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爷 - 第二十二章逸兴遄飞 亲人仇人爱人(姐弟骨科 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时间转眼来到国庆节。相亲地点定在了泰城会馆,是本市一家口碑不错的地方菜餐馆。

    钱雪当然知道相亲极其有可能会失望,但是她绝对没想到自己会震惊。已经把预期定的那么低了,居然还是会被对方的表现惊讶到。

    钱雪没相过亲,可是交际对她来说从来都不是难题。又不是喜欢的人,也不会太在乎措辞搞得自己很紧张。

    她微笑着面对相亲对象:“我听我爸还有刘叔提起过你的名字,没想到字是这么写的。遥襟甫畅,逸兴遄(chuánㄔㄨㄢ)飞,是个好名字。”

    刘遄飞看上去是个斯文的知识分子,模样不错,身板笔直。剪裁合身的西装,打了发蜡一样一丝不苟的发型,再配上机械腕表和掐边圆片眼镜,还真就是刻板印象里职场精英的样子。

    当然了,钱雪一直脑补的斯文败类也就是这种打扮,他的眼神和笑容给钱雪一种奇怪的感觉。她也说不清楚,总之自信又得意,感觉高高在上不好亲近,甚至还有些阴谋算计的气息。

    模样不错归不错,可钱雪觉得还是赵一航的模样更好些,年轻人到底更加朝气,这种精气神是快叁十的男人比不了的。意识到自己拿刘遄飞和赵一航做比较,钱雪拼命把这个想法赶出脑海。

    “多谢夸奖。没错,我的名字就是从《滕王阁序》这句话来的,钱女士你的文学水准可真是不低。钱雪也是个好名字啊,好写,好听,也好记。”

    本来只是简单的客套,说到这里就可以了,可刘遄飞非要在后面又加了半句:“虽说这个名字确实不够特别。”

    对方才开口说了两句话,钱雪心里已经开始有一点犯嘀咕了,这位海归的情商或许不是特别高?

    钱雪的笑容完美无瑕:“刘先生谬赞了,我哪里有多高的文学水准,《滕王阁序》是高中文言文了,只是记到现在一直没忘而已——刘先生难道不记得这是高中诗文吗?”

    刘遄飞对答自如,完全不慌张:“当然记得,只是我遇到的成年人大多只记得滕王阁序这四个字,几乎没有人记得这篇序的内容,记得逸兴遄飞的人就更少了。这样看的话钱女士比我遇到的大多数人都优秀。”

    菜单被服务员拿了上来,刘遄飞接过菜单单手递给钱雪,钱雪象征性地推拒让他先点,可他说:“我一直都吃西餐,不知道本地菜点什么好,还是钱女士你来吧。”

    话说这次的见面地点是刘叔选的。当时刘叔就和她说过他侄子想约在西餐厅,可钱雪几乎没吃过西餐,不爱吃也搞不懂餐桌礼仪,才让刘叔选一家本地餐馆。

    她和刘遄飞的饮食习惯还挺不一样的。

    钱雪点了自己爱吃的菜,可菜上来后刘遄飞边吃边摇头,这个太甜,那个太辣,还有油太多的,葱太多的,香菜太多的,芹菜更是一口都不动。

    钱雪无奈:“你可以告诉我你不能吃芹菜的。”

    “抱歉。我不知道素拼里是有芹菜的。”

    “好吧,那你记得以后在饭店吃饭尽量别点素拼,泰城的素拼大多有芹菜。”

    太不一样,他们的饮食习惯真的太不一样了。刘遄飞对这些菜的不满表达得这么明显,让钱雪有些意外。可能是她自己处事过于圆滑了,想的太多,在国外待久的人兴许就是这么直来直去。

    不过钱雪的震惊不是因为这些,而是刘遄飞后来说的话。

    “现在很多女人都不想生孩子,可我在我家是独生子,所以我肯定是要孩子的,我希望自己以后至少有一个儿子,不是我重男轻女,毕竟还要考虑父母和祖父母的想法。不过,一男一女在我看来是最好的。”

    这像是个海归第一次见相亲对象会说的话吗。

    可钱雪还是礼貌地回答:“哦……我也觉得一男一女挺好。”

    “钱女士,你年纪也不小了,一结婚尽快要孩子比较好,年纪越大生育就越危险。”

