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爷 - 第十三章窃听器 亲人仇人爱人(姐弟骨科 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我的好弟弟,你玩够了吗?”

    “哦?”赵一航听罢轻轻挑眉,仿佛听了天大的笑话一样笑了出来:“钱雪姐你在说什么啊,你是不是精神不太好?不然咱们明天去医院检查一下?”

    他虽不松口,可他现在的表情和语气已与之前判若两人,让钱雪觉得充满讽刺和挑衅意味,原本清澈的眸子此刻也深不见底、满是玩味,他似乎已经不再伪装了。

    赵一航懒洋洋地坐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拍了拍旁边的位置示意钱雪坐过去,钱雪当然不如他的意,她把手中的折迭伞随手丢在一边,雨水在地板上画出了半个圆弧。随后钱雪抱着双臂靠在客厅贴着海水纹壁纸的墙上,这个角度正对着赵一航精致阴诡的侧脸,他虽面带笑意,可这笑意已不能让人感觉到一丝温度。

    钱雪看他这样也笑了,小孩子家家故作高深的样子再可笑不过了:“一航……还是叫你小诚吧,小诚,你真以为姐姐我被你耍得团团转吗?我只是不愿意和你计较。虽然之前我并不能确定你到底是不是小诚,可我想着如果真的是你的话,那我就由着你闹吧,你闹够了气可能就消了,我随你折腾,谁让你是我弟弟呢。”

    “钱雪姐,”赵一航保持着那张笑脸,“你可能就是太想你弟弟了才会有这种想法,你说我是另一个人,总要有凭据吧?”

    钱雪轻笑:“警察怀疑人需要凭据,像我这样的普通人凭直觉和逻辑就可以确定是你了,你要证据的话,我也拿的出来。”

    从孙小菲去事务所闹事那天起钱雪就知道她可能被监听了,她翻遍了自己出门那天穿的衣服,包包还有鞋子,甚至仔细检查了身上包括头发,都没有可疑的东西。

    她冷静下来分析了一下,她和邢凯睿一直用微信发信息交流,手机是指纹锁,应该不会被人看到微信信息,而且因为是文字交流,所以也不会被听到她要去什么地方吃饭,也就是说提前知道她要去哪个饭店、并在座位上安装窃听器是不可能的;她背什么包穿什么衣服戴什么饰品都是当天才决定好的不确定性非常强,所以其实也不可能提前在这些地方装窃听器。思来想去,幕后黑手只能把窃听器装在他可以确定钱雪当天一定会带着的东西上,那就只有一个东西了。

    手机。

    虽然钱雪觉得有点难以置信,但只能是手机。她打开套在手机上的塑料外壳,发现外壳里放了一个小拇指指甲盖那么大的黑色圆片,这个圆片有一定厚度,但是放进手机壳里并没有影响到手机的使用手感,所以只要不把手机壳打开,就不会发现。

    这招其实并不高明,因为有些人无聊时会把手机壳反复套上又卸下,很容易被发现。不过幕后黑手显然并不在意是否被发现,因为钱雪就算发现了把窃听器扔掉,那他还可以在别的地方继续安装窃听器;他可能也并不担心钱雪报警,因为他应该已经处理了一切痕迹,警察也无从下手。

    这么一想,钱雪选择当做不知道这件事,把窃听器留在手机壳里套了回去,因为只要幕后黑手发现这个窃听器工作一切正常,很大可能不会再去安装新的窃听器,钱雪也就不必费心再去翻找。

    至于是什么人做的,钱雪真的不敢确定。赵一航的嫌疑虽然很大,但是往手机壳里偷塞一个窃听器并非难事,这种小操作可以发生在钱雪坐公交的时候,餐馆用餐的时候,甚至是走在路上和别人相撞的时候,任何人都有可能是装窃听器的那个人。

    从那之后,她一旦觉得要说什么或者做什么不想被听到的事,她就会把手机远远地放在一边,比方说那次她因为不堪其扰去报警调查扔石头的孩子,她就不是用手机报的警,而是把手机放在家里徒步去警局报案,然后把微信号、qq号和手机号留给警方,互发文字消息进行联络。

    虽然案情没什么进展,不过钱雪猜测,扔石头的孩子应该只是被幕后黑手用什么办法收买的小孩,可能连幕后黑手的脸都没见过;至于去给邢凯睿和孙小菲送信的人,虽然没去查,但是想来也不会是幕后黑手本人。

    钱雪一直以来都对赵一航不放心,一次偶然的机会她看到邢凯睿发了一条朋友圈,大致的意思是庆祝他的餐馆拉到一笔投资,投资人是榆城一位有名的大老板,底下的配图是邢凯睿和那个老板的合照。钱雪犹豫再叁,还是发微信拜托邢凯睿问问那个老板,能不能想办法帮她查一查两个榆城人:赵致望和周新梅。这是赵一航人事档案上父母的名字。

    她并不知道那个老板到底有多大的能力,也不知道他和邢凯睿的关系到底如何,会不会给他面子,所以她并没有对这条线索抱很大希望。

    可改账的事情一出,前面的一切都不那么重要了。

    <<<<<<<<<<<<<<<<<<<>>>>>>>>>>>>>>>>>>>

    窃听器的那个设计,我觉得是可以达到的,不信的话我给大家发张图,也不知道大家能不能加载出来。(我也没有打广告意思啊只是随便在t宝上搜了张图。)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