传自他。

    钱雪觉得他的手仿佛八爪鱼的触角一般趴在她的手上蠕动,让她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她思忖片刻,笑靥如花地答应道:“好啊,现在就去。”

    “雪花呀你放心,叔叔我对女人一向很温柔。”

    钱雪觉得令人作呕。

    免·费·首·发:woo14.com[woo18.v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