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爷 - 第八章娃娃之家 亲人仇人爱人(姐弟骨科 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她”明显指的就是孙小菲,邢凯睿果然是知道了。

    钱雪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收到一封匿名信,里面说我和你吃饭的事我女朋友知道了,所以她去找你麻烦了。最后还附了视频链接和密码,我觉得这人说的这么清楚,未必是诈骗信息,所以就去那个链接看了。视频里她,打得挺重。”

    套路和孙小菲不太一样,孙小菲收到的是信和录音笔,信里写了钱雪的名字和地址。钱雪想到孙小菲也给她打过电话,就问他:“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电话那头不语。钱雪无奈:“你太冲动了。孙小菲给我道过歉了,我答应她不会和你提这件事,信也不是我写的。可你为这件事跑去和她吵架,她可能会以为我背信弃义阳奉阴违,把消息故意透露给你挑拨你们的关系。”

    邢凯睿说:“可不管怎么说她都不应该打你。你放心,我们没有吵,就是好好聊了聊。她说她给你道歉了,我打电话给你就是想确认一下她说的属不属实。还有就是,我也想给你道个歉,我确实是背着女朋友去见你的,没想到会给你惹这么大麻烦。”

    “没事。”除了这两个字钱雪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说起来,邢凯睿瞒着女朋友偷偷见她本来就是他的不对。

    “哦还有你放心,孙小菲不会再找你麻烦了,我们明天就回北京。”

    “嗯。”

    最后邢凯睿和她说:“钱雪,我相信你说的话,如果真如你所说,那你应该是被什么人盯上了,万事小心。我还是那句话,如果有我帮得到忙的地方,尽管和我说。”

    夏天的泰城温差很大,夜风吹拂着钱雪光裸的手臂和小腿,让她感到丝丝凉意。钱雪叹气,她已经过了可以随心所欲穿衣服的年纪了,明天她一定要拿一条长裤去公司,晚上出门的时候换上,不然老了之后得关节炎怎么办。

    说不定正有一双眼睛在暗中窥伺着她,想到这里,钱雪打了一个冷颤。

    她突然觉得如果一切都是她弟弟干的倒好了。如果是她弟弟捣的鬼,她觉得至少不用担心突然冲出来个人捅她一刀,或者突然有一辆“失灵”的车撞向她。她弟弟一定不会对她做这种事的,一定。

    可如果不是她弟弟,那她反倒可能有大麻烦了,会是十六年前的那个男人吗……

    赵一航的家在离公司五站路的一个小区,小区里年轻人和孩子比较多,这样的风格倒是很适合赵一航这个年纪的人。里面都是新盖的高楼,不过因为位置相对偏僻了点,所以房租倒不会那么贵。钱雪猜测赵一航就是贪图这里楼新,干净,便宜,所以不愿意到公司旁边的老小区租房子,宁愿每天多花点时间通勤。

    她没费太大的工夫就找到了赵一航的家,赵一航局促地把她请进门,然后一瘸一拐地去厨房里拿盘子打算放鱼。钱雪看着他打着石膏的胳膊和大片淤青的腿,就让他在餐桌边坐好,她去拿盘子。

    赵一航的家和钱雪预料中的很像,甚至说还要更整洁一些,对于他这个年纪又独身生活的男孩来说,实在是太难得了。客厅里摆了好几个bjd娃娃,有站在电视柜上的,还有坐在餐桌边的。和钱雪之前知道的恐怖谷效应不同,她觉得这些娃娃眉目或温和或活泼,不会让她有害怕的感觉。

    赵一航发现钱雪在看客厅里的娃娃,不无骄傲地说:“钱雪姐,我的儿子女儿们怎么样?”

    钱雪不吝赞赏:“很漂亮也很有灵气,这些娃娃都是你做的吗?”

    “那当然,躯干眼珠头发包括衣服都是我自己设计制作的。做一个娃娃少说得几个月,做的最久的我做了两年。”

    钱雪很佩服他的耐心和工巧,不过还是很世俗地问:“那这样一个娃娃能卖多少钱?”

    “这……我现在摆在这里的娃娃都是孤品没面世过,所以我也不清楚多少钱。不过我之前卖出去的娃娃便宜的也就一两千,拍卖出去过的最贵的娃娃卖了五万块,当然了,这个价格还包括眼珠头发衣服鞋子之类的配件,这些东西是可以单卖的。”

    简直是叹为观止。钱雪突然意识到赵一航送她的娃娃可能确实不止一万块,所以就问他。赵一航还是那句话,没面世,不知道价格,“不过娃娃的礼服裙子我做了叁件一模一样的,其他两件是六千块一条卖出去的。”

    钱雪汗颜,她最贵的衣服都没有一件娃衣贵,看来她之前估计的也不准确,赵一航送她的娃娃算上配件可能至少也得两万上下吧。她说:“一航,你送我的娃娃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赵一航摇头:“你值得。”

    “我值得?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吗?”

