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爷 - 第十二章惊雷(下弟弟) 亲人仇人爱人(姐弟骨科 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钱雪莫名其妙就摊上大事了,她甚至有点反应不过来。

    年过半百的李总微微发福,戴着方片圆角的眼镜,也不知道是近视镜还是老花镜;锃光瓦亮的头顶上覆盖着从两侧梳上去的稀疏头发,极其刻板印象的都市中老年高管的形象。可是他有着和他年纪不符的中气,此时的他暴跳如雷,蔡总、钱雪、甚至是随行的税务局专员和审计都在不断安抚仿佛是个炸药包的李总。

    李总是泰城本地人,普通话中带一点泰城口音,钱雪一直都很爱听这种泰城味儿的普通话,可惜她直到这时才发觉那一丝丝口音带来的幽默感会在语气怒不可遏时荡然无存:“钱会!你也知道我萌宏达电子有专职会计了,可我这不马上要shēng(申)请上市,才说把账交给像你萌这种专业团队么?可是你看看,现在账做成啥样儿了?我本来是看你萌事务所口碑好才选老你萌,现在好了,我的清白都要不保了!”

    宏达电子是个综合类的电子产品公司,旗下有五个分公司,涉及产品种类上百,这个项目一个人是无法独立完成的,钱雪是项目负责人,除了做账还负责统筹协调,与事务所其他六个会计一起完成这个项目。

    审计发现今年一二季度的总季报里有叁十多处的数字和发票都对不上,纳税额也相应出现问题,所以李总首当其冲被怀疑勾连会计做假账偷漏税了,李总简直比窦娥还冤:“我明知道上市前我萌公司肯定是重点检查对象,咋可能胆子这来(这么)大了么。”

    理所应当的,李总到会计事务所要讨个说法,他其实不太相信是事务所的工作疏忽,总觉得蔡总或者钱雪是不是被对家收买了故意坑他。

    钱雪小组七个人的分工很明确,之前一直没出什么纰漏,要命的是审计核查出有问题的账目,全都是钱雪负责的,像是把8写成9,又或者多了零少了零之类的,怎么看都像是粗心大意写错的,差一点也就算了,做错了这么多处,已经是重大事故了。

    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钱雪。她紧锁着眉头认认真真地翻看了所有有问题的账目后,斩钉截铁地打断了喋喋不休的李总:“李总,这么低级的错误我不会犯的,我的账一定是被人改了。”

    李总满腔的怒火没处发泄,对着钱雪劈头盖脸地吼:“别仍改了?钱会我告(诉)你,做错老就承认我还敬你是条汉子,你推脱责任不认账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说有仍故意改账是哇,行哇,你告我是谁!”

    钱雪紧抿着嘴唇不说话,她的目光在人群中搜寻,然后死死地锁定住赵一航。赵一航此时正一脸担忧地看着钱雪,可钱雪觉得他脸上的表情虚伪极了。

    李总不明所以,顺着钱雪的目光看过去,“你的意思是这小伙子改你账了?”

    钱雪这时已经走到了赵一航面前揪住了他的衣领,用她那不带任何情绪的嗓音问:“是你干的对不对?”

    赵一航先是一脸茫然,随后马上慌乱地说:“钱雪姐你松手好不好,你先冷静一下。”

    周围的同事赶忙来拉架,钱雪收了手。赵一航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钱雪:“钱雪姐,你怎么能怀疑我呢,我没有理由害你啊。一二季度的时候你总是休息不好,难免出些差错,咱们好好给李总道个歉,商量商量解决办法吧。”

    钱雪咬牙切齿:“你没理由害我?你当然有理由害我!”

    “什么理由?”

    “……”钱雪不能说。

    可她就是知道,一定是赵一航做的,除了他还能有谁呢。

    后来好说歹说蔡总把李总请到她办公室商量处理办法。钱雪觉得头痛极了,拄着桌子一句话也不想说。

    有和她认识时间比较长的同事过来劝她:“钱会你也别太激动了,冷静冷静。大家都知道你前段时间不容易,晚上睡不好觉,白天还有人来你这里找茬,你可能就是太累才出错了,没事的,我们都知道你的能力,你也得相信蔡总能把事情处理好。”

    钱雪觉得头痛欲裂:“不是这样的,我绝对不会出错。”钱雪做账本来准确率就高,而且她一向小心,做好的账目会反复核查两到叁遍才安心,所以哪怕她已经记不起具体的数字,但她不相信自己会写错。

    同事只能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样子离开。

    钱雪此时才想明白,合着前面的各种骚操作是在这儿等着她呢,让大家觉得她那段时间精神衰弱,所以工作出现失误也就显得顺理成章了。

    卑鄙。无耻。

    蔡总和李总最后谈妥了,决定事务所以公司名义,钱雪以个人名义向税务局发出说明,证明此次事故中负责人钱雪负全责,与宏达电子有限公司无关,宏达电子有限公司因此事件产生的各项支出以及误工费由事务所承担,并于本年末与事务所完成工作交接手续,终止合作关系。

