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爷 - 第九章甜蜜(爆肝4600字) 亲人仇人爱人(姐弟骨科 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钱雪本来什么都没声张,可是赵一航把他俩谈恋爱的事告诉了蔡总,蔡总把消息传遍了整个公司,钱雪到公司里一堆同事在她身边起哄,也有些人担心钱雪,觉得年龄差这么大不知道他们能不能走到最后,担心她被小男人耍了。

    能不能走到最后,钱雪也不清楚。她谈恋爱的事也没告诉她爸,如果说了他一定会让钱雪把男朋友带回去给他看,到时候她怎么解释她找了一个和弟弟很像的小男朋友这种事?倒不是说男朋友不可以和弟弟长得像,可是万一呢,要是最后发现赵一航并不单单是“长得像”弟弟而已怎么办呢?虽然钱雪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但是在完完全全确定赵一航的真实身份前,她不想让她爸爸看到他。

    赵一航刚受伤的这段时间,钱雪每天下班都会去他家给他收拾家务,有时候会给他带饭,也有时候会买菜给他做饭。虽然她的厨艺很一般,不过赵一航还是对她做的饭赞不绝口。

    赵一航因为用左手拿筷子不太方便,所以钱雪尽量不给他做面条粉丝之类的食物,主要给他做包子饼子还有大米之类的主食,再煮些粥或者煲汤给他喝。尽管如此,赵一航吃饭还是要比平时慢很多,每当他嘟着嘴努力地吃饭时,钱雪就在一旁面带笑意地盯着他看,看得久了都把赵一航看毛了:“钱雪姐,你怎么总带着那么奇怪的笑容看我?”

    “嗯?奇怪吗?”

    “就是……怎么说呢,像妈妈看儿子的那种表情,哦对,叫姨母笑。而且你的笑容里似乎还有点淡淡的忧伤?”

    “……”钱雪无语,想了想告诉他说:“我每次看到你这种萌萌的样子,就会想起我弟弟。”

    “弟弟?!”赵一航喝汤差点呛到,他非常惊讶:“钱雪姐你还有弟弟吗?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

    “我弟弟叫钱诚,他呀,是个非常可爱的孩子,和你一般大。我十叁岁那年父母离婚了,他跟我妈走了,从那之后我就再没见过他。”

    “哦那……”赵一航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是想他了吗?”

    “是啊,我一直在想他,非常想,可是他不见得会想我,他应该觉得我是个坏姐姐。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当初对他不够好。”

    “对他不好?为什么?”

    钱雪陷入对往事的回忆,眼中有抹不开的忧伤,她犹豫了一下说:“他没做错什么,是我迁怒于他了。他是我妈出轨和别人生下的孩子,是我爸的耻辱,我妈对他很好,我又讨厌我妈,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后来他和我妈去榆城了,我也不知道他在那里过得好不好。不过应该过得是不错的吧,我妈那么喜欢他。”

    “哦……”赵一航似乎是在努力消化着钱雪告诉他的事,问她:“既然你想他,为什么不去找他呢?”

    “开始年纪小不懂事,一直在怨我妈和我弟,后来我想明白了就打电话给我妈,想知道他过得怎么样,可是我妈不告诉我钱诚的情况,再后来电话也打不通了。毕业后我想好好去找找我弟,可是我爸那时候又出事了,我忙得分身乏术。再后来再后来,我就有些认命了,我告诉自己找不到他就算了,找到又能怎么样呢,我妈那个女人品行差还溺爱儿子,能把他教成什么好人?可是不管怎么说钱诚都是我弟弟,我还是想知道他现在到底过得怎么样了。”

    赵一航思索着点点头,没有因为钱雪的这套说辞产生什么不合理的情绪波动,“钱雪姐你说的有道理,不找他就不找了。可是如果你以后想找他的话,我帮你。”

    钱雪欣慰地看着他笑,亲昵地摸他的头:“你快别说话了,汤都凉了。”

    虽然每天晚上钱雪都去赵一航家,可她从不留宿。赵一航留过她,可她拒绝道:“我不喜欢睡沙发。”

    “我睡沙发就好了,你去睡我的床。”

    “可是我认床,睡别人的床会睡不着。”

    “那好吧……”赵一航也不强留,“可是你家不是一直有人往防盗窗上扔石头吗,这样晚上也睡不好吧,我家这边清净,床的话多睡一睡也就习惯了。”

    “哦?”钱雪打趣他:“你这么想让我留下,是不是图谋不轨?”

