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爷 - 第二十章交易(上H) 亲人仇人爱人(姐弟骨科 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比起这个,眼下还有件重要的事。马上就要国庆了,钱才多给你安排的相亲你打算怎么办?”赵一航懒散地靠在椅子上问她。

    钱雪恍然想起曾答应过钱才多国庆节去见刘叔侄子的事。她并不意外赵一航知道这事,因为既然确定之前手机壳里的窃听器就是赵一航放的,那他必然是监听到了钱雪和她爸的通话。

    钱才多怎么说的来着,护工刘叔的侄子和钱雪同岁,硕士毕业后在国外工作了一段时间,现在泰城的人才引进计划把他招了回来,年薪少说叁十万,以后还会更多。

    条件很好的年轻人,钱雪还没丢饭碗的时候多少和他门当户对。

    赵一航戏谑地看着沉思的钱雪:“姐姐你怎么不说话了?心虚了?你说我是疯子,是禽兽,那你又算什么?假如你那时当我是男朋友,你有男朋友还骗你爸说没有,甚至还接受他给你安排相亲,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这种行为难道不恶劣吗?如果你当时已经知道我就是钱诚,那答应相亲想钓个金龟婿这件事本身倒不算不道德,可是既然知道我是你弟弟还装作不知道,和我保持情侣关系举止亲密,那你不觉得自己恶心吗?如果你不觉得,现在又有什么资格指责我?”

    “姐姐,你真觉得自己是个好人我就是个渣滓吗?真是虚伪。”

    钱雪觉得赵一航真是口齿伶俐巧言善辩,可这件事她又无法反驳。

    她清高,总觉得自己的品行没有一点瑕疵,总觉得自己严格遵守着一切道德准则,可实际呢?她所做的事是一个高风亮节的人该做的吗?

    她告诉钱才多说自己没有男朋友愿意国庆去相亲,扭头又对赵一航说她国庆要陪她爸所以没空陪他去榆城见父母,还找借口不让他去看钱才多,如今想来确实是满心的筹谋算计。

    她可以告诉赵一航说她当时不确定他的身份,所以不想让钱才多知道他的存在才敷衍答应了相亲,可说白了她多少有私心,贪婪又心存侥幸,既觉得赵一航可能是良人不想放弃他,又觉得他可能是弟弟所以也不想放弃认识别人的机会,于是对着父亲和男朋友两头撒谎,左右逢源。

    钱雪心里好像有什么地方崩塌了一角。她一直都站在道德制高点去看身边的一切,从小到大都被认为是能力品性无可挑剔的人,她永远站在阳光下。可如今因为遇到了赵一航——或者说因为重逢了钱诚,她心中隐藏的黑暗面被戳穿,她并不是个全然光明的人。

    明明一直怀疑赵一航就是弟弟,自己为什么还会做那些事?难道是觉得只要没有实质性关系就不算不道德吗?她自己都没发现,她没自己以为的那么高尚。意识到这点糟糕透了。不过自己的糟糕可能就是赵一航带来的,遇到他前她似乎没做过任能被指摘的事。

    无论如何,钱雪有些挫败,自嘲地笑:“你说的都对,你就当我是个垃圾好了,你应该离我这个垃圾远点。”

    赵一航漂亮的眉头紧蹙:“你倒是不必如此贬低自己。”

    “国庆节的相亲你得让我去,我只有去见了那人才可以和我爸说感觉不合适,明明答应好了现在又让我推掉,我爸会起疑心的。”

    赵一航有点意外钱雪居然坚持要去相亲:“听上去倒是合情合理,可如果我说我不想让你去呢?”

    “咱们说好的,你不会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姐姐,国庆的时候你还是安分地待着吧,你打算去相亲是不是另有所图姑且不提,你说过的,咱们要像正常的情侣那样相处,那么正常的情侣中,女方会把男方藏着不让家长知道吗?男方知道女方要装作单身去相亲,会答应吗?我不拦着你才有问题吧。”

    这话没错。赵一航这个变态的脑回路肯定和普通人不一样,可他又很清楚普通人会怎么考虑问题,所以之前可以伪装地那么纯良无辜。

    如果说钱雪另有所图的话倒也不假。她依然是有那么点侥幸心理,说不定刘叔的侄子是个很好的人,和她叁观一致非常合得来,而且有办法帮她摆脱眼前的困境呢?何况这个海归应该很有能力,就算不和他进一步发展,多交这样一个朋友也是好的。

    她直到现在还是不想放弃一丝一毫的机会。

    钱雪也知道,赵一航多少明白她心里这样弯弯绕绕,于是试图讨价还价:“好吧,那咱们做个交易如何?你告诉我你怎么才能同意让我去?”

    反正现在这种情况,还是能屈能伸些的好。

    “就这么想去?抱歉,我好像也没什么需要你做的,也没什么好和你交易的。”

    赵一航拒绝得倒是快,钱雪没有很意外,她目光流转,媚眼如丝:“小诚,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有些机会错过了可就没有了。”

    赵一航嗅出了一丝阴谋的气息:“姐姐想做什么?”