    这样的处理结果钱雪不想认,可李总急着逼事务所向税务局做出声明,他也爽快,跟钱雪说她要真觉得冤枉就报警,他服从警方的处理结果。

    “钱会,你到底报警不报了,你要打算报警那你的声明我可以先不要,你萌公司先赶紧出声明证实责任不在我就行老,赔偿哇可以等警方处理结果出来后。你要不打算报警,那你就赶紧出声明道歉赔偿!”

    钱雪的脑子一团乱麻:“让我再想想,李总你给我一周时间行吗?反正事务所会立马出声明证明宏达电子的清白,不会给你们公司造成后续损失了。”

    李总虽然答应了,可他走之前钱雪听到他嘴里一直嘟嘟囔囔:“想想想,想甚了想,现在的年轻仍咋这的了(怎么这样),干活不细,又不敢担责rèng……”

    同事们一个两个都过来劝钱雪还是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不要硬撑着工作了,钱雪已经没什么心思和他们辩解了,直接跑进蔡总的办公室。

    “蔡总,别人可以不信我,可你一定要信我,行吗?我的账一定是被改了。”

    蔡总此时正焦头烂额,她无奈说:“既然你这么说了,好,我信你。可是接下来要怎么办?这件事不算小,恐怕再过两天整个泰城的会计圈和各大公司都知道了。”

    钱雪会意。她明白,出了这么大的事故如果她不能自证清白,最严重的后果可能是她在泰城的会计行混不下去了。就算不至于这么严重,短期内她接不到活也是肯定的了,等这件事的热度慢慢降了或许她还有机会复出。

    而且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同事们相处了。虽然大家没说什么,可是那些资历浅的同事们会不会觉得她德不配位?当负责人时成员们会不会从此不再听她的指挥?不信任的种子一旦种下就会生根发芽,她继续待在公司一定会受着同事的指指点点,这种感觉怎么可能好受。

    钱雪看着蔡总:“你会开了我吗?”虽然是钱雪一贯的平和语调,可蔡总多少听出了点委屈和撒娇的意味。

    蔡总挠挠头:“你这——我当然不开你了,不过你还是回家避避风头吧。现在这情况肯定没有公司找你了,不带户的话我也没法给你算工资。这样好了,我也不给你算什么基础工资了,那点钱还不够你塞牙缝用呢,你要是缺钱了就问我借,零利息的,什么时候我想让你还了再和你掰扯基础工资的事。宏达电子那边的话,也以公司名义赔偿,你看可以不?不过要是最后真相大白了,我非要让那个捣鬼的小人赔钱给我,我要让他赔得倾家荡产哼!”

    钱雪真的要感动哭了,一把抱住蔡总:“菜籽,有你这样的老板我真是修了几辈子的福了。我要在那些压榨员工的996公司现在我就得卖身还债去了。”

    蔡总快被她勒死了。

    到下班的时候,钱雪发现赵一航已经走了,大家也不奇怪为什么今天他们不一起走,毕竟他俩今天搞的挺不愉快的。刚刚出了公司没几步,好巧不巧的,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钱雪被淋成了落汤鸡,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形容钱雪再合适不过了。

    钱雪匆忙回到家里,看到邢凯睿下午给她发过微信,点开看了内容之后钱雪不禁苦笑:“我这不靠谱的老同学啊,现在给我发这些有什么用,黄花菜都凉了。”

    钱雪在家换了衣服,重新化了妆盘了头,随后她打伞出门。尽管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可雨夜中的她自信又高傲地仰着头,一如既往。

    赵一航一打开门就看到打扮光鲜亮丽的钱雪,有些许的惊讶。钱雪涂着车厘子色唇釉的双唇轻启,语调中没有一丝波澜:“可以让我进去吗?”

    赵一航赶紧侧身让钱雪进来:“钱雪姐你今天的妆和衣服特别配。”

    钱雪合上伞,把上面的雨水抖了抖,水珠滴落在屋里崭新的瓷砖上。她依旧平静地说:“这是我最后一次特意为你化妆打扮了。”

    “什么?钱雪姐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都到现在了没必要和我装了吧。”钱雪嘴角轻轻上扬,摆出她职业性的微笑:

    “我的好弟弟,你玩够了吗?”

    <<<<<<<<<<<<<<<<<>>>>>>>>>>>>>>>>>

    蔡总:“我非要让那个捣鬼的小人赔钱给我,我要让他赔得倾家荡产哼!”

    赵一航:“阿嚏!”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