    钱雪抓紧手中的杯子:“嗯,确实。”

    “我知道你在会计事务所工作非常忙,可是结婚后就不能把时间都花在公司了,不然还是当个自由会计师吧,少做几户账,剩下的时间照顾家里。钱的事不用担心,毕竟我工作挣的钱比你多得多,你就算忙不过来不工作应该也是可以的。”

    “我不喜欢玩心重的女人,社交圈子太复杂不好。对了,我也不想找谈过恋爱的女人,我听我叔叔说你都这个年纪了还从来没谈过恋爱,我还挺意外的,不过这样再好不过了,避免了很多因为前任导致的麻烦。而且客观来说,经验太多的女人更容易得病,可是国内的女性大多没有定期体检的习惯。”

    钱雪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说白了他就是想说一句话,他要找处女。可他冠上一堆似乎很有道理的冠冕堂皇的理由。

    钱雪开始发愁了,这个男人明显和她不合适,她也不该瞒他自己其实已经有性经验的事。可是如果她如实相告,她爸那边可就瞒不住了。

    算了,先把相亲应付过去,回头再想怎么把刘遄飞拒了,怎么和钱才多解释她实在和他相处不来。

    “刘先生你谈过恋爱吗?”

    “谈过,觉得不合适就分了。不过我们也就是吃饭聊天散步互相送送礼物而已,没有什么进一步发展,这个你放心。”

    呵,放心?她可没什么放不放心的,和她其实没多大关系。

    钱雪这顿饭吃得如坐针毡非常煎熬,这位高知的话她几乎没一句爱听的。或是说些虚伪的封建大道理,或是卖弄一些钱雪根本听不懂的金融知识,以此来显示他的才华。

    刘遄飞是这样的人她确实完全没有想到,不过她倒也不该看不起刘遄飞,毕竟她多少也是个伪君子。

    吃完晚饭后刘遄飞又语出惊人:“时间还早,附近有一家旅馆环境非常好,咱们要不要过去接着聊聊天?”

    钱雪脑中的震惊在此刻达到了顶峰,警铃大作。本来还说他是个留过洋的清朝人,可是邀请刚认识一天的女人开房是她万万没想到的。

    钱雪有些气闷,可她只是客气地回绝:“旅馆没什么娱乐项目,还是去其他地方玩玩吧,难得有机会出来。”

    刘遄飞居然把钱雪带到了酒吧。不是单纯喝酒聊天的清吧,更接近于闹吧,里面虽然没有热舞女郎,但是没开大灯,音响播放着节奏感极强的disco,能看到几个穿着时尚暴露的女人和男人调笑着、伴随着鼓点甩着头,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不停旋转闪烁打在每个人身上,让钱雪几乎晃了眼。

    钱雪几乎被眼前的场景吓到了,作为一个省吃俭用的社畜,她可从来没来过这种地方,她的偏见里一直觉得这种地方隐藏着无数肮脏的交易、暴力和性犯罪。

    因为偏见,她对刘遄飞的印象也是差上加差,他也太双标了吧,说什么不喜欢玩心重的女人,可他自己玩心可不小,还想带女人去开房,去酒吧。

    话说回来,别说钱雪完全没有开房的意愿,就算真的有,出于一些原因她也不能这样做。

    刘遄飞什么人啊,太不正常了。

    没错,太不正常了,匪夷所思。希望没有任何一个姑娘瞎了眼看上他。或者应该说,希望没有任何姑娘只长了眼睛,他除了脸还可以也不剩什么了。

    好吧他还有钱。

    钱雪对酒没有特别的研究,随手指了一个她曾经见过的名字,莫吉托,酒精度10%,正好。

    两人坐下喝了没两口,刘遄飞就接到一个电话,酒吧音响的声音太大,他根本听不清电话那边的声音,大声地“啊”了好几次,又离开座位去找安静的地方说话,回来后非常抱歉地对钱雪说公司突然有急事得立马走,然后就把钱雪撂在原地。

    他甚至还没付钱就急匆匆地走了,连他自己的那份也没付,或许是真的来不及了吧。

    钱雪觉得简直天雷滚滚,整个相亲过程槽多到她不知道该从哪里吐。

    好┊看┊的┇文┊章:wоо⒙νiρ﹝Wσó⒙νiρ﹞http://www.wuliaozw.com/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