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爷 - Aftermath 亲人仇人爱人(姐弟骨科 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Aftermath:后果;余波;巨变之后

    钱雪觉得自己要死了,从肉体到精神。

    她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时候结束的了。她迷迷糊糊时似乎被赵一航抱入浴缸中清洗身体,她能感觉到湿热的毛巾擦拭身体,能感觉到他的手指进入她的身体去清理浊物,她能感受到浑身都在痛,头痛、嗓子痛、腹痛、腿痛、下体也在痛。

    她太累了,尽管处于如此危险又未知的境地,尽管那么难受,她晚上还是断断续续睡了一段时间,她时而梦到自己沉在水里,时而又梦到自己正在下的楼梯突然消失,整个人都在往下坠,她害怕极了却无论如何也醒不过来。

    睡得极其不安稳。

    她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醒,这时她才意识到身上还有更多的麻烦事。昨天就发现下体流血,今天还在流,其实是生理期来了。来的太不是时候。

    为什么昨天不再早来一两个小时呢,说不定赵一航就放过她了。做的时候才开始流血,她根本不知道是内壁破了还是经期来了。恐怕都有吧,腹痛应该就是生理期导致的,甬道在痛,这种伤不知道会不会因为经血的持续浸润而感染。

    因为昨天逃跑的时候摔倒,手肘和膝盖已经出现了大量淤青,尤其是膝盖。肿的厉害,腿一动就疼。

    不过这还不是最严重的事,最严重的是她昨天从公司回自己家的时候淋了雨,现在感冒了开始发烧。其实从昨天的嗓子疼已经能看出点苗头了,她那是只当是说了太多话口干舌燥导致的,看来和受了风寒也有关。

    本来她就头痛,发烧多少让她的头痛加重了。

    她把自己紧紧裹在被子里。

    “姐姐,你叁十九度了,要不要去医院?”

    钱雪摇头,她本来嗓子就哑,说话要费很大的劲,她姑且能不开口就不开口。

    “还是去一趟医院吧,万一不是感冒怎么办?”

    钱雪闻言冷笑,哑着嗓子问:“怎么,怕我得了新冠传染给你?我偏不去医院,我就是想传染给你。”

    “哦,这样。”赵一航不太在意,“那咱们就死在一起好了,你退烧前我就不出门了,省的祸害别人。这几天就点外卖吧。”

    钱雪虚弱地说:“你得出去。”

    “什么?”

    “你看不到吗?”钱雪姑且掀开被子,她下身未着寸缕,床上是还未干的血红,“去给我买卫生巾。”

    钱雪的经期一向不准总是推迟,没想到这次这次居然和上次刚好隔了一个月,她根本没有准备。其实她因为经期不准总是迟很多所以从不提前在出门时备卫生巾,如果在公司例假来了那就先借用同事的,在家的话就更不用担心了,家里一直有存货。她根本没想到会发生昨天那样的事才会弄得如此狼狈。

    赵一航戴上口罩出门后,钱雪强撑着身体起床去客厅拿手机,拍下了沙发和床铺,还有身上的淤青和血迹。

    不过她知道,这样还不够。做完这些动作后她再也没有一点力气,眼开始花,头痛也更甚,她只好再次上床。

    赵一航不久后回来了,他带回了很多东西,盒饭,药膏,当然还有卫生巾。

    “姐姐,你也知道现在药店是买不到感冒药的,必须去医院里诊断,我家的感冒药还有些,可能够你吃个两叁天,吃完了你还不退烧咱们就去医院好吗。”

    “姐姐,你饿了吧,吃点东西,我这次买的盖浇饭配菜是无刺鱼,闻着挺香的。”

    钱雪在床上盖着被子背对着他,不想搭理他,半晌才说,“我没胃口,什么都不想吃。”

    “那好吧,你什么时候饿了告诉我,我给你热饭。”

    钱雪也说不清自己在较什么劲,她乖乖按时吃药,可就是不吃赵一航给她的食物。一天过去了她的烧还没退,第二天她还是不吃东西。赵一航几乎隔一个小时就问一次她要不要吃饭,看着他不悦地皱眉钱雪心里高兴极了,痛快。

    有什么好皱眉的,这小畜生是关心她,还是怕她死在他家里不好和警察交代?

