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爷 - 第二十三章※红玻璃 亲人仇人爱人(姐弟骨科 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钱雪端起面前的莫吉托小口地品。她并不急着走,她不想早早回去看到赵一航那张得意的脸,不想让他觉得自己是和相亲对象相处不融洽才回去的。

    心里苦涩,又有些迷惘。是她运气太差吗?碰到一个合适的人真的就这么难吗?

    她以后遇到的男人,真的都不会比赵一航更好吗?或许刘遄飞并不见得糟糕到能被钱雪称之为禽兽,可这位仁兄也真是太让人心累了,赵一航这两天至少不像他那样说话句句不中听,做的事也不怎么样。

    真相可能不是总像表面上那么简单,可钱雪真的没心情去了解什么真相,更没有热心肠去教育刘遄飞。

    一杯见底,钱雪打开手机,这才发现从她进酒吧后赵一航有发微信问她什么时候能回来,还打了一个电话,可她都没有听见。

    这时赵一航的电话又打过来了,钱雪接了起来。

    嘈杂的声音一下灌进了赵一航的耳朵,他说的话重复了好几次钱雪才听清楚:“那人走了吗?已经快八点了还没吃完饭吗?”

    钱雪答:“他已经走了。”

    “你现在在哪?”

    钱雪起了玩心,爽快地把酒吧的地址共享给了赵一航。她想在酒吧能呆多久呆多久,在这里过夜或许也行。

    她就是故意不回去,想气一气赵一航,而且既然他问了酒吧地址,那就可能会过来接她。

    刚放下手机没一会儿,就来了一个满脸堆笑的花臂黄毛过来和钱雪搭讪:“美女,你是一个人来的?”

    钱雪点了点头。

    黄毛状若同情:“太孤单了吧,哥哥我陪你喝一杯吧,我请客。”

    钱雪客气地回答:“不了,谢谢。哦还有,我已经二十九了,你确定你能当我哥哥?”

    “哈哈好吧,那姐姐你赏个脸呗。”

    黄毛还有同行的几个朋友,看着都是混混一样的打扮,在钱雪旁边吹口哨起着哄:“是啊美女交个朋友嘛,我兄弟人挺好的,给他个面子。”

    “嗯……”钱雪表现得很为难,像在考虑一样,这时旁边突然有人拉住了她,钱雪扭头一看,稍微有点失望,是刘遄飞。

    “钱女士,抱歉我刚刚把事情处理完,我把账结了送你回家吧。”

    钱雪这时已经有了主意,她轻轻把胳膊收回来,笑着对刘遄飞说:“刘先生你先回去吧,这些是我的朋友,我还要和他们聊聊。”

    刘遄飞犹豫着要不要离开,遭到了钱雪的催促:“没事的,我有些话想和朋友们说。”

    刘遄飞走了。黄毛一脸不解的看着钱雪:“刚才那人是?”

    “今天刚认识的一位先生,挺无趣的一个人,不必理他。”

    钱雪又对黄毛说:“不是我不想跟你喝酒,可是我男朋友一会儿就要来了,我怕我跟你喝酒他会生气的。他是个很可怕的人,我想和他分手他就是不分,到现在还缠着我。”说着钱雪露出悲戚之色。

    “帅哥,你看这样好不好,等一会儿他来了,只要你能帮我教训他一顿,我就陪你喝酒,怎么样?”

    黄毛有点犹豫:“老板不会让人在酒吧里打架的。”

    钱雪笑嘻嘻地劝他:“没事的帅哥,你跟我出去等着,在酒吧外打不就行了吗。你可以先看看你能不能打得过他,不能的话就别动手了。不过你这么胆小的话,那这酒我可就不跟你喝了。”

    黄毛身边的狐朋狗友撺掇他答应,还说他们一会儿会帮忙,黄毛可能也稍微有点醉了,争强好胜就答应了下来。

    钱雪躲在酒吧的玻璃门后观察着外面的情况,赵一航真的过来了。哪怕他穿着衬衫和西装裤,举手投足间仍是少年的样子,一看年纪就不大。

    黄毛本来没什么底气,结果看到赵一航这副瘦削白净的样子,顿时觉得稳操胜券:“小姐姐,你等着瞧,我非把他打得跟你跪地求饶。”

