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爷 - 第三十六章不速之客 亲人仇人爱人(姐弟骨科 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明明是钱雪拜托邢凯睿找人调查榆城的赵致望和周新梅,结果资料发给钱雪后她一直对邢凯睿打马虎眼,不愿意有什么交流,感觉跟被人绑架控制了似的,所以邢凯睿借拉赞助的机会回了泰城,想借机找钱雪当面问问情况。

    他几天前就来过一次会计事务所,结果被事务所告知钱雪因为工作失误已被停职许久,但是周一会回来一趟,于是邢凯睿周一再次来到事务所,这次终于截住了钱雪。钱雪当然不会承认她在故意疏远邢凯睿,只能和他聊聊。

    钱雪和邢凯睿两人在饭店的包厢里谈话,而赵一航则被赶去了饭店大堂里坐着,大堂在包厢楼下,赵一航不会听到他们说了什么。

    邢凯睿看了看钱雪的脸:“你看上去气色不好?这两天泰城空气挺湿润的,你怎么上火了?难道是因为什么事急火攻心?”

    钱雪眼皮直跳。她这几天休息的不错心情也还好,不像前段时间看望钱才多的时候思虑那么重,而且今天又画了妆,公司没一个人说她气色不好,邢凯睿摆明了是想探她的口风。

    至于上火肯定是因为看到她嘴角的伤口了。今天好几个同事问她是不是上火了,她只能尴尬地敷衍过去。其实是上次被赵一航的东西撑得嘴角开裂,这两天又作死吃辣比较多,所以伤口一直没好。

    钱雪转移话题:“我这段时间过的挺好,你就别操心了,话说这次你来找我孙小菲知道吗?”

    邢凯睿点头:“这次她知道。钱雪,出了这么大的事你居然连一点风声都没漏?”

    钱雪该想到邢凯睿会猜出真相的。邢凯睿知道的太多了,她担心自己说多错多才不敢搭理他。她原本寄希望于邢凯睿没工夫深究她的事也不会多想,或者哪怕猜出赵一航就是钱诚,但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装作不知道就好了。可她万万没想到邢凯睿会跑到她公司找她。

    邢凯睿那天晚上给钱雪发了有关赵致望和周新梅的资料后,突然想起有一个和报税有关的问题想咨询一下她,怕语音说不清楚就去了一个电话,可是电话通了却没有人接。分明几十分钟前他发资料的时候钱雪还在微信回复他,怎么突然就失联了?

    他觉得不对劲极了,当时孙小菲就在他身边,还跟他说钱雪可能是出门忘了带手机。那晚他给钱雪打了好几个电话,一直都是通了没人接,后来直接关机了。第二天钱雪发了个朋友圈说生病了消息晚些回复,邢凯睿给她打电话依旧是没人接,连着叁五天都是如此。

    这下连孙小菲都觉得有些古怪了。他们本来就知道钱雪可能被什么人盯上了,这下更是觉得兴许出了什么事。

    邢凯睿没有和孙小菲说过钱雪的家事。在钱雪刚失联的几天时间里他抽空捋了捋赵致望和周新梅的人际关系,最终确认了一件事。

    本来钱雪拜托他去查赵致望和周新梅的时候他还没想太多,后来查到了关系网中的李平升时他就意识到不对劲了。他记得李平升这个人,他是钱雪母亲的出轨对象,她那个讨厌鬼弟弟的亲生父亲。

    邢凯睿原本不认识钱雪在公司的任何同事,也并不知道赵一航的存在。可是在调查赵致望和周新梅的人际关系时自然会查到赵一航,他看到赵一航的照片觉得非常眼熟,可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在这几天的时间里他仔细回想,终于想起在哪里见过他了。

    神秘人给他的视频里。

    几个月前孙小菲收到匿名录音后去事务所找钱雪的麻烦,随后邢凯睿就收到视频链接,里面是孙小菲打了钱雪一巴掌的视频。视频里钱雪被打后有一个男同事护在她身前,那个男同事正是赵一航。

    邢凯睿明白了,钱雪之所以让他去调查赵致望和周新梅必然是对赵一航这个同事的身份有所怀疑。虽然五岁钱诚的样貌在邢凯睿脑海中已经非常模糊了,但是既然赵一航与李平升有联系,是钱雪的同事、有打击报复钱雪的嫌疑,再加上他那张似乎与幼时钱诚有几分相像的脸,答案呼之欲出。

    赵一航,就是钱诚。

    想到这他本来不打算管这件事了,恐怕钱雪也不希望他管。可他一直隐隐不安,钱雪失联的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或许,她弟弟对她做了什么?钱雪和她弟弟分开了那么久,这次以赵一航的身份回来,恐怕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所以这次回泰城办事他无论如何都要去了解一下钱雪的情况,没想到在事务所被钱雪的同事们告知了那么惊人的事。

