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爷 - 第三章竹马 亲人仇人爱人(姐弟骨科 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赵一航显得特别惊讶,而且钱雪觉得他的脸色似乎有些许的难看,不过这个想法转瞬即逝。他踟蹰着想问钱雪关于这个男同学的问题,可是钱雪没给他机会,嘴上说着“走吧”,然后起身飞快地掠过他朝门口走去。

    “钱雪姐是不是喜欢他呀。”

    钱雪没想到赵一航居然真的问出口了,她的脚停在门边,回头报之以戏谑的笑容:“什么呀,我们只是关系还算可以的普通同学,你别到处瞎说挡了我的桃花。”

    钱雪状若坦荡地走出办公室,实际她有一些的心虚,不想再让人追问。

    她要见的男同学叫邢凯睿。邢凯睿在她心里一直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她也很难说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

    初高中时的钱雪一直都沉默寡言,也从不交朋友。她对周围的人都还不错,有人找她问题她也会耐心解答。不过她在同学们心里是个高冷学霸,觉得她根本无心社交,开始有什么活动同学们总会问她要不要一起,她经常会回以“去的话就写不完作业了”或者“咱们未成年人还是不要去ktv吧”这种扫兴的理由拒绝掉,所以久而久之同学们去玩也不会带她了。钱雪非常明白她的同学人都不错,但是她不爱说不爱笑,一到课间就睡觉,让大家觉得不那么好亲近。

    所以虽说邢凯睿也算不得钱雪的朋友,但是作为在初中和钱雪坐了叁年同桌的人,他反倒算是和钱雪最亲近的同学了。他长的好看脑子又机灵,在班里总像只皮猴一样上蹿下跳,他经常和钱雪找话聊,钱雪对他爱答不理的。他问的最多的就是“你怎么总不笑呢”,可是钱雪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她就是觉得没什么好笑的。

    钱雪不爱理他的原因很简单,他不好好学习。

    邢凯睿如果哪次不写作业又撒谎骗老师了,钱雪会话里有话地挖苦他,他只是不好意思地笑着挠挠头,也不生气;钱雪有时课间还没睡着的时候,会听到邢凯睿压低声音呵斥旁边打闹的同学:“吵什么吵!没看到我同桌睡了吗!”

    有那么一次她进教室时看到邢凯睿拿着一个演算纸做成的大纸球抛着玩,她义正辞严地接过那个球说班主任不让在教室里玩这些,这时邢凯睿身边的两个同学面面相觑道:“钱雪,邢凯睿刚才说了,这个球是他招亲用的绣球。”钱雪有那么一瞬间的尴尬,但她面上毫无波澜地说了一句“无聊”,然后把纸球扔进了垃圾桶。

    还有一天,邢凯睿执意要把一块双合成的老婆饼送给他,她不断推辞,最后邢凯睿说:“你就算帮我个忙收下吧。我那哥们聂强想抢走我这块老婆饼送给他正在追的女生,我实在觉得与其让这块老婆饼到了外人手上,还不如给你,你和我多熟啊。”

    钱雪收下了那块老婆饼。她不是觉得邢凯睿说的多么有道理,但她就是不想拒绝了。那是她第一次吃老婆饼,她从此爱上了这个牌子的老婆饼,经常早饭的时候在双合成的早点摊买一个。

    邢凯睿初中的成绩在班里一直吊车尾,高中勉强留在了本校高中的普通班,钱雪则考到了高中部的火箭班。高中部的班型分为叁类,普通班,实验班和火箭班,火箭班是最优秀的班,只有两个,文理科各一个。

    因为他俩的班级不在一栋楼,高中时他们俩的交集越来越少了,不过碰面了两人依然会打个招呼,钱雪很期待能偶遇到邢凯睿,可是这样的机会不多,她被繁重的课业压得几乎喘不过来气。

    高一下半学期期末的时候,钱雪刚推着自行车从车棚走出去没几步,就听到邢凯睿在她身后叫她,钱雪怀疑他是特意在车棚边等她的。

    “我爸给我报了泰大附中的借读,下学期开始我就不在这里念了,咱们是老同学,想着你还不知道,正好看到你了就来和你说一声。”

    泰大附中是全泰城最好的高中,借读要花不少钱,比在他们高中部的普通班自是会好不少。

    钱雪根本没想到邢凯睿会去别的学校借读,这样她连和邢凯睿偶遇的机会也没有了,她虽惊讶,但依然冷冷淡淡地对他说:“哦,既然有这个机会,那你就好好在泰大附中读书吧。”

    “嗨我可能就是这样了……不过既然要走了,我姑且就说点好听的话,你还能舒服点。咳咳,你放心,我肯定好好学。”

    “你呀。”钱雪颇有些无奈地笑了。

    “哎呦,你笑了。”邢凯睿也笑了,他的笑容就像阳光一样耀眼,“对了,这个送给你。”

