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爷 - 第七章受伤 亲人仇人爱人(姐弟骨科 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赵一航的意思很明显,他答应当钱雪的男朋友了。

    钱雪陷入被动,如今的局面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收场。她表白在先,现在拒绝了赵一航根本没道理。她当然不可以和赵一航说她在故意试探他,这话怎么说。

    和他说昨天晚上只是开玩笑的让他别当真?可是如果赵一航真的只是个性格腼腆的普通男孩,她说这样的话就太过分了,可能把人孩子打击到自闭,再也不敢找女朋友了。

    顺势和赵一航在一起算了?这样更不行了。钱雪快奔叁的人了,她一直觉得她要谈恋爱肯定是奔着结婚去的,一定要选合适的人。赵一航年纪那么小,而且她对赵一航的家庭情况人生规划完全不了解,怎么能冒冒失失地和他谈恋爱呢。更何况他还长了一张和她弟弟相似的脸,让她怎么把他当成男朋友。

    如果赵一航是她弟弟,那他应该是猜到了钱雪昨天晚上在试探他,所以他回应钱雪的表白目的是为了不让钱雪怀疑他的真实身份,还能让她下不来台,一举两得。而且如果赵一航就是她弟弟,那么她周围的一切怪事肯定都是他的手笔。

    钱雪的思绪一团乱麻,进退两难,不知道该和赵一航说什么,她眼看着赵一航眼里的光一点一点地黯淡下去,眼神从不解变成失望。

    钱雪很内疚,看他这种反应,应该不是弟弟吧。

    好在蔡总猝不及防地打开门给钱雪救了场:“钱会!你看这件裙子我要红色的还是绿色的!”她拿着手机就要给钱雪看,猛然发现赵一航也在,立马打招呼:“哎小赵,你们在谈事情吗?”

    赵一航摇头:“没有没有,蔡总,你们聊,我出去等外卖。”然后他飞快地离开钱雪的办公室关好门。

    钱雪靠回椅子上松了口气:“蔡总,你刚刚都听到了吧。”

    蔡总完全在状况外,茫然道:“其实并没有。”

    钱雪也不好和蔡总说太多,因为窃听器可能就在她身边的某处,她只是和蔡总说:“赵一航貌似喜欢我?你说他是装的还是真的?”

    蔡总一脸欣慰地拍了拍手:“恭喜你啊钱雪,你终于看出来了。”

    钱雪懵了:“啊?”

    蔡总跟她解释:“前几天我就察觉到了,小赵看你的眼神啊,满盛着崇拜和爱意。不光是我,好几个同事都看出来了,所以他喜欢你和你表白我们也不会很意外。”

    钱雪狐疑:“你确定?我怎么没看出来?”

    “你这个不开窍能看出来什么?要是你真的心思敏感慧眼如炬现在孩子都能打酱油了……不过说实话,赵一航看你也是偷偷地看,你和他面对面说话他就不会表现得那么明显了,没看出来也不全怪你。”

    钱雪低头不语,蔡总最后叹了口气劝她说:“赶紧忘了你的初恋情人另找好人家吧。小赵为你跑前跑后真的挺贴心的,不过他现在确实年纪太小,心气不定前途未卜,是不是只是想玩玩,未来又会不会变心都不好说,总之你还是认真考虑考虑,假如你因为一些有的没的顾虑拒绝他,连了解他的机会都不给自己,未来可能会后悔。”

    钱雪犹豫了,她甚至都没心思反驳蔡总说邢凯睿算哪门子的初恋,只是默默思考。

    她突然觉得赵一航就像个盲盒一样,打开它里面既有可能是一张五百万的彩票,也有可能是一颗定时炸弹。

    想要完全避免风险那就最好不要靠近这个盲盒,可是五百万的诱惑太大了。

    仔细想想,如果赵一航真是一个表里如一的小可爱,她选了赵一航就赚了;如果他是自己那没安好心的弟弟,正好答应他看看他下一步要做什么。所以不管是哪种情况都是先和赵一航处一处比较好?

    钱雪心里明白这些想法都是她给自己找的借口,她可能确实想给自己一个机会了解了解身边的男人。

    赵一航把外卖拿给钱雪的时候,钱雪约他晚上去吃个饭:“就去你前面提过的一品鱼,那家的鱼真的很好吃。”

    赵一航想了想问:“那这算是咱们第一次约会吗?”