    赵一航窘极了:“没有没有没有,我都这样了,怎么图谋不轨。”

    钱雪后来在窗边装了监控,终于拍到了扔石头的小孩,她把监控视频交给了警方,可是画面太模糊了,警方说他们未必能靠监控找到那个孩子。为了抓到熊孩子,便衣们晚上去钱雪家外面蹲守,然而几天下来一无所获,最后他们只能和钱雪说有情况了再联系他们,钱雪也没办法,就这样吧,只要没人再来扔石头就好了。

    警察走了之后的一天晚上,钱雪突然听到敲防盗窗的声音,不是石头砸的声音,真的是用手敲的声音,她吓了一跳,忙抄起菜刀跑去看。掀开窗帘钱雪看到了赵一航大大的笑脸。

    钱雪惊讶:“一航?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今天正常走路已经没一点问题了,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家,想过来保护你。”

    钱雪一直防着他,没和他说过她报警找过警察的事,所以他可能真的不知道已经没人砸窗子了,钱雪只能和他说:“你的胳膊还不利索,逞什么强呢。”

    “钱雪姐你不是说砸窗户的是小孩吗,我还是能对付的吧。没事的钱雪姐,你今晚安心睡觉就好了,我就睡在窗户外面。”

    “不用了,这两天已经没人砸防盗窗了。”

    赵一航固执道:“可是万一他又来了呢。”

    在钱雪的极力劝说下赵一航才进屋子休息,快十点的时候他还是没有要走的意思,钱雪只好向他下了逐客令,虽然他一副委屈的样子,可钱雪还是把他推了出去。

    没想到第二天一早钱雪出门上班时,发现赵一航靠在窗户边的角落里睡着了,那个角落从屋子里看是看不到的,出了门才能看到。经过一夜,少年冻得用左臂紧紧抱住打了绷带的右臂,夜里的水汽打湿了他的衣服,连带着头发都带着潮湿的水汽。钱雪看到此情此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气呼呼走到他面前用包抡了他一下。

    赵一航睡眼惺忪地向钱雪打了个招呼,“那我先回去了。”然后他脚步虚浮地离开了。钱雪望着他的背影,心里五味杂陈。

    没想到第叁天早上钱雪出门后又看到睡在墙角的赵一航,钱雪忍无可忍地发了火:“你能不能不要再睡在这里了,我都说了我没事,你要是晚上冻坏了怎么办?被坏人欺负了怎么办?”

    赵一航像一只犯了错的小狗一样怯怯地说:“我真的没事,我也没有影响到你生活啊,我就安安静静在这里,你当我不存在就好了嘛。”

    一个大活人睡在她家外面怎么能当成不存在。可是赵一航一根筋非说要保护她,钱雪无奈,当天晚上只好让赵一航进她家睡在沙发上,就这样赵一航在她家睡了几天后钱雪才好说歹说把他劝回了家。

    赵一航在钱雪家睡的这些天一直再没有砸防盗窗的声音了。钱雪现在有监控,她发现晚上赵一航一直睡得很沉,也没有奇怪的举动,非常规矩。

    钱雪谈起恋爱后变得比原来更忙了,赵一航非常粘她,下班后她总是陪着他都没办法加班做账。赵一航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拉着她到处跑,逛公园,吃夜市,看电影,钱雪感觉自己年轻了好几岁,可惜岁月不饶人啊,她每次逛完都累得趴到床上动都不想动,睡眠也好了不少。

    赵一航的胳膊在慢慢恢复,不到叁个月的时间医生说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虽然拆掉绷带后医生一直让他小心右臂不要用力不要多动,可是赵一航似乎也没太放在心上,右臂许久不动一朝解放,他总是不自觉地动自己的右胳膊,钱雪只要看到了就会呵斥他,每每这时他就像个孩子一样委屈地一句话也不说,默默地把伸出的右手放好,乖极了。

    钱雪一直不习惯主动去牵别人的手,可是赵一航总是要拉着她,她如果甩开了他就会上来又把她的手牵住,钱雪也拿他没办法,最后就由着他去了。两人手牵着手走在步行街上时,偶尔也会有人投来艳羡的目光。钱雪知道,她看上去一点也不老,只要脱掉平日的工作装换上牛仔裤或者浅色的裙子,她就像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和赵一航站在一起应该还挺登对。

    可是钱雪不能总保持这样的好心情,一次钱雪带着他去一家她很喜欢的餐馆去吃饭,餐馆的老板对钱雪比较熟,多问了她两句:“钱会这是你男朋友吗?看起来挺年轻啊。”

    “是的,他比我小几岁。”

    “哦,”老板笑呵呵地说:“小点的好啊,你长得显小,就应该找个年纪小和你才般配。我看你俩挺有夫妻相,好好处。”

    赵一航听了这话很开心,可钱雪心里却一紧。夫妻相?什么夫妻相?夫妻相是指他们两个般配,还是指他们长得像?