    邢凯睿把一个东西塞到钱雪手上,然后飞快地跑到几米开外,生怕钱雪把东西还给他,他向钱雪招着手:“再见!”然后他向学校大门跑了出去,消失在钱雪的视野中。

    邢凯睿给她的是一块双合成的老婆饼。上次送她的是椰蓉味的,这次是原味的。

    有关邢凯睿的回忆,似乎就没有不美好的。

    钱雪当时清楚地意识到,她难过极了。因为她总觉得和邢凯睿“不熟”,而且她是个非常死板又守规矩的人,为了和男生们避嫌,她从来没有留过男生的联系方式,她没有必要,也没有理由去要邢凯睿家里的座机号码,更不会打给他。

    如果说钱雪除了难过还有什么情绪的话,那就是有些害怕和后悔,她害怕未来再也没机会联系到邢凯睿了,后悔邢凯睿对她那么好,她却没有对邢凯睿更好一些。

    她不是很确定她这些伤心失落的情绪是因为她心里早把邢凯睿当成好朋友了,还是年少的她绝对不会承认的其他什么原因。

    后来钱雪考上了北京的大学,读到大叁时微信才开始普及,她初中的班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收集了班里同学的信息拉了一个微信群,这才让钱雪和邢凯睿又有了联系。邢凯睿居然也在北京,不过他当时已经不上学了正在北京找工作,一番波折后钱雪在大四时才和邢凯睿又见了一面。

    当时的钱雪已经变得开朗健谈,甚至可以说有些圆滑,不再是那个不爱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同学相处的高冷女生了,而邢凯睿没有中学时那么清秀漂亮了,他的五官有了棱角,也已经收了性子,比中学时沉稳客气多了。

    钱雪觉得他似乎没有中学时那么好了,但是感觉这种东西也说不清楚。

    她请邢凯睿在学校食堂吃了一顿饭,两人那顿饭吃的很愉快,从天南聊到海北,回顾往事,谈论未来的理想。不过两人像有某种默契一样都没问对方有没有谈恋爱。钱雪总担心她表现得有点过于兴奋了,问东问西的让邢凯睿不太自在,不过后来她知道自己多想了,因为邢凯睿在微信上和她说以后一定要回请她一顿饭。

    可是钱雪毕业后回到了泰城,而邢凯睿一直在北京闯荡,两人的时间很难凑到一起。她虽然一直惦记着和邢凯睿有约,但是因为自己说过毕业后要忙工作忙家里的事还要考注册会计师,所以没空约饭,等哪天她考上注会了再约,她请他吃饭都没问题。邢凯睿就没再主动联系过钱雪,钱雪又觉得自己不能上赶着问他怎么还不请她吃饭,约饭的事就无限耽搁了。

    一拖两拖,到第五年的时候钱雪考上了注会,她当时正好要去北京出差就联系了邢凯睿,他正好也有空,两人已经约好了时间,没想到临时又有了变动钱雪去不成北京了,他们的饭局就又往后拖。

    今年是第七年,邢凯睿和钱雪说他会回泰城过春节,两人终于又敲定了一次时间,可是因为疫情的原因邢凯睿没有回泰城,所以饭局又拖到了夏天,现在他们俩终于能见面了。

    钱雪有时也无奈,哪怕是作为朋友,她和邢凯睿也缺少点缘分吧。

    他们俩从来都没有进一步的关系,钱雪觉得她和邢凯睿不会有结果,所以她连开始都不愿意开始,或许,邢凯睿也是这么想的。

    可她心里一直想着邢凯睿,甚至经常梦到他,这让她感到非常恐慌,或许她需要做一个了结。

    她明白,其实邢凯睿可能没那么好。他不笨,相反他很聪明,可是他懒懒散散不努力,也没有好的文凭,这样不爱努力的性子在事业上也成不了大气候,只能在底层的泥里摸爬滚打。她完全不了解成年后的邢凯睿有着怎样的交际圈子,他们俩或许有着完全不同的朋友,有着根本不一样的目标和叁观,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不可能在一起走下去。

    而且虽然邢凯睿中学时对她很好,但他可能对任何人都是这样好。可钱雪的世界里基本上只有同桌一个人,他像一团跳动的火苗那样鲜活,所以她把邢凯睿的好刻在了心里,他对她是与众不同的。

    可是,她心里放着的一直是中学时意气风发阳光恣意的少年,她大四见邢凯睿时他的眼神已经没有了从前的光彩,他于她已经是个完全不了解的陌生人,她根本不应该执着于一个并没有那么优秀,也并不熟悉的人。

    钱雪能把这一切的一切都想明白,可她就是还想再见邢凯睿一面,而且一直有个问题萦绕着她,她非常想知道答案。

    不管答案为何,她想要一个结果,不想有始无终。

    <<<<<<<<<<<<<<>>>>>>>>>>>>>>

    这个,目前想的竹马应该只会出现两章,后面就是男女主的主场啦。姐姐毕竟快奔叁的人,如果没谈过恋爱的话,总还是会有比较喜欢的人吧,不然我觉得不是太合理(gt;_lt;)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