    黄毛拿着一个啤酒瓶气势汹汹地朝赵一航走去,赵一航根本没有意识到黄毛的来意,他直朝着酒吧门口走去,和黄毛擦肩而过。

    就在擦肩而过的一瞬间,黄毛突然转身从赵一航背后用瓶子狠狠砸了他的头。

    赵一航顿时觉得天旋地转,单膝跪倒在地。他右手捂着流血的头,左手支着地面,着地的左掌和右膝都扎入了刚刚落地的玻璃碎片,血登时渗了出来。

    钱雪一惊,虽然她本来就是想教训赵一航,可是没想到会做到这种程度,她从酒吧门后跑了出来。

    赵一航的脸上沾满了血,他抬头看到了奔来的钱雪,有点不可置信。刚要起身,他就被黄毛扯着胳膊一把按了下去,这时黄毛的两个朋友也上来按住赵一航,猛的二次跪倒让赵一航被不同的玻璃碎片又一次扎到了膝盖。

    他拼命咬牙忍着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抬头看着站在他面前的钱雪,目光由不可置信转变为平静。

    黄毛一脸得意:“怎么样小姐姐,我做的不错吧?”

    钱雪不敢和赵一航对视,她浅笑着对黄毛说:“很好。”

    得了表扬的黄毛更加嚣张,拍了一下赵一航的头:“喂小白脸,跟这位姐姐道歉,再跟她说你愿意跟她分手,以后再也不骚扰她了,我就放了你。”

    “哦?”赵一航看着钱雪的眼神露出一丝讥诮:“抱歉,我不想这么做。”

    “呦呵,敬酒不吃吃罚酒。”黄毛的朋友绕到赵一航面前,用脚猛踢赵一航的肚子:“你说不说!”

    赵一航弓着身,疼到无法开口,他紧咬着的牙冠艰难的挤出一个“不”字。

    他的肚子又挨了一脚。“你说不说!说不说!”男人每问一次,得不到回应就会再踢一脚,他还用拳头猛击赵一航的脸,让他本就挂了彩的脸变得更加惨不忍睹,鼻腔流血,嘴里也涌出鲜血,不知是被打碎了牙,还是受了内伤。

    “够了!别闹出人命!”钱雪实在不忍心再看了,叫停了他们。她弯下腰对几乎不省人事的赵一航轻声淡漠地说了一句:“这是你欠我的。”

    “走啦小姐姐,我们去喝酒。”赵一航被黄毛叁人像扔一块破布一样丢下,瘫倒在地。

    接着黄毛的手搭上钱雪的肩,钱雪不悦,小混混还真是毛手毛脚的。可她还是打算兑现承诺,喝酒时见机行事就好了。

    钱雪正要离开,却发现脚踝被赵一航抓住了,他用含糊的声音说:“姐姐,别和他们走。”

    听到赵一航近乎恳求的话语,痛心和内疚瞬间占据了钱雪,让她为之一震。可还没来得及反应,黄毛就趁着醉意上来一脚把赵一航踢开:“嘿,小白脸你还没完了是吧。”

    事情完全不可控了,黄毛把赵一航当成了人肉沙包疯狂地踢踩,任凭钱雪如何声嘶力竭地制止,如何用力拉他他都不听,一把甩开了钱雪。而他脚下的赵一航完全不动了,不知道是昏迷了还是死了。

    黄毛的的朋友这时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合力把黄毛从赵一航身边拉开。钱雪今天穿着高跟鞋。她艰难地扶起浑身是血的赵一航,搀着他跌跌撞撞地离开,血从赵一航身上滴滴答答地落下,地上全是血和碎玻璃,赵一航的身上也是。

    “哎你不能走……”黄毛的一个朋友想上来把钱雪拉回去,赵一航突然挣扎着回身揍了那人一拳,然后抓住钱雪的手腕用尽全力拉着她跑。

    后面的人作势要追,这时突然从酒吧的方向传来老板的声音:

    “我已经报警了,识相的人赶紧滚!”

    黄毛的朋友只好作罢,拉着黄毛匆忙逃离现场。

    赵一航还没来得及带钱雪离开酒吧所在的娱乐区到主路上,就因为晕眩和疼痛摔倒在地。

    “一航!你还能起来吗?”说这话的时候钱雪觉得嘴里微咸,原来她流泪了,眼泪进了嘴里她才发现。

    赵一航沉默,钱雪以为他晕过去了,半晌他才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你先走吧,我一会儿自己回去。”

    他头上的血还在不停地往下流。

    “不行,我送你去医院。”

    <<<<<<<<<<<<<<<<<<>>>>>>>>>>>>>>>>>>

    刘遄飞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埋了伏笔,后面会有反转,大家对他有什么猜测可以发在评论里哈,说不定就猜对了~不过他和男女主不是旧识哈,往其他方面猜猜。

    红玻璃这名我喜欢,沾了血的玻璃嘛。

    好┊看┊的┇文┊章:wоо⒙νiρ﹝Wσó⒙νiρ﹞http://www.wuliaozw.com/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