    钱雪微笑着看他:“应该算吧。”

    赵一航闻言回之以灿烂的笑容。倘若当时旁边有人看着这场景,一定会觉得他俩是一对心心相印的情侣。

    不过很可惜,还没到晚饭时间就出事了。赵一航下楼梯的时候不小心踩空跌了下去,等钱雪赶去看的时候,他的双腿和右臂上已经有了大量擦伤,腿上的伤口还不停往出渗着血,止都止不住。

    钱雪看着这般惨烈的场景不禁捂住了嘴,赵一航原本痛得紧皱着眉头龇牙咧嘴,看到钱雪来了他才勉强笑了笑:“抱歉了钱雪姐,我疼得根本站不起来了。”

    言下之意,今晚他无法赴约了。

    后来救护车来把赵一航拉走了,公司里其他人继续回去工作,钱雪也不例外,可她心里一直惴惴不安,不知道他伤得严不严重。

    她发呆的时候盯着赵一航送给他的bjd娃娃看,中午她没来得及细看,现在仔细一看她发现这个娃娃真是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虽然钱雪外行,也能看出这个娃娃多费心思。这是一个小圆脸的少女,顺滑的黑色长发倾泻于肩,肤色白皙,脸颊打着淡淡的粉色腮红,细长的睫毛根根分明微掩着眼眸,琥珀色的眼睛炯炯有神,朱红色的樱桃小口嘴角微微上扬,漏出里面只有米粒大小的雪白牙齿。这个娃娃的细节无可挑剔,比例匀称,每个部件都很小却也很精细,纤细手指上一个个晶莹圆润的指甲盖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娃娃的衣服做工也很考究,是一件墨蓝色的礼服长裙,上面没有一根线头,层层迭迭的纱上撒着金粉,光线一照就可以反射出星星点点的光,好像把夜空穿在身上一样。

    把娃娃拿起来,钱雪发现娃娃的四肢,脖颈和手指都有关节,可以活动自如,而且娃娃的眼睛还可以追光,从不同的方向看眼中的光点位置会变;把娃娃放平,它的眼睑会缓缓盖住眼珠,好像睡着一般。

    钱雪忍不住出声赞叹:“太了不起了。”

    她在网上查了一下,这样的一个娃娃少说也得五六千,不过她并没有找到和她手上一模一样的娃娃,而且她觉得图片上量产的娃娃看上去也没有她手上的这个好,所以这个娃娃价值可能上万。这么贵重的礼物她怎么受得起,钱雪心想要不要想个办法给赵一航还回去。

    她心里不停地赞叹太了不起了,假如这娃娃真是赵一航做的,有这手艺他还当什么秘书啊。嗯,这么想想赵一航就更可疑了。

    赵一航和嬛嬛一样,不知道还有多少惊喜是她不知道的。

    终于挨到了下班时间,钱雪关闭了私人号码的免打扰模式,发现有两通未接来电和一通未接的微信语音通话。手机未接来电是邢凯睿打的,语音通话则是孙小菲发起的。

    钱雪皱眉,他们那边肯定出事了,不过她暂时没去管,她先火速给赵一航打过去询问他的情况,电话响了很久赵一航才接起来。

    赵一航胆子小有点害怕传染病,所以没有住院,现在已经回到家了。他用左手接电话不太方便,所以半天接不起来。大夫说他的双腿虽然外伤严重但是好在没伤到骨头,上了药休息休息就能正常走路了。右臂就不太妙了,轻微骨折打了石膏,伤筋动骨一百天,他可能几个月的时间都不能工作了,生活也会受到一些影响。

    “没事的钱雪姐,你不用担心,我能照顾好自己。等我好了咱们再一起去吃鱼吧。”

    钱雪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和他说:“你还没吃饭吧,方不方便把你家的地址告诉我,我现在去一品鱼打包一条鱼带到你家去,给你补补钙。正好你把今天看病的收据和诊断证明给我,我明天拿到公司给你报销。”

    赵一航在电话那头很高兴,把地址告诉钱雪等她过去。

    挂掉电话后钱雪离开公司步行去一品鱼,路上她给邢凯睿回了个电话。

    虽然钱雪猜到可能是什么事了,但她还是问邢凯睿为什么打过来。毕竟她和孙小菲有言在先,所以总不能问邢凯睿是不是为了这事。

    电话那头邢凯睿沉默一会儿说:“她打你了。”

    <<<<<<<<<<<<<<<<<<<<>>>>>>>>>>>>>>>>>>>>

    碎碎念:咳咳,我又来了,日常求珠,虽然珍珠可能没太大用处吧但是如果有的话我会很开心~(当然也不是没用啦,珠多了我的文被看到的几率就大了)

    我是7月8号看到有人催更所以赶紧又写了一章……下章两人应该就约会了,下下章应该会有些福利(嘿嘿),当然还没写我不是很确定啊。

    赵一航为什么要送钱雪bjd娃娃呢,因为钱雪和邢凯睿吃饭的时候有说过,她一直碰不到一个优秀到让她觉得熠熠生光的男人。所以赵一航送bjd娃娃算是能(才)力(艺)展(表)示(演),事实上这么做很有用,钱雪因为那个娃娃觉得赵一航了不起。

    钱雪有一个小心思,她说要把赵一航的收据和诊断证明拿到公司报销,目的其实是想看医院的伤情鉴定,看他有没有夸大伤情搞苦肉计。话说不是每个公司请病假都需要医院证明的,尤其是小公司,毕竟不是每个头疼脑热的人病了都一定会去医院但是他们需要休息,而且会计事务所相对来说比较特殊,老板未必会在乎你某一天或者某几天有没有摸鱼,只要在规定时间前把账做完就好了,做不完那可能就倒霉了。(天哪我为什么要解释这么多)

    最后,赵一航是个狠人,反正对自己挺狠。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