    钱雪一直被人骚扰导致精神不济,后来做错帐拒不承认被停职了,不必说,一定都是赵一航的手笔。

    这倒是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但是钱雪和赵一航是情侣是怎么回事?这也太荒唐了吧?得知这些的邢凯睿更想揭开真相了。

    他心里有一种很可怕的担忧,他只希望是自己脑子太变态想太多了。

    钱雪心里叹气,果不其然邢凯睿知道赵一航的身份了,他还和小时候一样,好奇心很重。老同学突如其来的关心本该让人感动一下才对,可钱雪现在只想吐槽,真不知到邢凯睿这家伙是有心还是无意,假如他对她余情未了非常关心她,那她失联第一天就该跑过来了解她的情况;要说他根本不在乎她吧,那他也不会为了见她往事务所跑了两趟。

    邢凯睿似乎担心她失联的时候有危险,可要是真的有事他两个月之后才来了解情况黄花菜不都凉了吗。说白了,他现在的行为真是多此一举,太像是工作闲暇之余给自己找点乐子了,他现在的探究非但没有丝毫用处,还只会给钱雪带来麻烦。

    其实邢凯睿应该只是好心,可是没办法,屁股决定脑袋,立场决定态度,邢凯睿可能会给钱雪带来不可预料的大麻烦,钱雪因为未知的麻烦而不爽所以对邢凯睿现在的好意也会有些不爽。

    钱雪深吸两口气让自己显得淡定一点,然后把告诉蔡总的话又和邢凯睿说了一遍。

    之前的事是赵一航做的,但她和赵一航已经和解,弟弟是真,情侣关系是假。

    邢凯睿听了钱雪的说法不置可否,问她:“我那天晚上给你打电话无论如何你都不接,第二天发朋友圈说病了。其实你是被你弟控制了吧?他是不是欺负你了?”

    钱雪握紧了手里的玻璃杯:“怎么可能,我只是那晚突然感冒了不舒服,睡了一觉才强撑着发了一条朋友圈。”

    邢凯睿盯着钱雪的眼睛仿佛要看穿她的心事,让她有些慌乱,他不疾不徐道:“疫情刚开始没多久我曾经得过一次重感冒,高烧到接近四十度,核酸检测结果出来前我被安置在医院的隔离病区,每天都能接到十几通亲戚朋友打来的电话,我难受到根本没力气张嘴,可还是每通电话都接向大家报平安,每个人我都得回话应付十分钟,其实大家不一直打电话来的话我还能好的快点。”

    “居然有这种事……所以?”

    “所以你怎么可能前一秒跟我说收到资料的时候还好好的,后一秒就感冒加重到连电话都接不了了?而且除了第二天的朋友圈,五天里发消息不回打电话不接,你足足失联了五天。”

    钱雪被他质问得有点不知所措,她强装镇定:“当然不是突然感冒到接不了电话。那天晚上感冒其实还不是很重,可我去我弟家找他的时候忘了带手机,手机可能没电自己关机了。那晚下雨而且我又感冒所以就在我弟家住下了,第二天才让他去我家给我拿手机过来。至于之后还是失联,是因为感冒越来越重,病得太难受实在不想接电话回消息,人和人的体质是不能一概而论的。”

    “五天一直都是重感冒接不了电话吗?忘带手机的说法倒还算合理,可现在很少有人出门不拿手机吧,况且如果你真的是忘记带手机才突然失联了,你怎么一开始只说是感冒,我问了你才说是忘记带手机了?”

    言下之意,钱雪在现编细节,她的谎话有不少漏洞。

    钱雪满腹委屈无处发泄,她觉得邢凯睿太拎不清了,终于忍无可忍地爆发了:“你觉得我撒谎是吧?行啊,你说,你到底希望听到什么答案?我怎么说你才满意?你说你当什么饭店老板,当个侦探或者警察局的审讯多好?”

    钱雪气闷,她这老同学这不挺聪明的吗,怎么偏偏就没把心思用在学习上而是都用在这些事上,要是把心思都用来学习恐怕都考上清华了。要真是这样,钱雪大学时也不会一面喜欢他一面看不起他,犹犹豫豫纠结万分,或许他们就在一起了。

    邢凯睿被钱雪的样子吓到了,欲言又止:“抱歉,我没有冒犯你的意思,我只是……只是担心你被胁迫了,我想帮你。那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就不操心了。”

    两人沉默又尴尬地喝着面前的茶水。

    邢凯睿突然开口:“对了钱雪,虽然我这人不怎么样,可是有出息的朋友还是不少的。我有一个朋友是基金经理,年轻有为脾气又好还做得一手好菜,我觉得你们条件很合适,应该也有共同话题,要不要认识一下?”