    其实要说故意倒也不算是,钱雪是真的没胃口,她一想到她和弟弟做了的那天晚上,负罪感和反胃感就会袭来。

    她知道自己没什么错,负罪感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可能是因为她当时没下狠心捅得狠一点,这样后面的事都不会发生了,可能是因为后面她放弃了抵抗,多多少少由着赵一航摆布。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她本可以避免这一切。如果小时候她不只是沉浸于自己的情绪不管手足的死活,她弟弟是不是不会受尽委屈,变成现在这样?如果她从一开始意识到赵一航长得像弟弟时就不要交往,会不会不至于让事情发展到不可控?

    说到底还是因为私心和侥幸心理,或许再来一次,她会做的更好。

    马上快到晚上六点了,她真的快断食两天了。

    “洋安区疗养院南住院楼735病房。”

    躺在床上的钱雪闻言寒毛直竖,猛的转身面对赵一航,死死瞪着他:“你想做什么?”

    735病房正是钱才多住的病房。洋安区疗养院位于泰城最南边的郊区,是全泰城条件最好的疗养院,环境幽静设备齐全,大夫都是从市中心的老院区调过去的。钱雪的公司在北城,从公司到疗养院得先坐地铁再转两趟公交,遇到堵车一来回得五个小时,钱雪工作忙,一般两到叁周才去看一次钱才多,有时候甚至一个月才去一次。

    钱才多病了以后觉特别多,每次钱雪过去他几乎都在睡觉,她又不忍心叫醒他只是默默在一边等着,钱才多醒来后两人会聊聊天。其实也没什么好聊的,因为她和钱才多的生活都无聊又重复,就算聊也只能说说上学时候的事,这些话翻来覆去说了太多次了。

    曾经不是这样的,钱雪只觉得可悲,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日益衰弱的爸爸,所以两叁周见一次,挺好。

    她不知道赵一航打的什么主意。

    赵一航点了手机的播放键,里面是那天晚上的录音。

    “姐姐,你太紧了,放松一点好不好?”

    “小诚,你轻一点,唔……”

    男女交媾时的交谈声和呻吟声,撞击声和水声。

    钱雪捂住耳朵尖利又崩溃地大叫:“你别放了!你去死吧!”

    赵一航按下了暂停键:“其实不光是录音,我还有录像。你说要是别人知道了咱们的事,尤其是钱才多知道了,会怎么样?”

    钱雪抓紧了被子,凶狠又无力地咒骂:“疯子,变态。”

    赵一航只是看着她笑。

    钱雪问:“你在威胁我?”

    “我只是希望你乖一点,别做这些伤害自己的事了。吃饭吧。”

    “好,你把饭给我,我吃。”钱雪妥协了,反正她本来也不想死。

    她不想死,也不能死。她死了她爸怎么办?

    赵一航欣慰地笑,把刚买的鸡蛋炒饼丝端到她面前。太久不吃东西钱雪吞咽得很艰难,吃着吃着她开始全然不顾形象地狼吞虎咽。

    毕竟她也没什么形象可言了。

    “姐姐,我觉得咱们应该好好谈谈。”

    钱雪塞满饭的嘴嘟哝:“我头疼,改天再谈。还有,别叫我姐,我讨厌你这么叫。”

    “好吧,那我叫你什么?钱雪?太生分了吧。不然我叫你的小名雪花?”

    钱雪的筷子微微一滞,接着她满不在乎地说:“算了算了,你爱叫什么叫什么吧,想叫姐你就叫,你给我把自己的位置摆正了。”

    “那我还是想叫你姐姐,”赵一航看着她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我太久没这么叫你了,不知道欠了你多少声姐姐。”

    “姐姐,已经结束了。”

    钱雪嚼饭的嘴不动了,她疑惑地抬头:“什么?”

    <<<<<<<<<<<<<<<<<<<<>>>>>>>>>>>>>>>>>>>>

    别担心别担心,没结束哈。

    下章或者下下章应该有肉。

    最后再说一下更新的事,我现在在复习考研,会更新比较慢,希望大家见谅。等过了考研这段时间,不管考没考上我应该都会一周叁四更的,够肝的话说不定还会更更多。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