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爷 - 第二十一章交易(下H) 亲人仇人爱人(姐弟骨科 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好弟弟,我以后一定要把你这双手废了。”

    不能做手工的话,赵一航一辈子就毁了吧。

    赵一航仿佛没听到这话一样:“姐姐,这次你在上面好吗?我真的不能让你再给我口了,不然我怕我忍不住射在你嘴里。”

    赵一航轻轻地咬了一下钱雪的耳垂,在她耳边以微弱的声音耳语:“我怕那样会吓到你。”

    钱雪觉得耳朵痒,心也跟着痒。这次这个体位让她清楚地看到赵一航的龟头已经触碰到了她的私处。她的私处也在痒。

    “姐姐,你坐上来自己动好吗。”

    钱雪本能地想离开,可赵一航扶着她纤细的腰身让她动弹不得。她微微起身悬空没有坐在赵一航身上,这个姿势让她找不到着力点,她只能更用力地抓住赵一航的肩膀。

    “姐姐,你已经答应我说这么做可以的,你可不能反悔。姐姐,求你了。”

    赵一航小时候想要什么东西的时候最喜欢说“求你了”,钱雪那时对这句话毫无抵抗力。她的双腿有些发抖,扶着赵一航肩膀的双臂也在轻轻颤抖,她慢慢地把身体往下压,眼看着赵一航的阴茎一点点进入自己的体内,她分泌出的爱液还在往出淌,把赵一航未褪下的裤子染湿了一片。

    这次她不觉得痛了,可还是觉得甬道被扩张得太厉害,涨的感觉很明显,这种微微的胀痛渐渐转化为难以言说的充实感。

    他们又合为一体了。他们不能这样,可钱雪告诉自己要忍耐,一切都会结束的。

    这个姿势太深了,赵一航的棒身还有一截没进去,他有些委屈地央求着钱雪:“姐姐你再往下一点好不好,这样就都能放进去了。”

    钱雪被刺激蜷缩手指紧抓着赵一航的肩:“真的不行了,再进去会痛。”

    “那可能是到宫口了,要是我现在再往深插,宫口应该就会打开了。”

    钱雪闻言恐惧地摇了摇头。赵一航也不强求,有些宠溺地笑:“姐姐不愿意那这次就算了。”

    钱雪就着这个姿势上下套弄,穴肉的挤压让赵一航难以自持,他一手托着钱雪的臀部,一手扶住钱雪的背,挺身迎合着钱雪的动作。钱雪自己只动了几下就觉得腰疼,干脆自己不用力了,由着赵一航主导这场酣畅淋漓的性事。

    赵一航想吻钱雪,她偏头躲开了。羞耻心和快感都不断在她的心中攀升,随之而来的还有愈来愈深的恐惧。

    她有些害怕现在这样的自己。她觉得身体和感情都不受自己控制,她怕自己会真的喜欢上和赵一航做爱的感觉,她怕她以后碰到的其他人,再也无法带来能与此刻相匹敌的愉悦。

    她怕这件事像毒品一样让她上瘾,让她堕落,让她毁灭。

    赵一航一边动作着,一边和钱雪说着话:“姐姐,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有多美吗?”

    “你知道吗,我在榆城过得一点都不好,我非常想你,想到恨你。我还在上小学的时候,有一年期末我终于费尽周折回泰城去找你,”

    “我看到你和你那个同桌在一起依依惜别,他要走了你那么难过,可你赶我走的时候怎么会那么果断?你赶我走的时候很开心吧。”

    怪不得他刚刚阴阳怪气说什么点心的事,原来他回去过,还都被他看到了。不过倒也不算多么巧合,小学和中学都在差不多的时间放暑假,赵一航应该是在学校边等钱雪放学,才会看到放学后的钱雪和邢凯睿在校门口边道别。

    钱雪的声音被撞击得破碎:“不一样……”

    赵一航讽刺地笑,语气中带了几分苦涩:“是啊,当然不一样。我那时还小,只知道邢凯睿要走你很难过,可后来我就全明白了,你分明就是喜欢他。你是真的喜欢老婆饼的味道吗?还是爱屋及乌?”

    钱雪只是摇头,长发凌乱地散开掩住她的脸颊。她根本没心思回他的话,所有的注意力此刻都集中在身下。

    随着赵一航不断加快加重,钱雪的快感愈发强烈,她感觉身体起了陌生的反应,甬道绞紧了里面的阳物,快感到达了巅峰。她高潮了,赵一航几乎同时在她的身体里迸发。

    钱雪得承认,这种感觉奇异又美妙,并不差,或者可以说非常好。

    可恐惧感再度袭来,她发现这次她并不排斥赵一航的身体,假如做爱次数越多,她的羞耻心会不会越少,底线越来越低?

    她一点也不希望变成这样,这会让她厌恶自己。钱雪一直觉得有性和爱不一定有关联,爱也不是靠做能做出来的,可她现在这样算什么?难道是因为她哪怕知道赵一航就是钱诚,之前和他培养出的感情依然还在?

    不,以后不会这样发展的,钱雪觉得自己很清醒,她不会容许自己那样改变,她还有她的计划。

    赵一航喘着粗气:“看吧姐姐,你和我是多么契合的一对。”

    钱雪不置可否。高潮后的她浑身乏力,甬道喷出的爱液濡湿了赵一航的裤子,液体顺着她白皙的腿一路蜿蜒而下,拖出道道水痕,场景说不出的香艳淫靡。假如现在她面前有面镜子,她猜她会看到一张自己根本不愿面对的,放荡的脸。

    钱雪想起自己曾经看过一个如何识别pua的简易方法,如果你的男朋友经常贬低你的人格,打击你的尊严和自信,和他在一起让你觉得痛苦,让你觉得自己很糟糕,精神状态越来越差,那你可能就是被pua了。

    钱雪觉得这些形容和赵一航再符合不过了,说不定这小子就是学了什么pua技巧,想要一步一步控制她并且引导她精神崩溃而自杀?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可就打错算盘了,不管他做什么,钱雪都不会崩溃,也不会去死,她有超越常人的强大毅力才能克服生活中的种种不如意,她清楚生命对自己意味着什么,她有太多想去的做事还没做,不管再困难的境地她都会怀揣希望。

    赵一航打了个喷嚏,他怀疑道:“姐姐,你心里是不是在说我什么坏话啊。”

    “对啊。”

    赵一航无奈地耸耸肩:“好吧姐姐,随你怎么想。总之我真的没想再算计你什么了,你别想太多。”

    钱雪嗤之以鼻:“最好如此。”

    赵一航抱起她去床上,没带她去浴室,看来他可能有意再来一次。

    “姐姐,你想去见那个人就去见吧,不过你可千万别抱太大希望,万一失望了,可怨不到我头上。”

    <<<<<<<<<<<<<<<<<<<<>>>>>>>>>>>>>>>>>>>>

    下章要搞事情了,又一个工具人即将隆重登场!

    放心不会和工具人有什么奇奇怪怪的感情纠葛,毕竟也不会比男女主的纠葛更不可描述了。

    ps:告诉之前看了更新通知的各位,我家那两位貌似又不动声色地和好了……well,中年夫妇的心思好难猜啊。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