    钱雪的脸色很难看,刘遄飞的事已经闹得鸡飞狗跳了,这时候邢凯睿给她介绍什么对象?她拒绝道:“我暂时还没有这个心思,而且在外人看来我和赵一航还是情侣,不合适。”

    “钱雪,你得给自己机会多认识认识别人,我上次听你的意思你还是希望谈恋爱的,只是周围没有合适的人选,怎么现在又说没心思呢?而且去相亲什么的,只要你不提你同事又怎么能知道?优质男不赶紧抓住,机会溜走就可惜了。”

    一个想恋爱结婚的单身大龄女青年是不会拒绝这种机会的。钱雪正在想对策,邢凯睿打断了她的思路:“我猜,是你弟弟不让你找男朋友?如果真的是他拦着你,他有什么动机?”

    这话已经说的很委婉了。邢凯睿担心赵一航对钱雪有什么复杂异样的感情,控制她的生活,甚至还做了什么让她难以启齿的事,所以她只能撒谎。

    钱雪马上明白她被邢凯睿耍了。给她介绍对象是假,试探赵一航和她的关系是真。难道他从一开始就看出什么来了,他一直在怀疑赵一航和她的关系?那她现在的反应是不是坐实了邢凯睿的什么奇怪猜测?

    钱雪想起自己曾经还端着前辈的架子和赵一航说过,“人撒谎总是容易撒的漏洞百出的”。她现在快被逼疯了,脑子里一团乱麻,“不是的和他没什么关系,是我自己又突然不想找对象了,原因是我想通了一个人生活也挺……”

    “行了行了,我来解释。”这时赵一航突然大咧咧地推门进来。

    钱雪诧异,难道他没用好好呆在一楼大堂而是在门外偷听?可是包厢的门本来就厚,进门还有屏风隔断,他趴门上应该听不清吧?怕是这个死小子又监听她了。这次窃听器又在哪?太可恨了。

    “姐姐别找了,窃听器这种东西我好久不用了。”

    接着他对邢凯睿微笑着说:“我认识你,你是我姐姐的同学,我们小时候见过面的,我就问你叫一声哥吧。凯睿哥,我来告诉你是怎么回事。没错,我姐姐撒谎了。”

    邢凯睿皱眉看着他。

    “哥,你应该猜到什么了吧?我和姐姐的关系,就是你以为的那样。”

    ///////////////////////////////////////////////////////

    忍不住解释一波,邢凯睿很聪明只是小时候吊儿郎当不学无术,他段位很高而且又过于关心和好奇,钱雪心虚、没时间做准备又比较轻敌,才在对话里被邢凯睿牵着鼻子走,真的不是她段位低,毕竟她前面的说法都骗过蔡总了,实在是邢凯睿这个敌人太强大。

    写这章对白的时候我发现其实我也有点秃头李总的口癖......必须得写过后再检查,把不需要的了删一删才更接近标准普通话。

    在北京上大学时和南方同学的小剧场:

    同学:“你去不去食堂啊?”

    我:“去了。”

    同学:“哦好吧那我自己去。”

    我:“????”

    她以为我的意思是我已经去了,其实我的回答里“去了”的“了”是没有什么意义的,相当于“去”,我是指我要去的意思。我发现我们这边的人可能会比其他地方的人更喜欢用“了”,“了”字大量存在于各种疑问句中。“你是谁了?”“谁说的了?”“你是不是想挨打了?”

    我觉得我给邢凯睿的戏有点多了,可是手感到这儿了想把前因后果和battle写清楚,大家忍忍。虽然这篇文的男主是赵一航,但是毕竟是女主视角的而且偏剧情向,所以任何会对女主生活产生影响的人和事都可能会占篇幅,不过我可以保证任何配角都不会插入主角的感情线。

    这篇文章的激烈冲突应该就四次,第一次是初夜(孙小菲扇巴掌那次我觉得不激烈),第二次是钱雪找人打赵一航,第叁次就在下章了(其实也没有很激烈,不要期待),第四次之后故事差不多就该进入尾声部分了。

    最后感谢上周给我打赏的十位小可爱~说来惭愧,我是个会投珠会买章节但是基本没打赏过空白章的小气鬼(可能也是因为其他大大把打赏章的价格定的比较高),所以真的很感谢,钱多钱少都是心意嘛,虽然平台要求是收入够1000币才能提出来自己用,我可能没机会了......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