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爷 - 第五章钓鱼执法 亲人仇人爱人(姐弟骨科 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钱雪努力地压抑哭腔平复音调:“喂一航,你有什么事?”

    钱雪突然意识到她叫同事基本从来不叫全名,连赵一航这样还不太熟的也是。可是她一直端着中学时的架子问邢凯睿叫全名,也是有意思。

    “钱雪姐,你是不是哭了?你没事吧?”

    钱雪避开他的问题:“你到底有什么事?”说完后钱雪才觉得她态度可能没那么好。

    手机那边沉默了一会儿说:“钱雪姐我记得你家在新合小区吧,你之前不是说要送我一本会计实务吗,我刚巧路过新合小区,现在就在小区门口,能不能麻烦你把书送出来?”

    钱雪答:“我现在不在家,你先回去吧,等周一我把书带给你,行吗?”

    “这样啊,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如果马上能来的话我等你一下也可以。”

    钱雪要翻白眼了,她今天这种状态怎么见同事,所以只好回答:“还得个把小时吧,你不用等了。”

    “那好……”

    钱雪挂掉电话长舒一口气。

    不过四站路的车程,钱雪选择坐公交回家。没想到她走到小区门口发现赵一航在门口站着。他就那么站着也没玩手机或者听音乐,眼睛一直盯着往来小区的人。他一下就看到了钱雪,向她招着手笑着跑过来,离近后他看清了钱雪的脸,马上变了脸色。

    “钱雪姐,你真的哭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钱雪尴尬,转身避开他的视线说:“既然你还在这里等着,那我去给你取书。”

    她刚要踏进小区大门时赵一航拉住她的包带不让她走:“肯定是出什么事了,是不是你那个男同学欺负你了?”

    两人在小区门口僵持着,过路的人不时向他俩投来好奇的目光。

    钱雪实在拿他没办法,只得和他说:“你先放手,你在这儿站的时间也不短了,不然到我家坐一下吧,我去给你找书,然后告诉你是怎么回事。”

    钱雪在事务所旁边的新合小区租了一个小套间,不到叁十平米,一室一厅一卫,五脏俱全,因为在一楼采光不太好还吵闹,所以房租不算很贵,里面被钱雪收拾得井井有条。赵一航局促地坐在客厅沙发上,不一会儿钱雪一手拿着一杯茶,一手拿着会计实务和她当年的笔记本走过来放在赵一航面前,然后靠坐在赵一航对面的沙发椅上慵懒地翘起腿。说是赵一航想问钱雪,其实他俩现在这气氛更像是钱雪要审问赵一航一样,赵一航都不敢抬头直视她。

    钱雪先开口:“我从我同学口中得知有个曾经和我关系的不错的中学同学死了,我悲从中来所以忍不住哭了。”

    “可、可是……”

    赵一航没说完钱雪就开始质问他:“你今天去干什么了,怎么会刚巧路过新合小区?”

    “我去和同学们一起吃饭了,凑巧路过这里。”

    钱雪接着问,“去的是哪家餐厅啊,觉得味道怎么样?”

    赵一航有一些慌乱:“去了一品鱼。”

    “哦一品鱼啊,我在那里吃过味道确实不错。那家店的鱼是哪个菜系的做法你还记得吗?”

    “钱雪姐你问这些做什么呢。菜系之类的我其实不太懂。”

    钱雪一直微笑着注视着他:“鱼非常明显是川菜做法,辣椒很多一眼就看出来了。一航,这种小事你为什么要撒谎呢。”

    赵一航被钱雪连珠炮一样的问题惊得一愣一愣的半晌说不出话,只是拼命摇头。钱雪不等他开口辩解继续说:“我都让你先回去了可你还是在小区门口等着,你就这么急着要我这本会计实务吗?连明天周一都等不到。你在事务所快一个月了,也没见你问我题,我想着你对考试的事应该也没那么上心,怎么今天突然好学了?而且也不对啊,你要是真的今天急着学习怎么会和同学一起吃饭呢。”

    赵一航紧张地攥着拳,把头低到让钱雪看不到表情,也不知道他现在在想什么。

    “所以一航,人撒谎总是容易撒的漏洞百出的。你根本不是同学聚餐偶然路过我家,你就是特意来找我的。至于目的,要么就是想使绊子所以监视我的行踪,要么……”

    钱雪起身一手撑着圆桌,身体微微向前倾,嘴唇凑近赵一航说:“我记得你说过你喜欢成熟漂亮聪明能干的女人,有没有可能在你心里我就是这种人呢?你是不是看上我了,怕我跟老同学夜不归宿,所以故意试探我?”