    赵一航温和腼腆地笑:“我知道啊,钱雪姐你是个很厉害的人,而且是个好人。”赵一航把他知道的事告诉钱雪:“钱雪姐你很照顾别人,尤其是新人;你从来都按时上下班,哪怕工作做完了,中午不到十二点,晚上不到六点也绝不离开公司;就算饭菜不合口味你一般也不会剩下来,实在吃不下了才会剩,如果有剩下肉类你会打包起来放在公司门口,喂旁边的流浪猫和流浪狗;还有就是,虽然你挣钱不少,但是生活一直规律节俭,不喜欢买名牌包和奢侈品,听说……听说你爸爸生病了,你一直给他安排最好的病房和护工,所以开销很大。”

    钱雪挑眉,看来赵一航对她还真的有些了解。

    赵一航接着说:“总之不管怎么看,你都是一个很好的人,能做你的男朋友,应该会很幸福。昨天晚上我从你家跑出去,其实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因为我总觉得……像你这样能力出众、生活又按部就班循规蹈矩的人,不会对我说那样的话。”

    赵一航越说声音越小,头埋得越低:“其实昨天你和我说你是因为老同学过世了才哭我就知道你肯定在骗我。因为如果真的是这个原因,你没什么不方便和我说的,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就会把这个原因说出来。可你偏偏把我把我叫到你家才说这个理由,我觉得你肯定是后来编出来的。可你为什么哭的真正原因我不清楚,为什么说突然喜欢我我也不清楚。”

    钱雪暗忖,赵一航大学的时候不愧是学霸,还真不是个憨憨傻傻的人,不好骗。

    他突然抬头说:“可是今天发生的事让我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你的真实想法和你告诉那个女人的不一样,你喜欢那个叫邢凯睿的男同学,你知道他有女朋友了,因为不能和他在一起才哭的对不对?突然和我表白也是因为他,你对喜欢了那么长时间的人死心了,打击太大受刺激了,所以想赶紧开始一段新恋情忘掉他,你可能觉得我这个人还不错,所以就把我定成了你下一段恋情的目标。”

    ……钱雪刚刚在心里夸了他,他就来了这么一出推理。不过这段推理也不算太差,向他表白的原因虽然错了,不过她昨天晚上哭的原因姑且还是对了一些。可是,她并没有赵一航想的那么喜欢邢凯睿就是了。

    钱雪好奇:“好啊,既然你觉得我是靠你忘掉暗恋对象,那你为什么答应我?”

    “……因为你和他不可能了,可我是喜欢你的啊。我总觉得,不管谁是你的男朋友,只要是你认定的,你一定会对他很好。所以既然你给了我当你男朋友的机会,我怎么都应该抓住才对。”

    钱雪看着眼前这个满身伤痕又神色温柔的少年,心弦被悄悄地拨动。他真的会是心怀鬼胎企图害她的人吗?

    “一航,”她的手覆上赵一航未受伤的左手,“你说的……都对。我确实觉得你人不错昨天才突然和你表白了,可是今天冷静下来发现自己的顾虑非常多。如你所见,我家的情况非常复杂,我身边最近还总发生一些事,可能有人想算计我,我现在很害怕,不知道应不应该把你牵扯进来。而且我年纪不小了,如果谈恋爱一定是冲着结婚去的,可是你还年轻,有更多选择的空间,你愿意和我谈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早早地被家庭束缚住吗?你的父母又是否同意,这些你有想过吗?”

    这天晚上钱雪和赵一航谈了很多,他们一边吃鱼一边聊,鱼凉了他们还没说完,只好热一遍后接着边吃边聊。钱雪了解了很多关于赵一航的事,不过真假不知。

    比如说,这里的房子不是他租的,而是他父母垫了点钱他自己又靠卖娃娃的钱付了首付买的,现在正还着房贷;再比如,他非常喜欢做bjd娃娃还有娃娃的周边,圈内口碑也很好,可是他不喜欢做一模一样的娃娃,而且总是有灵感了才做,爱拖延,所以产量不高,靠这个没有稳定收入,他家里人又不懂这行,所以非逼着他找一个五险一金的稳定工作,他无奈之下才去会计事务所当秘书,不过他志不在此,下班时间还是一门心思做娃娃,所以也压根没什么心思去考初级会计师证,也从来不问钱雪问题。不过这也不是长久之计,他现在只是顺着父母的意思在事务所工作,他未来会找个机会好好和父母解释,尽量让他们支持自己的爱好,哪怕他们不支持,他还是想按自己的想法走。

    “钱雪姐,你觉得我只靠做娃娃养活自己可以吗?”

    “虽然我不太懂,不过我当然会支持你。你是成年人了,有自己拿主意的能力。不过如果专职做娃娃的话你可不能像原来那样随意,得考虑工时产量和销路问题,这些问题都能解决的话你父母应该也不会反对。如果你怕说不清楚,我到时候可以帮你说。”

    赵一航点头,他的眼睛亮得像星星一样,那是和钱雪同年龄段的男人眼神中所没有的光彩,让她可以想到学生时代意气风发的同学们。他郑重其事地对钱雪保证:“钱雪姐放心,有什么事我和你一起面对,我会保护你。如果那个人再想害你,我们就报警好不好?希望你以后可以多和我讲讲你过去的事,而你未来的故事,我一定都会参与。”

    钱雪满眼笑意地看着赵一航清秀的面容,回答他:“好啊。”

    此刻的钱雪,几乎把她对赵一航的怀疑全都抛在了脑后,哪怕知道一切都可能只是假象,她的心情还是像刚刚恋爱的少女一样愉快,她真实地快乐着。

    <<<<<<<<<<<<<<>>>>>>>>>>>>>>

    啊,到这里就可以happyending啦(不)

    我错了,我说能写到约会可是并没有,不过这章的存在还是很必要的,大家姑且当一起吃鱼是约会吧……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