    只要想起这茬,钱雪就会很忧虑。可是她现在几乎已经没办法再怀疑赵一航了,他看向她的眼神分明就是男人看向自己所爱女人的眼神,对待她的方式就是对待爱人的方式。他会拥抱她一抱就抱好久,也会突然从她的身后探出头来给她一个吻。

    要是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快到夏末的时候赵一航好得差不多了,基本已经活蹦乱跳了。一天周六他邀请钱雪去他家吃他做的菜,他只做了叁道菜,味道实在是不怎么样,赵一航挺不好意思:“我没怎么做过菜,就算做也是饱了就好从来不认真,不过多练练应该就好了。”结果他们午饭晚饭还是点了外卖才吃饱。

    虽然没去上班,不过钱雪特意把电脑带到了赵一航家里。他在次卧里又添了一张床,吃了午饭后钱雪赶快坐在床上打开电脑做账,想赶赶因为和赵一航出去玩落下的进度。其实她还真想过要不要和赵一航一起住,但是她在新合小区住习惯了,而且她把大量的资料都放在现在的房子里,实在不想大动干戈地搬家让别人知道她和男朋友住在一起,万一分了又搬回来像什么样子。不过钱雪得承认,赵一航的家宽敞明亮又在高层,确实比她住的出租房条件好很多。

    晚上她陪赵一航窝在沙发上一边嗑瓜子一边看国外的爱情喜剧片,里面有的情节尺度还不小,每到这种情节的时候她和赵一航都尴尬地不发一言,屋子里只能听到两人嗑瓜子的声音还有电影里的男女压抑的呻吟声。

    看完两部电影后已经快十一点了,钱雪发现自己看得太入迷忘了时间,从沙发上跳起来就要回家,赵一航看她要走,连忙一把她拉回沙发上,钱雪差点没坐稳跌进他怀里。

    赵一航抱住她的胳膊:“钱雪姐今天这么晚了你就别走了吧。”他现在在钱雪面前早就不是之前腼腆羞涩的样子了,现在和她熟了学会耍赖皮了。

    钱雪看着他这幅撒娇的样子,摸了摸他头发茂密的脑瓜说:“乖,我在陌生的环境里睡不着,明天我再来好不好?”

    赵一航扁了扁嘴不太乐意,还是拉着她的胳膊不放,不过他答应说:“那好吧,你走之前亲一下我好不好?”他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你呀……”钱雪无奈地笑,她凑到赵一航身前,嘴唇贴了上去,她本来以为这会是蜻蜓点水的一个吻,可是她刚吻上去赵一航就用手扣住了她的后脑勺,侧身把她的身子抵在沙发靠背上,他轻轻地撕咬着钱雪的嘴唇,钱雪完全没有防备,他的舌头轻松地叩开钱雪的牙关,青涩地挑逗着她的舌头,很快两人的舌头就在几乎相连的四瓣唇间追逐嬉戏。

    他们之前的亲吻最多就是嘴唇碰嘴唇,还从来没有过像这样的深吻。钱雪的双手撑在赵一航的胸前,她本能地想把他推开,可她的脑海一片空白,紧闭着双眼,手也使不上力气,她任由赵一航抱着她,感受着他怀抱不断升高的温度,回应着他热烈的吻,体会着他满溢的爱意。

    许久,纠缠在一起的嘴唇才分开,两人都气喘吁吁,钱雪马上松开抵在赵一航胸前的手,胳膊环上他的腰际抱住他,头埋在他的胸口不好意思抬起,她知道她的脸现在羞得红透了。赵一航温柔地抱着她,在她耳边低声地求她:“钱雪姐,钱雪姐姐,你今晚别走了好不好?陪陪我。”

    钱雪鬼使神差地答应说:“好。”

    <<<<<<<<<<<<<<<<<<>>>>>>>>>>>>>>>>>>

    感觉按这个进度我二十章之内就可以写完了,不过我的每章都很粗长,所以写完后字数不见得少。

    虽然有点煞风景吧,不过我还是想提一嘴钱雪是故意和赵一航说起她弟弟,并尽力表达自己对弟弟的不舍和内疚,当然是为了看他的反应啦。说这些话没任何坏处,如果赵一航不是她弟弟的话他多少能觉得钱雪是个有责任心的好姐姐,如果赵一航真是弟弟的话那他听了这些话说不定会心软。

    当然了写到这个位置了钱雪已经觉得赵一航应该不是弟弟了,因为她觉得弟弟应当不至于毫无顾忌地对她做这些事情。嗯,这些事情。

    其实如果这就是赵一航本来的性格的话,找一个这样的男朋友还挺不错的吧,反正我喜欢(咳咳)。

    ps:亲热戏不好写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有点头痛了,不管写成什么亚子都还请大家多担待了,我尽力了。

    哦对了,下章没真肉,不要期待(别打我)。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