    赵一航窘迫极了,连连道歉:“对不起钱雪姐,真的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也不是故意要骗你。我确实是特意过来的,可我真的只是担心你,尤其是你说话的时候还有点哭腔,我就更不敢走了,想着等一等你看看你怎么了,万一你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那真是多谢了。”钱雪又靠回到沙发上,玩味地对赵一航说:“你这么关心我还挺让我感动的,多好一男孩子啊,我怎么看怎么喜欢,要是能找到你这样的男朋友就好了,你真的不要考虑考虑我吗?我不是很符合你的理想型吗?还是说你觉得我幼稚长得丑不聪明还不能干?”

    赵一航蹭的一下起身僵硬地道别:“钱雪姐时候不早了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咱们改天再聊。不是,咱们明天见!”他冲向门口把门打开,刚要出去时又折返回来拿起桌子上的书和笔记本冲出去嘭地关上门。

    钱雪拍手大笑,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笑着笑着她又开始哭,她刚刚在餐馆旁边还没哭过瘾呢。

    她倒要看看赵一航明天什么反应,如果他不是她弟弟,刚刚应该是被她吓了一跳吧,要是因为怕领导性骚扰所以不干了蔡总肯定得骂她,想想还是有点遗憾的。不过她也没有很过分吧,赵一航说不定就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了。

    如果赵一航是她弟弟,那感情好,恶心不死他,不管他存的什么心到底想干什么,说不定忍受不了钱雪一直勾引他就放弃计划跑路了呢。

    钱雪脑子里琢磨着下一步该做什么,如果能想办法做个亲子鉴定那才是最稳妥不过了,也就不用她动脑子瞎想了。可是这太难做到了,医院都是走正规流程的,假如是父母和他们未成年的子女做亲子鉴定那比较好办,该办什么手续去办就好了。要是两个成年人做亲子鉴定的话就比较麻烦了,得本人到场去签知情书,还得要两人的身份证户口本之类的证件,所以她根本没办法偷偷采样去做她和赵一航的亲子鉴定。

    去黑机构的话可能就不需要证件和手续了,但是钱雪对这种机构完全不了解,而且万一不准怎么办。就算真的找到靠谱的黑机构,她怎么才能弄到赵一航的头发呢,她还真没看到过他掉头发。真的太难做了。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她又听到用石子砸防盗窗的声音了,声音不是很大但是“当”“当”“当”地惹人心烦,不知道是谁这么讨厌。她都快忘了这种现象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了,有时候甚至凌晨她都能听到砸防盗窗的声音。

    钱雪投诉过物业可是一直没给解决,再这么敲下去她就要报警了。好在她后来用耳塞把耳朵堵住后睡觉质量高了不少,不去管就好了。就是还没睡觉的时候听着这声实在是让人抓狂。

    钱雪这晚又睡不着了。

    <<<<<<<<<<<<<<<<<<>>>>>>>>>>>>>>>>>>

    作者的碎碎念:我其实还挺喜欢真相戳穿前双方明争暗斗相互试探暗流涌动侦查与反侦查的戏份的,阔是按照我的思路上肉得等到两人摊牌后了,如果想早点看到肉的话我可能得把两人的拉锯战压缩了……我是该有一个肉文作者的自觉呢,还是不要委屈我的剧情呢(纠结)

    亲子鉴定的流程是我特意到网上查的,不过仅供参考哈。

    下一章或许接着写剧情,或许会回忆一下女主童年,如果是回忆篇的话可能会有些尺度。

    最后声明一下,由于我是个新时代的好青年,所以如果上肉章的话我会象征性的收一个币或者五个币,为的是不让误入本文的未成年人心灵受到污染,我猜他们应该没法给自己的账户绑定银行卡,啊我可真是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人啊。当然了各位成年宝宝们想跳h章也可以跳,应该不那么影响剧情吧(只是应该,毕竟我还没写)。

    当然,我这么做还有个重要原因是我一个没忍住把我写这篇文的事告诉我舍友了,太羞耻了。我猜就算她在popo上找到这篇文也不见得愿意为了看h特意绑银行卡唔哈哈哈。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