    钱雪来赵一航家的那天只有身上那一身衣服,她没有内衣,吊带上衣的一根肩带也被赵一航扯断了,这两天她一直只穿着内裤,还有赵一航一件勉强可以盖住她臀部的白衬衫,衬衫穿在钱雪身上松松垮垮,她没有系最上方的两粒扣子,只要稍微低下身子,赵一航就能从领口处看到她胸前的景致。

    钱雪现在正在这么做。她走到赵一航面前微微俯身露出胸前的曲线,隔着西装裤的面料轻轻用手轻轻抚摸着那处凸起。

    她看到赵一航的喉结明显动了动。

    “我想做什么?比如说,我可以用手让你出来,或者用嘴,或者换点其他你想要的体位?不过你不想和我做这个交易的话,有些伺候人的事你就算逼我做,我以后也不会给你做。”

    赵一航攥紧了拳头。他的凸起在钱雪的掌下明显变大了。

    钱雪用蛊惑的声音说:“真的不考虑考虑?今天我有求于你,以后我可不见得次次有求于你。有些事我还没和别人做过,你现在不要,以后再想要的时候我可能已经和别人玩过了,你不会觉得可惜吗?”

    “你一定有阴谋。”虽然这么说,可钱雪的激将法奏效了,赵一航嗓音沙哑,他脑中那根叫理智的弦已经断了,“不过是阴谋也没关系,这个交易我和你做,姐姐。”

    赵一航拉开拉链掏出灼热:“确实,有些事我根本不期望你会愿意给我做,可既然你说可以,那我怎么能错过呢。”

    “姐姐,给我口吧。”

    钱雪还没有仔细观察过这个东西,她那时只觉得男人的性器让她害怕。尽管除了痛,它还给她带来了快感。

    现在仔细一看发现那并不是个肮脏可怕的东西,它就是正常的男人身体的一部分。赵一航的这物什长得不赖,长度和粗细钱雪已经领教过了,虽然她之前没有性经验,可也大约知道放在男人堆里应该算很厉害的了;上面没什么奇怪的颜色或者恶心的污物,看着很干净。没错,赵一航是个干净到有些洁癖的男生,这里当然是干净的。

    赵一航坐在椅子上,钱雪跪在地上,她低头凑近闻了闻味道,还好,没什么味道。除了尺寸太大和钱雪的嘴实在不符这点之外,其他方面应该不至于让钱雪口的体验太难受。

    她试探性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马上就听到赵一航的呼吸变得沉重。

    没吃过猪肉但还是见过猪跑,她生涩地舔舐着赵一航的棒身,从上到下、从下到上,不放过任何地方,赵一航的性器因为钱雪的舔舐而愈发肿胀,唾液的包裹让整个棒身泛着晶亮的光。钱雪的服务很周到,她现在的样子很像专注舔冰棒的小女孩。

    舔弄的声音或轻或重,在安静的房间异常清晰,此外还能听到男人沉重的呼吸声。

    钱雪腹诽赵一航居然还不射,倒是还挺能撑的。不过他额边的青筋已经显露,咬紧牙关不断吞咽着口水,像是在极力忍耐,脸和耳朵都泛着红,眼神满是情欲地看着钱雪的发顶。他觉得有些可惜,现在这个角度钱雪的脸被长发挡住了,他看不清楚钱雪的表情。

    钱雪嘴上动着,心里却是一片混乱,看着眼前这东西,心里抑制不住地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比如说赵一航一定能当个好床伴,他这个条件肯定会有富婆愿意包养他,再比如说,她会想起那个雨夜的后期,这个东西进出自己的痛楚和快感。

    她羞耻地感觉到自己下身湿了,她无法抑制身体的本能反应。或许,她还挺喜欢赵一航的身体的。如果他不是弟弟,就好了。

    钱雪一手握住仿佛有生命的灼热,含住赵一航的龟头,模仿性交的动作来回在嘴里进出。太大了,她有些吃力,觉得自己的嘴也会出现下体曾遇到的问题——撕裂。

    她不知道自己的技巧对不对,动作十分轻柔,小心翼翼避免牙齿碰到。现在这种姿势,她应该可以把赵一航的命根子咬掉。

    “姐姐,”赵一航并不满足钱雪嘴上的速度,钱雪越是给他口交,他越是难耐,声音沙哑得厉害,“我想听你说点什么。”

    钱雪的手依旧抓着棒身,可嘴上的动作停了下来,她抬头用有些泛着水雾的眸子看着赵一航,这双眼睛有几分迷惑带来的无辜,也有几分情欲和媚色:“你想听什么?弟弟你好大?”

    “对不住了姐姐,”赵一航没办法再忍受这样的撩拨,他猛的起身把跪在地上的钱雪捞起来,拉下她的内裤,让她整个人跨坐在他身上,钱雪一时慌乱只得扶住赵一航的肩,他们的脸离得很近,近到鼻尖可以互相触碰。他把手指插入了钱雪的甬道感受她的温度,钱雪已经动情,私处淌下滑腻的液体,她的身体已经准备好了。

    赵一航的手很漂亮,也很适合做手工活。感受着赵一航修长的手指在体内搅动,钱雪抓着赵一航肩膀的手又紧了几分,她切齿道:“好弟弟,我以后一定要把你这双手废了。”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