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根深种 - 丞相略蠢笨 宠臣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眼看着一大片黑云就要压过来了,沉季同抬头望了望天,脚步因为这个动作慢了一点。

    引路的内侍回头,随口说道:“丞相不用担心,您不会被淋到的。”

    兴许小太监只是想表达会有人撑伞驾车送他回府的意思,沉季同却瞬间联想到前夜,也是这个时辰进去的,过了一夜。今日若是这雨下起来了也必定淋不到他,天下哪有比皇帝的寝殿更能遮风避雨的地方呢。

    只是沉季同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入了他的眼的。

    盛华国民风开放,但男子之间的关系仍旧不能放到明面上,民间对男风褒贬不一两极分化,若是百姓们知道一国之君居然也好男色,说不定又会掀起一场风波。

    想到这沉季同自嘲的摇了摇头,还是改不掉多管闲事的毛病,总想心怀天下,合该他是皇帝才对。

    今日居然不去御书房了,皇上迁去了乾清宫。

    走了许久才到,一路上连宫人都紧靠着墙角走,存在感还没树梢上的鸟大。都说仆性随主,这话现在听起来倒不假,元靖表面就是个闷葫芦,话又少得可怜,搞得这宫里人人都成了那副性子。冷清至极。

    到了乾清宫门外,沉季同整理衣衫等小太监去通报,一抬头见人在等着自己。

    “丞相大人,皇上吩咐您可以自由出入。”

    自由出入?出不存在。

    沉季同推门进去,一股清淡的檀香扑面而来,沉季同觉得雅致,多吸了两口,放轻步子房里走。

    拐来拐去终于进入宫殿腹地,多亏了儿时淘气,和皇子们各宫游荡,不然定要转晕在这些随处可见的明黄纱帐里。

    殿中除了香气,还有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清风,吹得高高的帐子随风摇曳,烛火晦明晦暗,火花扑在帐子上,忽大忽小。这种环境大概最适合昏君和妖妃游戏取乐,不怪沉季同想得离谱,春宫图里就是这么画的。

    于是他想到了皇上此刻的状态……

    等自己的难不成是散发的魁梧男人、胸膛半露野性十足的双面皇帝?

    沉季同心莫名的狂跳起来,嘴唇有点干,带着嗓子也痒痒的。

    不得不夸赞元靖的自身条件,实在是优越,脱了衣服张狂嚣张,皇袍一披,立刻变得冷静自持。

    随着周围烛火的密集,沉季同离皇上越来越近。

    待到终于透过一面薄如蝉翼的纱幔下发现皇上的身影时,沉季同微微失望。

    他居然在……批奏折?

    冠着发,衣带整齐,敏锐的鹰眼微微一抬,逼得沉季同自己走过去。

    笔尖点点御案旁边的圈椅,示意他坐下,动作先发制人,听不得沉季同对他叁拜九叩似的。

    这样一来沉季同以为他找自己是公事,但等啊等,坐得屁股都要麻掉了都没等到他叫自己。茶水由槐公公亲自沏,皇上还没续过呢,沉季同都灌了七八杯了,去更过一回衣,几个时辰过去了,皇上还始终重复着低头批文的动作。

    等得无趣,一个大大的哈欠就要打出来,嘴张到一半,皇上突然抬眼看向他——

    哈欠出师未捷身先死,被憋了回去。

    皇上盯着他,吩咐槐公公:“去拿个软垫来。”

    加厚的垫子很快送到沉季同面前,随后是皇上遣散槐公公和一干侍从的声音。

    沉季同自然地认为垫子是皇上大发善心,特意赏给他坐的,于是抬起屁股扭腰向后垫,发现有点大,比自己的椅子大一圈了,便折迭起来,看着就非常软和,刚要按着坐下去,听见皇上轻咳了一声。

    沉季同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抬头果然见皇上停了笔,正用惊讶的表情看着他。

    快速在眼里比划皇上的椅子和自己的,好像……是皇上椅子的尺寸……

    可是怎么办,沉季同往下按了按被折成两层厚的软垫,坐上去一定很舒服,不想还给他。

    沉季同先下手为强把生米煮成熟饭,规规矩矩拱了手:“多谢皇上体恤!”

    然后一屁股坐上去,心里舒爽的呼了口气。

    再然后,就对上皇上微微眯起的眼神。

    心惊肉跳的把垫子双手奉还,皇上叫他过去帮忙垫上,说的时候宽宏大度,把人拉到腿上的时候成了睚眦必报的小人。

    “怀御哪不舒服,朕帮你揉一揉?”问沉季同哪不舒服,其实手已经往他屁股的方向去了。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